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势如破竹

第43章 势如破竹

虽然震惊,虽然觉得不可思议,虽然打死也不情愿,但树飞最终还是服从了绿渊押解树不平赴碧天岛的命令。但这并不是因为绿渊的权威,而是树不平的诚恳请求。

在经过多次严肃而认真的确认后,树飞终于敢相信树不平是真的要他押解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一切都还在这位“土皇帝”的掌控之中嘛,既然如此,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路上好吃好喝供着不就完事儿了吗?

“我会派人监督你,好自为之。”绿渊对树飞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去了。树不平看着绿渊远去的背影,露出了一丝冷笑:“现在你该怎么办呢,绿渊?"

是啊,绿渊他该怎么办呢?

城主绿橘害怕树不平很快卷土重来,所以不愿出面。而自他以下,全城上下儿乎都是树不平的党羽,绿渊想要推广天命修炼法,应该从何下手?他靠什么把能够演示天命修炼法的水幕珠分发下去?他靠什么来说服那些连饭都吃不上的民众?如果只是靠他自己的话,他跑断腿都做不到。

而晨星城偌大一座城市,绿渊真的连一个帮手都找不到吗?当然不可能。晨星城有树不平的很多反对者,这股反抗力量一直都在,只是掀不起风浪而已。

远离了执律所,绿渊往树源区的下城走去。

生命古树的下城就是海底,但也有一部分在古树盘根错节的根茎之中。这里不见天日,也没有温暖的海水,向来是最底层贫民居住的区域。在许多城市、这也是很难被监管的不法之地,但在晨星城,这里却是反抗者们的家园,

晨星城的反抗组织星辰会的成员一共有几个来源,第一种是矿工。泪纹晶矿脉的矿工大多是被强行征召的,工薪极低,任务极重,维序者动辄打骂,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久而久之,就出现了外逃的矿工。他们也是星辰会最初的组建者。

作为矿工,他们挖洞的本事堪称一流,这也就铸就了后来连晨星城的官方维序者都束手无策的地底世界。

第二种是底层流浪者、农人。他们都是被树不平等恶势力逼迫得活不下去的底层人,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加入星辰会。

另外的人就相对比较复杂了,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树不平等恶势力的敌人,死敌!

早在绿渊来晨星城前,他们就已经被定为此次计划的最佳帮手,相关的资料绿昶也交给了绿渊。

绿渊来到树源区边缘地带一座较为残破的树祖堂后,从堂后的花园木屋步人了犹如老

鼠洞般四通八达的地底世界。

整个过程中,他没有遭掩行踪,所以星辰会的高层很快就在地底世界内迎上了他。

“绿渊执律使,您什么都不用说,但凡有我们星辰会能帮上忙的地方,您尽管吩咐。"

星辰会的会长树石是一名七阶树圣,与星辰会最初的创立者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普通的潜逃矿工而已。数十年来,他兢兢业业地维护着星辰会,现在终于看到了曙光。

他相信绿渊,所有星辰会的人都相信绿渊,因为他们生于此地,长于此地,深知树不平把他们当作老鼠一样,根本不可能用自身的威名来配合绿渊演这么一场戏,只为了抓他们这些老鼠。

也就是说,绿渊先前在城主府门口所做的一切都是真的。

面对树石的信任,绿渊没有谦虚或推辞,而是直接道:“你们有多少树尊和树圣?"

树石显然对星辰会了如指掌:“四阶树尊三百二十七人;五阶树尊一百零八人;六阶树尊五十三人;加上我在内,七阶树圣有七人;八阶树圣三人,但其中有两人已经老了,能发挥的实力可能有限。"

“老什么老?就算我下一秒就老死了,只要能还晨星城一个朗朗星空,我也万死不辞!”树石话音刚落,一个怒吼声就响了起来。

绿渊朝树石身后看去,那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

他是真的很老了,浑身的皮肤像干枯的树皮一样没有光泽。绿渊估计这位老者得有三百多岁了,而且他皮肤表层有密密麻麻的伤口,看样子都是年轻时受的伤。在老者身边,还有一个同样年纪的女树海族人,她没有说话,只是跟在老者身后。

树石转头看了老者一眼,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动了动嘴角。

两人身旁还有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长相很平常,但一对浓眉极其惹眼,见绿渊望来,他颇有风度地点了点头。

“废话我也不多说。”绿渊道,“树不平的确相当有人脉,我虽然可以置他于死地,但那样会激起不少地方的'民愤’,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会按规

矩把他押送回碧天岛的执律局,那之后他应该可以安然无恙地回来。可如果在

此之前,我们能瓦解他在晨星城的势力,那他即便回来,也就是无根浮萍,过街老鼠了。"

“我们该怎么做?”树石沉声问道。

在他身后,黑漆漆的地下世界里,渐渐涌出了无数的树海族人,他们都默默地看着这边。

”首先,查封树不平家,把他的钱全部分给民众。但

有一个条件,他们必须当场转修天命修炼法,修为降低期间的一切损失由城主府补贴。同时,向他们承诺,晨星城会尽快建立相关的配套设施。”绿渊道,“其次,给那些与树不平有关系的家族势力下通牒,要求他们在三天内上缴以前非法贪墨的钱财,并且无条件支持天命修炼法的推广工作。然后,用他们非法贪墨的钱财建立公立性质的咒术院,给予公共树院部分资金,免除十年内所有树院学子的所有费用,建立天命命器探究会等一切与天命修炼法相关的新生机构。”

听完绿渊的话,现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好半晌后,树石才问道:“您说的我们都能听懂,但是,我们要怎么查封树不平家呢?"

言下之意,他们星辰会的势力远不如晨星城官方势力。这也正是树不平敢放手离去的原因,他不是没考虑过星辰会,可是,以星辰会的实力,哪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绿渊闻言,伸出了右手,手掌心上是一枚枚淡绿色种子。

“这是祖城命器探究会最新研制的树铠,相较以前的树铠,它可以将穿戴者的实力再多提升半阶,总提升幅度达到一阶。”绿渊道,“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五阶树尊三百二十七人,六阶树尊一百零八人。这树铠虽然没办法让六阶树尊拥有七阶实力,但达到六阶巅峰不成问题,那六阶巅峰树尊可以多算五十三人。至于七阶树圣,我也带来了特制的树铠种子,同样能提升一个等阶。"

绿渊说话的时候,向前伸出左手,手掌心上是几枚淡红色种子:“八阶树圣七人。"

“可这样还是不够啊!”树石看着绿渊手里的种子,深吸了好儿口气才平复激动的心情,道,“晨星城里有十好几名八阶树圣呢,不仅如此,九阶树圣也有两名。”

“再加上这些呢?"

绿渊手一翻,把两把种子收回到了空间海贝中,再一翻,手掌心已经多了两把颜色不同的种子。其中左手一把是十枚,散发着清冷的透明光芒,像是月光,右手上只有三枚,散发着深沉的黑光。

“这是树之守望者?”那名苍老的八阶树圣震惊地道。“是的。”绿渊点了点头。

"十枚,那就是十名八阶的树之守望者。”苍老树圣转头看向绿渊的右手,仔细辨识了好几秒钟才倒吸一口凉气,“这是生命神铠?”

“是的。”绿渊继续点头。

苍老树圣沉默了几秒钟,道:“这样就够了,就是有点浪费了。"

岂止是浪费?能够幻化出八阶树之守望者的种子,是生命绿海内仅次于战

争古树的一次性战争利器。

生命神铠则是大灾变时期,树海族最精锐的部队生命神卫的专属战铠。三百多年来,战争不再出现,生命神卫撤军,生命神铠也渐渐走下了历史的舞台。但它没有被抛弃,而是在屡经改造后,成了生命绿海顶尖的命器之一,短时间内可以让一位八阶树圣具备九阶实力。

用这样两种珍贵的事物来威慑一个城市的顽固势力,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可谁让绿渊赶时间呢?谁又让生命议会的诸多长老已经下定决心要快刀斩乱麻呢?只要破坏的规矩圈定在那个极限的范围内,不至于让数不清的旧修功法势力狗急跳墙,他们也顾不了太多了。

至于损失了利益的人,你要找就去找绿渊吧!不过也得自己掂量掂量,你

真的动得了绿渊吗?生命议会的长老团或许各有理念和想法,但在保护绿渊这

件事上,他们是达成了一致的。

“我们这边的实力是够了,但给他们下通牒,让他们上缴钱财,他们能照做吗?”树石问道。

苍老树圣闻言,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替绿渊解释道:“小石头啊,你还是太年轻了,绿渊执律使能拿出战争古树种子、树铠种子和树之守望者种子,你觉得以树不平那点人脉,真的能保住一切吗?想要保命,他就必须舍弃点什么。"

“嗯,是的。”绿渊点头道,“我给他们三天时间,就是为了让他们去求援。一旦他们的求援消息没有回应,树不平那边也断了联系,他们内部自然人心惶惶,到时候我们再施加压力,他们肯定会一个个屈服的。这些偏安一隅已久的人是干不出鱼死网破的事的。”

绿渊说完后,树石彻底没有了顾虑。

“既然如此,我们立刻开始行动吧!”树石眼睛里迸发出熊熊的战火,“我可是一分钟都忍不了了!"

“嗯。”绿渊点了点头,把手中的树铠种子一分发了下去。

半小时后,共计四百八十八名树尊、七名八阶树圣穿着最新制式的树铠冲出了树源区的地下世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树不平的庞大树屋群。

将近五百人的树尊、树圣堪称数量庞大,可即使如此,也只能对树不平的树屋群进行一个半包围,可想而知他家有多大。

无数城民看到了那些身穿威风凛凛的树铠的星辰会成员,整座晨星城立刻

为之轰动!

围绕泪纹晶矿脉产业而生的官方高位者和工坊的理事者,纷纷派出高手前往作战。他们短时间聚集到的强者数量远超星辰会成员,近千人立

刻对星辰会的树尊、树圣进行了一个反包围。

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撂狠话质问些什么呢,忽地看见十名身骑黑白相间树鹿的弓骑手从远方疾驰而来,将他们夹在了星辰会成员的中间。

这些弓骑手的八阶实力毫无遮掩地显露而出。

与此同时,三名身着深沉黑色生命神铠的九阶树圣缓步而出。

在他们身后,刚刚把晨星城第一副城主树不平送往碧天岛的绿渊再度现身。他的每一步都那么轻,可又都重重地踏在了晨星城联合势力的心脏上,让他们心跳加快,呼吸加重。




推荐阅读: 神澜奇域无双珠 光之子 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 绝境黑夜(絕境黑夜)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43章 势如破竹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