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树神与场域

第24章 树神与场域

绿渊手中箭矢积蓄的能量的确庞大,但与两大树神的场域比起来,仍旧是个地下,一个天上,一个是小溪,一个是汪洋大海。

绿渊的箭矢不可能影响到树神的场域分毫,他的行为就是蚍蜉撼大树,绝没有可能取得一丝成果。

可就在大家都这样想的时候,绿渊已经调整完准心,完成了手中天象箭的能量积攒,他轻轻撒手,箭飞射而出。

“轰!"

箭矢瞬间逃脱人们的视线追随,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抵达了它既定的终点,然后绽放了光彩。

这支天象箭中蕴含了部分大地震动天象之力,再汇聚了树祖积蓄于身体表面那游离的亿万分之一的神力,最终形成。

因为前段时间绿渊在执政长老那里修炼,此时他射出的天象箭基本都有着五阶的威能,但加上树祖的游离神力,其威能突破了七阶!

但正如所有人想的那样,七阶的天象箭对树神的场域来说,就是溪流对大海,没有任何可比性。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原因。

当这支地震天象箭击中两位树神交融的场域时,超高频的震动与晶脉表层形成了某种共鸣,爆发出无敌的威能,渗入场域中,打破了两大场域交融得难以分割的僵局。

下一秒,两位树神的场域迅速消退,树嘉麟和无名树神的身形显现,树嘉麟立刻暴退,同时惊讶又感激地望了绿渊一眼。绿渊救了他一命!

一个四阶妖精使救了十阶树神一命,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

几秒钟前,绿渊在打破绿惑结界的那一瞬间就发现树嘉麟的情况很不好!作为树嘉麟对手的那位无名树神显然比树嘉麟更强,而且气势一往无前,悍不畏死,与树嘉麟的小心防御、处处受到掣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也很正常,树嘉麟身处祖城,清楚地知道最多十几秒钟就会有援军抵达这里,所以不愿意去跟心存死意的无名树神对战。可无名树神本来就接到了死命令,所以一招一式都充满着要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的感觉,更用秘法侵蚀了树嘉麟的场域,用他的场域本源去消磨树嘉麟的场域本源。如果持续下去,树嘉麟必然会因为根基被毁而死。

可当他发现无名树神的企图的时候,已经晚了。他错误的预判导致了自己必死的局面,这种情况必须有外在力量打破场域平衡,这种力量不需要很强,但必须得有!

现阶段其他树神不在,其他人哪怕是九阶强者,

谁又敢掺和十阶树神之间的战斗呢?

没人敢,所以树嘉麟内心几乎绝望了。

然而就在他下定决心要燃烧自身本源时,绿渊的箭矢正中两大场域交融的最后一处分割点。

绿渊精准的判断力和威力庞大的箭矢让树嘉麟在感到惊讶的同时又非常形激。绿渊察觉到树嘉麟此时的心境,却没有给予回应,因为战斗还没有结束。

当然了,他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在射出一支地震天象箭后,绿渊彻底脱力。他收起祖树弓,将妖力重新调回腹心圣丹处,体表的鳞片、长翼和龙尾也飞快消退,重新变回了人形。

另一边,树神的战斗再次开启,绿渊御风而起,向人群的方向逃去。

绿渊身负裂空龙血脉,其视力堪比鹰妖,轻易就找到了人群中的绿果儿,并在人们震惊的眼神中落到了绿果儿的身边。

“我知道你很强,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强!”绿果儿吃惊地道。

绿渊笑了笑,没有立马给予正面回应,因为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他的实力要分许多种情况。

例如刚才他帮助树嘉麟打破僵局,正常情况下,在碧天岛以外的地方,他是没办法做到看破两位树神胶着战局之关键的,可谁让碧天岛是树祖的身躯,而他又是树祖的战友呢?哪怕树祖不时时刻刻帮助他,他也能从树祖身上享受无数便利。

就像刚才利用他体表细密的纹理,增加对周遭事物的感知能力。“侥幸,侥幸。”绿渊笑着说道。

身边拥挤的人群听到绿渊的回应后,立刻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他。侥幸?谁信啊!谁信谁是傻子!

绿果儿身边大多是存续会成员,因为纲领、宣言和计划书一事,他们对绿渊已经有了最基本的认可。既然是同伴了,那当然也是朋友,他们有很多话想问绿渊,不过还没等他们问出来呢,树嘉麟与无名树神之间的战局就变了。

距离两位树神最近的三位十阶树神从祖城各处赶到,把无名树神团团包围。后者应该是掀不起风浪了。

没过多久,祖城禁卫军也来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把城市公园牢牢封锁了,另一部分人则去解救其他被刺杀的人了。像绿渊这样被刺杀的存续会成员还有很多,也不知道刺杀者的上司们是怎么判断威胁性的。

驻守祖城的树神和祖城禁卫军到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刺杀自然宣告结束,接下来就是等待禁卫军解禁,大家就能各回各家了。

虽然树神间的大战仍在进行,但人们的安全感再度回归了

,绿果儿身边的存续会成员也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提问。

“绿渊,你究竟是不是四阶妖精使啊?"

“绿渊,你究竟是怎么击败那个六阶树圣的啊?"

“绿渊,你是不是有空间海贝啊?我也想要,可惜太贵了!"

“绿渊,你那把弓该不会是祖树弓吧?我以前看过那把弓的水幕画。"

“绿渊......"

“绿渊......"

仅仅一场战斗,绿渊就成功刷新了存续会成员的认知,并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绿渊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情景,他心里知道那是虚假的,但现在绝对是真实的,那种热情是难以伪装的。

这一刻,他的内心有着难以言喻的激动情绪。

正在他准备回应众人时,忽然感受到一道目光从远处投向了自己,而且那道目光明显含有生命之力。

绿渊皱起眉头回望过去,用这种类似瞳术的能力直视别人是很挑衅的行为,不过当他看到视线的主人时,立刻就笑了。

“绿昶!"

绿昶站在台阶上,伸手向人群较少的方向指了指。

绿渊会意,转身向绿果儿说道:“我有点儿事,回头再找你。"

绿果儿讶异地看了一眼绿昶,朝绿渊轻“嗯”了一声。

绿渊环视了一圈众人,带着歉意地一笑,然后转身汇入拥挤的人群。不多时,他就在一条昏暗的巷道内见到了绿昶。

“最近怎么样?”绿昶笑着问道。

“挺好的,也挺难的。”绿渊叹了一口气,“在祖院里又没什么学习压力,也没有生存压力,天天就是接受老师们灌输的一些“尊崇树祖”之类的观念,轻松是挺轻松的,但我放不下。"

绿昶当然知道绿渊放不下什么。近年来天灾之劫发生频率激增,绿渊不去消灭天灾之劫,必然就有人受灾,他于心何忍?

可绿渊又清楚地知道那样消灭天灾之劫连治标都算不上,他必须借用全树海族的力量去达成目标。

他得忍。

可是忍着很难受啊!

绿昶也叹了一口气:“也难怪你这么急了。"

绿昶显然是在说存续会内部变革以及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正是因为绿渊的推动,才有了今天的刺杀事件。

“嗯。”绿渊轻轻点头,“往后还得更急些。”

“嗯。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接下来还是我当你的联络人,今天的事,很快就能调查清楚。”绿昶道。

“好的,那我就先回去

了。”绿渊道。

“去吧,估计很多人都在等着你呢!"绿昶挥了挥手,笑道,"好好享受吧!"

与绿昶分开后,绿渊就回了家,但家门口正有一名存续会成员在等他。这名会员是代表树嘉麟来向绿渊提出邀请的。没多久,绿渊就跟着这名会员抵达了存续会在祖城的总部。

存续会的总部位于天空之塔,是仅次于生命之塔的全生命绿海第二高塔。两座塔相隔极近。路过生命之塔的时候,绿渊发现这座树塔的大门处有数十名维序者和黑绿色绿叶飞车,他有些意外,但也没在意,只是径直走进了天空之塔。

在存续会总部的待客室内,绿渊见到了十阶树神树嘉麟。虽然刚才的情势危险,但只要破局成功,倒也就没事了。

“刚才真是多亏了你。”树嘉麟从树椅上站了起来,一脸真诚地道。

“我们是同行者,帮你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绿渊道。

“是的,我们是同行者。”树嘉麟看着绿渊,沉默了几秒钟后,忽然笑了。“你在这次刺杀事件里立下大功,还刷新了人们对你的看法,所以我决定让你担任执事,具体负责新修功法的推行,你看怎么样?”树嘉麟道。

面对树嘉麟的邀请,绿渊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我当普通会员就行了,要是当了执事,肯定会引起反对派更激烈的反扑。而且我马上就要从祖院结业了,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存续会的纲领是你提出来的,你应该很清楚我们一旦成功,生命议会将会迎来大洗牌吧?你现在加入生命议会,又有什么意义呢?”树嘉麟怔了一下才说道。

“你以前当过城主,那应该明白如果没有各大阶层全方位的支持,底层的群众也不可能成功。”绿渊道。

“你的意思是,你加入生命议会,也是为了存续会?”树嘉麟问道。

“是,也不是。”绿渊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树嘉麟再度沉默,仔仔细细看了绿渊很久。他联想到生命议会高层对于新修功法的推动,联想到绿渊这位新入籍者的外族人近来的做法,脑海中灵光一闪,明白了些什么:“既然如此,那就先祝贺你成功。"

“您也是。”绿渊笑了笑。

“对了,接下来你可要小心点,针对你的刺杀不会少。”树嘉麟提醒道。

绿渊当然明白。作为第一个入籍者生命绿海的外族人,他本就是无数树海族人眼中的敌人,再加上存续会纲领、宣言和计划书的制定,更让他被反对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才成为刺杀目标。

关键是刺杀还失败了!甚至绿渊还从这次刺杀中获得了相当大的回报,其中首要的就是名气的增长。

所有人都明白绿渊再没有任何途径可以像今天一样,当着数万人的面击败六阶树尊,又箭指两名树神,打破他们交融的场域。

他去见绿昶前,存续会成员的热切只是开始而已。从今天开始,随着这场战斗的发酵,他必将再次成为人们眼中的焦点。

一个有智商、有能力、有实力、有名气,甚至逐渐变得有号召力,背后还隐约有生命议会背景的外族人,未来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

这样一个人物,反对派如果不出手除掉,简直是在自掘坟墓。




推荐阅读: 酒神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漫画 神澜奇域苍穹珠 高武纪元(高武紀元)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24章 树神与场域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