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场域与奥义

第54章 场域与奥义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半年后。

 

在这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在执政长老的发起下,生命议会先后组织了七次深入地下世界探察情况的行动,但均以失败告终。无论是绿渊还是苍穹珠,他们都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来自地下世界的威胁以及苍穹珠的丢失让执政长老遭到了以海事长老为首的权势集团的全力猛攻,他的权威和声望日渐减弱,毕竟苍穹珠可是树祖赐予他的执政根基。

 

在发现执政长老处于弱势后,旧修功法势力闻风而动,纷纷向海事长老靠拢,紧密地团结在海事长老周围,成了他最锋利的一杆矛。而且,就在旧修功法势力找到依仗后不久,全生命绿海的监测机构都发现了一件让他们感到惊恐万分的事。

 

生命绿海的生命之能总量居然在急剧减少,而最开始减少的,正是天命修炼法转化出的新生生命之能。这无疑给了天命修炼法一记重锤,让质疑者找到了由头,让天命修炼者丧失了信心。

 

连锁反应是非常可怕的,在消息被确认为真实的并广为流传后,先前那些通过出资,意图趁机得利的旧修功法势力纷纷把资金从天命修炼机构中撤了出来。这个举动自然令天命修炼法的配套设施研究陷入了停滞状态。

 

天命修炼法受挫对权势日渐衰减的执政长老而言堪称雪上加霜,在隐约知道真相的生命议会的高层心中,执政多年的执政长老终究是老了,正是他当初的那些愚昧举动才导致生命绿海面临现在的局面,他也是时候退位让贤了。

 

当这种声音出现在生命绿海后,支持者几乎每天都在激增,呼声渐渐形成了声浪,席卷了生命绿海所有城市。

 

在经过半年的筹谋和酝酿后,长老团里有几个长老甚至开始声称先前绿渊展现的树祖祝福能力是执政长老引发的,其实执政长老一直以来都在通过作弊手段骗人。

 

这是一项很严重的指控,严重到执政长老不得不站出来,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而且执政长老的解决方案也很简单。

 

平日里如果想要更换执政长老,首先需要由生命议会发起,再由长老团做出决议,然后由全生命绿海的树海族人一起选举,胜选者将会得到树祖的祝福成为新一任的执政长老。

 

可现在不是平日,而是全面备战时

期。自从绿灵当日从地下世界撤回,带来地下世界有月神即将突破的消息,生命绿海就进入了全面备战状态,虽然半年来地下世界那位一直没有突破,但生命议会丝毫不敢大意。

 

备战时期的执政者需要具备执政能力吗?当然要,但此时执政者的战争经验以及个人实力更为重要,这都是大灾变时期的血泪教训。

 

在全面备战时期,只有铁血者才能带领树海族走向胜利。

 

巧的是,执政长老正是大灾变时期的战争领袖。他不仅胜利指挥了多场大型战争,在个人实力方面,他也是全生命绿海实力最强的十一阶月神之一。

 

就算海事长老成功取代了执政长老,成了生命绿海的新执政者,执政长老也是他生命中无法迈过去的坎儿,是生命绿海不可或缺的大人物。

 

对执政长老这样的人物,只可夺其权势,不可夺其地位。当然了,前提是夺权者依旧是理智的。

 

执政长老提出,如今正值全面备战时期,谁想要替换掉他,就必须有足够多的战争经验和足够强的个人实力,以及一个如臂使指的团队。

 

海事长老战争经验自然不必说,树海族历史悠久,但凡是坐上了长老之位的,都是从大灾变时期走过来的。至于个人实力,虽然海事长老也是月神,但一直以来都略弱于执政长老。至于团队,执政长老可是有多名星神下属。

 

最终,执政长老与海事长老商定,他们将各派出五名星神级强者进行对决胜者可以在之后的生命议会中担任要职。与此同时,执政长老和海事长老也将有一战,以此来决定执政权的最终归属。

 

这场对决只限定在一个小圈子里。毕竟此时正值全面备战时期,不可能兴师动众,也不可能进行严重的内耗,但这场对决依旧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然而,即便五场星神之战的影响力相对较小,依旧有数百名九阶强者聚集过来观看。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有可能会成为他们进阶的契机。

 

人们都在想:执政长老是不是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提出了以战斗决出执政权最终归属的方案呢?

 

的确,在全面备战时期,生命绿海需要更多的强者。

 

三天后,碧天岛西南海域。

 

这里早早地聚集了三

百多名九阶强者,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没有职位的年老者,或者是还没来得及分配职位的年轻人,再有便是或在职或离职的星神级强者。低于九阶的一个都没有,因为低于九阶的族人无法承受月神级强者交战时产生的余波。

 

强者们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

 

半小时过去了,执政长老和海事长老分别从东、西两方腾空而起,分别身着白色树袍和黑色树袍,看起来,他们就像是对立的两极。

 

针锋相对的话,之前已经说过太多了,这一次,两人见面没有再说些什么,双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战斗就开始了。

 

“嗡!”只见两个淡绿色的光圈分别从执政长老和海事长老的体表扩散而出,顷刻间便笼罩了一片极大的区域。

 

这时,围观此战的星神和九阶强者纷纷开始计算起来。

 

“执政长老又变强了!他的场域如此凝实,直径却还有三公里!"

 

“嗯,相比之下,海事长老的实力略弱一些,但也差不太多。"

 

“就看他们对生命奥义的感悟了。”

 

场域是神级强者的晋身之阶,只有拥有了场域,他们才能借助它来塑造神体,产生神力。

 

法蓝星这片世界里蕴藏着无穷法则,而这些法则就是天地原力之本源,奥义是人们对法则力量最浅显的认知。只有悟透了奥义的人才能够拥有场域,每多悟出一种奥义,其场域也就越强。

 

一名初入星神级的强者只悟透了一种场域奥义,巅峰时有两种,多的甚至有三种,而月神就更多了,最少也有三种,最多的甚至有六七种。

 

据生命议会长老团所知,执政长老总共悟透了五种场域奥义,海事长老悟透了四种,但据说他后来又悟透了一种。所以,如果抛开修炼时间和战斗经验不谈,两位长老实际上是势均力敌的。

 

他们两个的生命场域就如同两种属性相冲的物质,不仅没法汇聚在一起,还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产生了激烈的摩擦,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但人们的关注点不在那里,而在场域中的两位长老身上。

 

“复苏。”只听见一个清澈响亮的声音响起,一道淡黄色光芒从执政长老脚下向四方辐射,眨眼间就笼罩了他的场域。

 

“生命复

苏奥义!”远方悬空的人群中响起阵阵惊呼。

 

生命复苏奥义和回溯之风有点相似,但后者只是借助风的力量回溯过往痕迹,而生命复苏是真的复苏生命,虽然时间很短,所以两者涉及的领域和难度又有着极大的不同。

 

“轰!”在执政长老的场域之中,一道道光柱升起,一位又一位大灾变时期的树海族强者、魔族强者、兽人族强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须知,大灾变战争波及全法蓝星,几乎每一寸土地上都发生过战争,都有人死去,这也就意味着每一寸土地都是执政长老的最佳战场。

 

“那是石玄旌,魔族的十阶魔神!”有人惊呼道。

 

魔神石玄旌当初在这片海域肆虐,杀伤了许多树海族人,年长一点的树海族人都认得他。

 

“全盛时期的十阶魔神!执政长老的场域奥义也太强了吧!”

 

在人们的注视下,那名宛如石头垒起的黑色巨魔朝海事长老冲了过去。他每踏出一步,虚空中都会凝固出一块黑色巨石,短短几秒钟,空中就形成了一条直通海事长老身前的黑石路。黑石路上忽然出现熊熊烈火,把海事长老的场域灼烧出了一个缺口!

 

海事长老作为十一阶月神,当然不会被十阶魔神所伤,执政长老也没想光凭魔神石玄旌就打败海事长老,而是让石玄旌立刻引爆了自己全身的魔力。

 

海事长老猜得到执政长老的想法,当即也动用了场域奥义。

 

“终结!”只见海事长老的场域之中涌现了灰色的雾气,雾气所过之处,火焰熄灭,黑石化灰,魔神石玄旌的身躯也迅速暗了下去,在不断靠近海事长老的路上化作了灰烬,沉入了大海。

 

“绽放!”执政长老迅速动用了第二种场域奥义。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原来,刚才的石玄旌魔神只是诱饵,执政长老已经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复苏了无数名数百年前的强者,并且做好了集体“绽放”他们的准备。

 

生命绽放相当于自爆,但比自爆的威能更大!

 

“轰!”只听见周围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夺目的光芒横扫四方,人们眼前一片白。那些爆炸形成的冲击力撞击在海事长老的场域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坑洞,短时间内无法修复。



 

海事长老也不甘示弱。

 

“再生!”海事长老轻喝道。“觉醒。”执政长老接着应对。

 

一时间,两人的场域不断闪烁着光芒,在这片海域上无比闪耀。

 

在场的星神级强者如痴如醉地观摩着两人的战斗,不少人都有所获。九阶强者们虽然看不懂,但也把这一幕幕死记下来。

 

一个又一个场域奥义被启用,接着又被破解,两名月神级强者在克制的情况下,打得可谓有来有回,但是,短期内两人显然无法分出胜负,除非有人先动用底牌。

 

海事长老作为主动挑战执政长老权威的人,骨子里还是有些冲动的,所以他率先动用了自己的底牌。

 

“加速!"“永生!"

 

“第五种......第六种!”“而且是永生奥义!"

 

看到海事长老刚刚启用的两种场域奥义,九阶强者和树神们都震惊了:海事长老究竟是隐忍了多久啊?!要知道,这么多年来,执政长老也才悟透五种场域奥义啊!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54章 场域与奥义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