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身份

第63章 身份

 

少年看到绿渊妖神变后的状态,刚才的警惕之心顿时去了一大半,而且有些惊喜,语调上扬,冲绿渊喊道:“你是哪里回来的族人啊?”

 

“我的情况有些复杂。”绿渊回答道。

 

少年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转头看向了绿果儿:“她也是我族的人吗?"

 

绿果儿戴着兜帽,也没有动用妖神变,少年无法确认她的身份。

 

“她不是,她是我的同伴。”绿渊道。

 

“你们来我族有什么事吗?”少年的警惕心又稍微增强了些。

 

“我们的确有点事,想见见族中可以主事的人。”绿渊道。

 

“虽然我很确定你是同族之人,但现在情况特殊,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要先上报族老才行。”少年歉然地道。

 

“好,没关系。”绿渊表示理解。

 

“那你们就先在这里等等吧。”少年说完就轻轻振动翅膀,飞回了不远处的一座高塔。

 

那座高塔是纯黑色的,用特殊的材料铸造而成,专门做瞭望和守备之用。

 

“看来,高塔部落的局面不容乐观啊。”少年走后,绿渊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绿果儿赞同地点了点头。

 

对外警戒的人只有二阶境界,而且是一个少年,如此看来,他们族内的势力该弱到什么地步了?

 

过了约莫半小时,少年便和一位年长些的裂空龙人回到了警戒地带。

 

“你们好。”年长的裂空龙人飞到两人身前,带着歉意地道,“我叫云岚,是高塔部落的司客。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现在实在是情况特殊,我们本该用正常礼仪款待你们的,但这一次不行了。”

 

“没关系,我们在来时已经有所了解了。”绿洲道。

 

“哦?你们了解到什么了?”云岚不着痕迹地蹙了一下眉头。

 

“我们在黑树区域抓了两个乌灵鹫人,问了他们情况。”绿渊道。

 

“你们去了黑树区?”云岚惊讶地道。

 

“是啊。”绿渊点了点头。

 

“算

你们运气好,你们遇到的肯定是他们族里的年轻人吧。”云岚轻叹一声,又正色道,“算了,说正事吧。你来自哪里?来我族可有什么事?如果你无法给出让我们信服的理由,我可能无法让你进入我族领地。"

 

绿渊早就想好了说法,因此没有迟疑,道:“我自小流落海外,在南彗群岛长大,这次回来,是来寻亲的。"

 

“南彗群岛,寻亲?”云岚闻言,神色顿时一变。

 

南彗群岛是裂空龙人心里的一根刺,十几二十年前,当时他们的领地临近海边,几次中小型自然之怒不知将多少族人卷入了大海之中,那些族人流落到南彗群岛,甚至已经形成一个小型部落。

 

云岚神情黯然,沉默了几秒后,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哪一年出生的吗?什么时候流落到南彗群岛的?对双亲可有什么印象?”

 

“不记得了,我都不记得了。”绿渊摇了摇头,“不过,我的养父告诉我,他当年在海上拾到我的时候,我身上裹着淡绿色的薄纱。"

 

“薄纱?”云岚面色骤变。他身旁的少年也若有所思,然后用惊讶的目光望向绿渊。

 

“你们知道那个薄纱?”绿渊的语调开始升高,他右手一伸,便从空间海贝里取出了一块淡绿色的薄纱。薄纱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十分炫目。

 

“空痕之纱。”在看到这块薄纱的时候,云岚忍不住道,而当他再度望向绿渊时,眼中多了一些别的东西,他思考了几秒钟,道,“你们先跟我进部落吧,我有些事要跟族老们说。"

 

云岚看向绿渊:“是关于你,关于这空痕之纱的。”

 

“好。”绿渊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强行镇定地道。

 

一旁的绿果儿察觉到绿渊有些紧张,赶忙握住了他的手,轻轻捏了捏。绿渊微微侧头,看到的是绿果儿安慰的目光。

 

于是,两人便跟在云岚的身后,飞向了群塔林立的部落中。少年则继续留在高塔处警戒。

 

在飞行的途中,绿渊忍不住问道:“这空痕之纱有什么来历吗?你知道它曾经属于谁吗?"

 

云岚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绿渊,道:“空痕之纱不是什么宝物,但它只有我族一个身份特殊的人可以使用。"

 

“是谁?”绿渊的

声音微微颤抖。

 

“族长之妻。”云岚道。

 

“那她现在还活着吗?”绿渊急忙追问道。

 

“那要看你说的是哪一任了。”云岚道。

 

“约莫二十年前的那任族长之妻。”绿渊道。

 

“她已经不在了。"云岚转头看了一眼绿渊,叹了口气,道,“已经不在了。”

 

“是哪种不在了?去别的地方了还是......已经去世了?”绿渊追问道。

 

绿果儿握住绿渊的手又紧了紧。

 

“已经去世了。”

 

听了云岚的话,绿渊整个人都垮了下去。“她是怎么去世的?"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云岚道。

 

绿渊动了动嘴唇:“云渊。”

 

裂空龙人族喜爱天空,因此姓氏多是云、白、空等。

 

“云渊啊,现在一切都还不确定呢,等我将此事通报了长老后,你再细问,好不好?”云岚轻声道。

 

“好。”绿渊心头又燃起了些许希望。云岚说得对,一块薄纱而已,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之后的路程,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不过绿果儿始终牵着绿渊的手,没有松开过。

 

片刻后,三人来到一座高达一千五百米的塔前,然后缓缓降落。“这是部落议事塔。”云岚介绍道。

 

绿渊点了点头,他还挺清楚圣域的行政规划和权力构成的。虽然圣域被圣灵国度统治着,但国度的领导者并非某一人或是某一族,而是由各族的领导者轮流担任。其中,圣域的三大圣族的领导者担任国主的次数最多。三大圣族分别是银莲族、天狼族和龙人族。

 

各族内部又有各自的制度。虽然圣域的各族统称圣域人族,但内部的分支成千上万,这使得每族的制度都不太一样,然而又相差不大。部落议事制度是绝大多数部落的制度之一。每位议员在族中都担任着要职,为首者又叫议长,也叫族长。

 

“族内的议员恰好都在议事,你们在这里等等吧,一会儿可能会叫你们进去。”云岚说完后,从高塔的大门外缓缓走了进去。

 

眼见云岚消失在视野中,绿渊

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事的,没事的。”绿果儿捏了捏绿渊的手。

 

“我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可能性我都考虑过。”绿渊苦笑一声,“只是,等待结果的这段时间也太难熬了。"

 

“我陪着你。”绿果儿坚定地道。

 

“谢谢你。”绿渊深深地看了一眼绿果儿。

 

“别光用嘴巴说,要用实际行动。”绿果儿眯着眼睛笑了。

 

“我知道了。”绿渊认真地点了点头。

 

绿果儿又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绿渊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云岚进入高塔后约莫五分钟,又出来了,跟着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位年纪颇大的老者,老者急匆匆的,显得分外焦急。

 

才刚出高塔大门,这位老者就忍不住问道:“在哪儿?在哪儿呢?"

 

云岚伸手指向绿渊。老者转身朝绿渊疾步走了过来,边走边眯着眼睛打量语气激动不已:“像啊!太像了!简直太像了!"

 

“老人家,你说我像谁?”绿渊也快步朝前走去。

 

“像你的父母啊!”老者说着话,竟然忍不住老泪纵横。

 

“他们已经去世了吗?”看着老者的眼睛,绿渊追问道。

 

“唉,是啊......”老者止住了脚步,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绿渊骤闻答案,非但没有悲伤,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不觉得悲伤,大概是因为他已经放下了吧,内心的某些执念终于可以放下了。

 

“您可以告诉我他们是怎么去世的吗?”绿渊问道。

 

老者迟疑了一下,道:“他们的去世有几个原因。一是因为那时我族爆发了一次自然之怒,你母亲当时是我族的族长,为了拯救大部分族人和领地,她和你的父亲受了重伤。在这个过程中,你不慎被海水冲走了,不知所终。那次自然之怒结束后,你母亲不再担任族长。你父母为了找你,一年间出海了三十多次,最后一次的时候,他们意外遭遇了某种海兽的袭击,虽然侥幸逃脱了,但回到族内不久便去了。"

 

“啊!”绿果儿闻言忍不住惊呼出声。

 

绿渊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曾经想了

自己流落海上的许多原因,老者所说的这种可能性他也考虑过,所以当这种可能真的被确定时,他没有太大的感受。

 

他也猜想过自己亲生父母或生或死的问题,但他从来没想过他们居然是这么去世的,居然是为了寻找他去世的。

 

感动?愤怒?都有吧。绿渊既感动于他们爱他,没有放弃他,又为他们的行为感到愤怒,觉得他们有点傻,居然就这么一次次地不放弃,就这么死了。

 

他们要是没找他,现在应该还活着吧,那他现在还能再见到他们吧?绿渊久久没有说话,绿果儿忍不住从身后抱了抱他。

 

好半晌后,绿渊才缓过来,道:“那他们现在在哪儿?"

 

“在我族的族墓。”老者道。

 

“我想去看看他们,可以吗?”绿渊道。

 

“当然可以,等这次议事结束了,我带你去,好吗?”老者道。

 

“好。”绿渊木然地点了点头,他现在无法表达自己的情绪。

 

“对了,孩子,我叫空冥。”老者神色柔和地看着绿渊,“我是你爸爸的兄弟,你可以叫我大叔。”




推荐阅读: 狂神 唐家三少所有小说 大龟甲师 斗罗大陆漫画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63章 身份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