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名利做刀

  药材库房里飘荡着血腥味,司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右手以匕首拧烂元掌柜心脏时,左后掐着元掌柜的下颌,将那张肥胖的脸转向陈迹。

  以至于当这位元掌柜死掉时,陈迹能清清楚楚看到对方的恐惧与怨恨。

  司曹观察着陈迹的面色,赞叹起来:“我记得你以前没沾过人命,如今要接触云羊和皎兔,便提前杀个人帮你‘开堂’。没想到,有些多此一举了。”

  话音落,元掌柜终于断掉了最后一口气。

  陈迹看见一道灰白色的冰流从对方眉心钻出,游弋进自己的眉心,比周成义提供的冰流要少一些。

  果然!

  他一直在等这道冰流,验证自己的猜想:不仅宁朝的官会产生冰流,景朝的也可以。

  当冰流汇入身体,陈迹心中石头也终于落地,他忽然说道:“司曹大人,您不该杀元掌柜的。”

  司曹平静道:“入我军情司,便丢了你的妇人之仁。如今你的任务当属重中之重,他担心你这种勋贵子弟,与他抢夺周成义空缺出来的海东青之位,必然明里暗里使绊子。有这样的私心,绝不该留。”

  陈迹摇摇头道:“司曹大人,我不是对他仁慈,我想说的是,他还没告诉您晚上什么时辰、什么地点去见那位‘长鲸’呢。”

  司曹沉默许久:“……无妨。”

  他看着陈迹:“接近云羊与皎兔的同时,也别忘了你原本的任务。只要王府与刘家表达足够的诚意,司主便可与王府那位大人物会晤,商谈下一步合作。你近期需要再找机会接近那位大人物,问问她何时交货。”

  陈迹心中一紧。

  大人物?哪位大人物?

  你直接说个名字不行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大人物是谁呢,该怎么联系?

  按照态度来说,陈迹倾向于这位大人物是云妃。

  首先,在晚星苑那夜,云妃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更好一些,静妃与春容嬷嬷对自己是真的动了杀心。

  其次,云妃事后曾遣喜饼抱着白般若来过医馆,这很可能就是云妃想要借机与自己交换情报的手段。

  陈迹想到这里,回忆起喜饼上次来医馆,自己不仅什么情报也没透露,还给猫开了一支五十年老人参……

  云妃若真是那位大人物,一定会很困惑吧……

  司曹见陈迹不说话,便凝声问道:“怎么,有什么难处吗?”

  “没有,”陈迹拱手与司曹告辞:“司曹大人,我今天是奉了师父的命来采购人参的,待时间久了也不好。”

  司曹点点头,一边用抹布擦着手上血迹,一边说道:“人参有现货,去正堂把钱付掉就可以拿走。”

  陈迹问道:“我能有折扣吗?”

  司曹疑惑:“你是用太平医馆的钱来买人参,要什么折扣?要知道我景朝多少谍探都是靠百鹿阁养活着的,莫要替外人占自己人的便宜。”

  陈迹:“……有道理。”

  离开百鹿阁,陈迹长长出了口气。

  关关难过,关关过,步步难行,步步行。

  不论景朝军情司亦或是密谍司,他都没得选。

  待到他汇入人群,百鹿阁二楼司曹静静地站在窗户后面,不知道在问谁:“确定没人盯梢吗?”

  一个声音回答:“没有,也许云羊与皎兔真的信任他了。”

  司曹沉思许久:“且看看他是否真的能证明自己的忠诚……”

  ……

  ……

  京城,皇宫内。

  司礼监那专属于掌印大太监的罩楼最高处,明明是白天,却关紧了门窗,在里面点燃了蜡烛。

  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宦官单手提着袍摆,在皇宫内匆匆而行。

  中年人穿着一身青素单蟒服,贵气极重。

  宁朝蟒服分两种,单蟒与坐蟒,必是皇帝亲赐,地位荣宠之人才可穿着。

  掌印太监罩楼外侍卫林立,身披黑衣,沉默不语。

  待到那蟒服中年人来到近前,向一名侍卫说道:“我要见内相。”

  侍卫腰胯长刀,袖口绣着“解烦”二字,其中一人比了手语:什么事?

  这些侍卫竟是只能听,不能说。


推荐阅读: 善良的死神 神澜奇域圣耀珠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吞噬星空2起源大陸) 元尊漫画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看大家对

青山 34、名利做刀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