第25章 天命探究所

第25章 天命探究所

“叮当。”

早晨七点多,绿渊家大门口的叮当花就清脆地响起。

“谁啊?”正在花园里用水系咒术给花浇水的绿涛高喊一声。“叔叔您好,我是绿渊的朋友绿昶。”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一听是绿渊的朋友,绿涛就立刻高兴起来:“这小子,这五年看来也不是完全过的苦日子嘛!"

“来啦!”绿涛大声应了一句,哼着歌去给绿昶开门。

在绿昶进入院门后,绿涛笑道:“他在地下二层的修炼室呢,你可以先去地下一层的椰汁室等一等他。当然,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也可以陪我浇浇花,我还挺好奇他这五年的生活呢。”

“那当然是陪您浇花啊!”绿昶笑了起来。两人并肩走到花园里,开始边浇花边聊天。

八点半,绿渊结束修炼,感受到了绿昶的气息。

两人在椰汁室见面后,绿昶大口喝了一杯椰汁,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怎么回事?”绿渊也抿了一口椰汁。

“这次刺杀行动的主要推动方有十几家店,其中有六家是排名前一百的店。你应该听说过,有洛兰药坊、绿萤工坊、神弩器坊、黑耀工坊、术语咒术坊和天族毒疫坊。”绿昶道。

这几家店的店铺全生命绿海都是,绿渊当然听过,也立刻明白了他们出此下策的原因,不外乎金钱和地位嘛!

“在这次刺杀行动前,他们已经努力过了,但无论是动用生命议会内的关系还是用下作手段去干扰存续会的运转,都没有取到很好的效果,所以才脑子抽抽了。”绿昶道。

"能够理解。”绿渊点了点头。

那些店,相关部门会作出处罚的,至于树断流树神......这位老牌树神可是参加过大灾变战争的,议会因为对他的处理结果吵翻天了。”绿昶道,“对了,还有对你的表彰。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你,树嘉麟树神就危险了,而且议会也查不出真相。你不知道,这位老牌树神和那些刺杀者全都吞了毒药,都有自杀的决心。"

“你知道的,这些我都不是很关心。”绿渊道。

“我知道,我知道。”绿昶说,“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你关心的东西。”说话间,绿昶从空间海贝中取出了一个淡蓝色的水珠。

这是水幕复现珠,也叫水幕珠,是水幕工坊利用一种独特的矿石,赋予了水幕咒术制作出的一种不人品的命器。

水幕珠虽然不人品,但它自诞生以来发挥的巨大作用却是十件神品命器都



马不及的!

水幕珠可以记录、复制、呈现画面与声音,让生命议会各大部门的命令更清晰地下达到全海各处,大大增强了生命议会的统治力度。

作为生命议会的喉舌,水幕工坊每天都会产出巨量的水幕珠给议会,再把每天发生的重要事件下发到各大城市,增进树海族人之间的交流。

不仅如此,部分得到生命议会给予了权限的民间店铺也纷纷利用水幕珠作宣传之用。

这些店自称水幕社,其中祖城水幕社的投送范围最大,影响力也最大,仅

一天时间,祖城水幕社就将昨天发生在东央城市花园的刺杀事件散播到了全海主要城市。

数不清的树海族人在这个明媚的早晨看到了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一才入籍者树海族不久的绿渊竟然被当作反对派的刺杀目标,而刺杀他的,是一位心存死志的六阶树尊。可就在短短几秒钟内,这位六阶树尊就被只有十九岁的绿渊给钉在了地面上,动弹不得!

根据事后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位六阶树尊可是携带了战争型一次性超品命器萤火炮的,只可惜他直到被钉在地上都没来得及掏出萤火炮给绿渊来上一发。

击败六阶树尊也就算了,绿渊之后那一箭绝对有七阶威能,更是打破了两位树神交融的场域的平衡。

同样根据事后调查结果,如果那时绿渊不动手,或者动手后没有找对位置,树嘉麟树神和树断流树神可能就要同归于尽了。

一想到两位树神可能陨落的悲惨结局,人们就不由得暗自庆幸:幸好幸好!随着水幕珠把刺杀的起因、过程、结果,以及他人的各种点评传播向全海,人们纷纷开始了对绿渊的讨论,以及对刺杀事件的讨论。

“如果说这种程度才算高素质人才的话,我倒觉得让绿渊加入树海族也无妨!他这至少也有成为星神的潜质吧!"

“幸好有他,不然这次刺杀行动的结局就难说了。"

“哎呀,没想到反对派这么坏,这个存续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搞不懂,但是再怎么样反对派也不能用暴力对不对?绿渊这个小伙子干得漂亮!"

“你们有没有想过?反对派之所以刺杀他们,都是因为这个绿渊的纲领、宣言和计划书啊!他就是那个罪魁祸首啊!你们究竟在感谢些什么啊?"

“你们没看懂吗?那些刺杀者背后的势力都是旧修功法的坚定支持者,我们现在抛弃他们,将来谁来拯救我们?"

”这次刺杀行动根本不是什么刺杀行动,而是自救行动!我们应该联名上书赦免这

些势力!"

数不清的树海族人,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有的把绿渊当作正义的一方,开始接纳他,有的则把他当作邪恶的一方,开始更加激烈地抵制他,而这种种反应都验证了一个事实:绿渊再次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与此同时,身在祖城树院的绿渊则在继续自己的进修。

没多久就是祖院结业的日子了,须知祖院结业考核的成绩决定了他未来对就职部门的选择权。而按照以往的惯例,祖院的考核跟个人实力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绿渊也不能保证自己绝对能排名前列,还得继续努力啊!

东央城市花园刺杀事件后没过多久,树嘉麟就又开始了自己的巡讲计划。反对派的疯狂行为导致许多路人倒向了存续会一方,让新修功法的推广容易了不少。

绿渊推辞了树嘉麟的奖励,而绿果儿作为绿渊的招募者,她的权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在新修功法推广工作大力展开的同时,树嘉麟把在生命守卫军内推广新修功法的任务交给了绿果儿。

接到任务的绿果儿激动得不行,当天晚上就跑到绿渊家去跟他喝椰汁了。“我一定能把这件事做好的!”绿果儿信心满满。

“这么有信心啊!那我就提前恭喜你咯?但也别耽搁了上课,别到时候结业时课分还没修满。”绿渊道。

“知道的,知道的。”绿果儿信口答应。

对加入了存续会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已经不是特别在意生命议会的工作了,毕竟他们的所作所为颇有颠覆生命议会的意思。他们坚定地认为等存续会的势力足够庞大时,他们会以另一个身份进入生命议会。而着急的只有他们的父母:

因为在绿渊看来,生命守卫军属于第二推广等级,所以他也没有特别担心绿果儿。

第二天绿渊送走了绿果儿后,就去到了位于祖城南部的天命探究所。

天命探究所在一处略显破旧的废弃建筑物地底,其真实占地面积巨大,相当于一座小城镇,有数以万计的树海族人常年生活在这里。

天命探究所成立的时间已经有数千年之久了,从最初到现在,它都只进行项研究,那就是修炼功法的改进。

天地人三循环的新修功法就是天命探究所的成果之一。

在过去几十年里,这项修炼功法并没有受到重视,直到绿渊的报告提交到执政长老那里,这项修炼功法才焕发了生命力,现在已经是天命探究所的主要研究项目了。

来到天命探究所的绿渊用妖力改变了自己的身高和面貌,以另外一个身份见

到了这里的研究员。

“绿相大师,早。"“绿相大师。”

许多认识绿渊的人在向他问好。“早。”绿渊一笑着回应。

他加入天命探究所的时间不算长,来的次数也不多,但每次只要他一来,提出的问题都能让大部分研究员陷入苦思。他解决的问题也让新修功法的改进进度大大加快,久而久之,他也就成了这群研究员眼中的传奇和大师了。

其实对于这群高智商天才对自己的钦佩,绿渊内心是有些汗颜的,因为他提出和解决的那些问题,有一部分是仗着苍穹珠能够细致地解析生命之能,还有就是不少问题及答案都是他和执政长老讨论的结果,他只是那个述说者罢了。

绿渊这次来天命探究所,是因为绿昶告诉他最新的修炼功法完成了所有的测试,可以正式推广了,而在此之前,需要绿渊做一个最终的测试。

作为一个用来“治疗”生命绿海的功法,也作为一个全民都要修炼的功法,生命议会高层对新修功法有很多严格的要求。其中最主要的几项要求分别是:

从旧功法改修新功法时,跌落的境界要控制在一阶以内;其次,这项新功法绝不能损耗生命之能,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让生命之能增多,用来“治疗”生命绿海;再有,它最好能适配现阶段旧修功法的命器、咒术和仪式结界等。

在众多要求中,绿渊最看重第二项。

因为在他看来,目前生命议会所做的一切断臂求生的行为,都是为了“治疗”生命绿海,减少天灾之劫。

如果新修功法在增强修炼者实力的同时还能够产生生命之能,补全生命绿海的生命之能,一旦生命之能的数量达到某个量级,必然可以抑制天灾之劫的爆发。

恰好,新修功法的这次迭代,就是在第二项要求上获得了大幅进步。




推荐阅读: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隔河千里,秦川知夏 画说京脊 仙者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25章 天命探究所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