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天骄战

第75章 天骄战

 

绿渊和绿果儿都来圣域这么久了,当然听过圣莲的大名。

 

圣域族群万千,其中有四大族群凌驾于其他族群之上,分别是天变族、银莲族、圣龙族,还有龙人族。

 

而圣莲正是银莲族的圣女,内定的下一任族长。

 

众所周知,银莲族的圣女都是由族长指定的。圣莲血脉纯正,从出生开始,就被定为继任圣女进行培养。对银莲族来说,圣女不仅仅是领袖,更是圣洁的代表,是他们一族精神的象征。所以,圣女必须是处子之身,并且终生不能婚嫁。

 

银莲族的历代圣女无不地位尊崇,除了几次例外情况,银莲族的每任族长都是由圣女接任的。

 

绿渊刚才见到的那名女子正是银莲族现任圣女,而且是天生银莲圣体,亲和一切元素。她年仅二十岁就已经达到了五阶巅峰,距离突破至六阶境界只有一步之遥。

 

她身后的高大巨人是天变族的熊展,是她的贴身护卫。

 

据说,熊展是一个六阶妖精使,身上带着天变族的至宝,必要时,他可以以生命为代价爆发出九阶战力,守护圣莲。

 

按道理来说,圣莲接受的是最纯正的银莲族教育,不会去辰宇岛,也不会去妖域,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圣莲居然报名参加了此次天骄战,而且立刻成了此次天骄战最热门的种子选手。

 

换言之,她也有可能是绿渊的对手。

 

尽管此次天骄战一共会有三十二名选手获得前往辰宇岛进修的资格,但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前期就遇到种子选手而被淘汰。

 

绿渊回望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

 

圣莲这个名字固然让他的内心波动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

 

不过经过圣莲的提醒,绿渊和绿果儿很快就从官方人员那里获得了一本小册子,小册子上记录的内容自然是种子选手的信息。

 

排在前十的种子选手全都是五阶妖精使,而且都有着惊人的战绩,排名十一到三十二的,则都是四阶巅峰妖精使,同样身经百战。

 

别看排名第十一到三十二的选手只是四阶巅峰修为,绿渊也是四阶巅峰修为,但是,那二十二人可是为了天骄战充分准备过的

,不像绿渊,匆匆忙忙地赶来,像是毫无准备来参加考试。

 

要知道,天骄战不仅有武战,也有文战。

 

不过,说是文战,其实也就是考一些关于辰宇岛和妖域那边的禁忌和注意事项、圣域妖域的起源、两域之间的诸多大事件等内容,妖域语言也在文战的出题范围内。

 

当然,如果不会也没有关系,到了辰宇岛再学也可以,毕竟不是每一个去了辰宇岛的人最终都可以前往妖域进修的。好在文战只以较小的比例计入总成绩中,否则绿渊也不用考了,直接想别的办法去辰宇岛吧。

 

绿渊和绿果儿的运气非常好,今天刚好是天骄战报名截止日的前一天,下周一就是天骄战的开幕战了。

 

事关生命监测仪和生命绿海的未来,绿渊要尽百分之两百的努力,所以,他准备在开幕战前都待在屋子里恶补文战的考试内容,毕竟死记硬背需要时间。

 

此时正是中午,太阳悬在空中,洒下炙热的阳光。绿渊坐在窗边看着书,忽然听到远方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嘈杂声越来越近,绿渊已经看到了发出声音的人。

 

那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这些人无不穿着奢华的皮毛,高举着旗帜,呼喊着口号。

 

“只有妖域才能拯救圣域!"

 

“抵制蓝域和法域,不能让他们污染我们高贵的血脉!”

 

绿渊听了一会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是一个“和平”的反脱离妖域的组织在游行。

 

这段时间以来,绿渊和绿果儿在其他城市也看到了不少类似的情形。这些反脱离妖域组织看似和平,实际上造成的不良影响不比极端组织来得小,只不过很少死人而已。

 

“难啊。”绿渊轻叹了一声。

 

随着对圣域、妖域历史的学习,绿渊对两域的关系也越发了解了。站在外来者的角度,他有些明白圣域高层们的想法了。

 

早在圣域发展的初期,圣域之所以追随妖域,成为妖域的附庸,崇拜妖域,不惜贡献出本族的优秀族人,为的只是族群的延续。如今时过境迁,今时不同往日,虽然圣域的整体实力还是远不如妖域,但也用不着再像以前那样,死死抱紧妖域的大腿,毕竟长此以往,整个族群恐怕会真正忘记本源,彻

底沦为妖域的奴隶。

 

就整个法蓝星七海六域的局面而言,目前可能是圣域最好的发展时期了。只有改变过去的依附观念,自强自立,圣域才能真正地站稳脚跟。

 

可成百上千年的“妖域崇拜”哪里是这么容易改变的?这种改变一经开始,血脉歧视、社会撕裂都只是小问题,更大的问题还没有爆发呢。

 

绿渊想了很多,但没有真正去思考解决办法,毕竟他认为自己是树海族人。游行队伍渐行渐远,似乎是朝着金煌宫去了。

 

金煌宫是金煌城的中心,也是圣域大陆的执政中心。金煌宫外有两条宽阔的大道和一个巨大的广场,面积之大,足够这些游行者“撒野”了。

 

这种事发生了太多次,市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学习中,时间流逝得飞快。天色渐晚,绿渊放下书本,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起来。

 

他还没有修炼多久,突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惊醒了他。他走到窗户边,朝着发生爆炸的方向望去,看到滚滚浓烟正升腾而起。

 

整个旅馆的窗边全是向外查看情况的人。不过,爆炸点距离旅馆太远,也没有第二声响起,人们看看也就散了。

 

直到第二天,绿渊和绿果儿才从人们的聊天中得知昨晚爆炸发生的真相。原来,这次爆炸居然是圣灵教精心筹划的一次可怕袭击,目的自然是又一次向圣灵国度的执政者和金煌城的市民宣告他们的诉求一一停止圣域脱离妖域的进程。

 

“听说,这是他们近年来第一次在金煌城行动。”绿渊道,“按照圣灵教的脾性,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爆炸案,显然不符合他们的行事风格。”

 

“天骄战不会出事吧?”绿果儿有点儿担心绿渊。

 

绿渊闻言怔了怔,道:“应该不会吧。参加天骄战的,全是有意愿去辰宇岛和妖域的天才,严格来说,参赛选手算是跟他们同一阵线的人,他们应该不会这么疯狂吧。”

 

“谁知道呢!小心戒备,有备无患。”绿果儿道。

 

“嗯。”绿渊点了点头。

 

当天,金煌城忽然多了许多巡逻的执安官,不仅如此,暗处也有许多身着便衣的秘密行动人员。可即便如此,第二天晚上依旧发生了爆炸案。



 

到了第三天,有人建议在圣灵教人员尚未完全清除前,推迟天骄战的举办时间,但这个建议遭到了举办方和金煌城城主府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推迟天骄战是在向圣灵教认输。

 

不过,为了保证天骄战能够顺利举行,举办方和城主府都加强了安保力度。为了不向圣灵教表达出屈服之意,所谓的加强安保力度,其实就是改变天骄战的举办地,增加一些特定的观众而已。这些特定的观众,无不是常居金煌城的大人物,八阶、九阶的圣灵使。

 

天骄战有如此庞大的阵容压场,想必圣灵教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金煌城内略显压抑的氛围下,天骄战终究还是如期举行了。不过,头两天没什么看头,因为举行的是文战,再强大的天骄也必须伏在桌前书写文字。

 

一想到这些天骄书写的内容大多是妖域的禁忌和历史,绿渊就忍不住摇头他们难道意识不到这种行为有多么令人觉得屈辱吗?

 

绿渊摇完头,继续低头书写。

 

此时的他正身处一个可供三十人进行文战的房间内,整个文战过程平平无奇,表面上看不出一丝竞争性,可实际上,任何一个失误都有可能影响最终的总成绩。

 

一连两天的文战仿佛是预热,到文战结束的当天晚上,金煌城已经是另一番模样了。

 

大量脸上画着特殊图案,身上穿着特殊衣服,手里举着有特殊标记的旗帜的人走上街头,庆祝即将到来的武战。

 

能参加天骄战的,大多是各族选拔出来的青年才俊,其中有一部分来自圣域的顶尖大族。这种大族本身就有数不清的族人和来自外族的拥趸,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他们都成了加油团的成员。

 

反观绿渊和绿果儿两人,孤零零地待在房间里,虽然没有族人在旁边为他们加油,但他们依旧信心满满,因为他们肩负着重任,有不能输的理由。

 

翌日清晨。

 

天骄战的武战即将开始,人们争相挤到了金煌宫后十公里的位置。这里专门为天骄战修建了一个对战场所,被称为天门竞技场。

 

所谓的“天门”,其实与龙门类似,都是说人们可以从这里鱼跃龙门,一步登天。

 

每届参赛者都有五百一十二人,历经四场比赛,决出前往辰宇岛的

三十二个人,再经五场比赛,决出最终的胜者。

 

获得的排名越高,在前往辰宇岛后,能够去到的进修地也就越好,越好的进修地代表着前往妖域学习的机会更大。

 

对这件事,每一名参赛者都非常认真。




推荐阅读: 斗罗大陆 琴帝 酒神 神澜奇域苍穹珠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75章 天骄战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