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回家

第17章 回家

生命绿海,内海,碧天岛。

作为直属生命议会且全海最繁华的地区,碧天岛下辖数十座极发达城市,每座城池间都由晶脉联结。

全树海族人皆知碧天岛是由树祖的根茎所构成的,他的每条根茎上都有细密的脉络。这些脉络对树祖来说很细密,但对树海族人来说却很宽阔,每条都有数米宽且四通八达,延绵各处,最初建设碧天岛的那群人就是根据这些晶脉建立的城市。

绿叶飞车则是那群建设者的得意发明。它有四个轮子,由某种果实所造,类似于人族的马车,但全身都由叶片构成,顶部有一片巨型叶子,其上密布着命器师铸成的叶脉,时时刻刻吸收着空气中游离的生命之能,将其转化为动能,推动绿叶飞车前行。与此同时,轮子下的树祖晶脉也会为绿叶飞车提供能量,让它们能以极低的消耗走完远距离的路程。

绿渊坐在一辆巨大的绿叶飞车的最后一排木座上,沉默地望着窗外。

近两周以来,他通过执政长老的渠道知道了全生命绿海树海族人对他这位外来入籍者的态度,心情非常沉重,再加上马上就要进入祖院了,他的身份是不可能瞒住的,他必须去直面那些人,到时候他该怎么做?

暂时先不说入祖院了,他进祖城后,要模拟耳朵处的分叉吗?还是直接以圣域人族的形态行走?

他一心想成为树海族人,也把自己当作树海族人,可事到临头他又有些退缩了。他忍不住轻叹一口气,决定到祖城后,先去自己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看看,然后回家。

因为碧天岛就是树祖本体,岛上的城市自然不可能在树上,而是平地而起作为生命绿海的首府,祖城庞大、壮观,如匍匐在碧天岛边缘海域的一座高山。它一部分在岛上,一部分在海上及海下,共分为三个大区,其中以岛上部分为主,而以祖城为圆心,半径八百海里内,还有三座卫星城拱卫着它,时时刻刻向它“输血”。

祖城中,到处都是历史悠久的碧绿色树屋、藤屋,也有大量由晶石根叶所建成的建筑物,其中不乏结构奇特的高大塔状、柱状建筑。它们以大量其他学科知识为基础,搭建出一百米甚至数百米高的雄伟建筑。那些建筑高入云端,巍峨耸立在城中央。

城中晶脉四通八达,绿叶飞车畅行无阻,晶脉道上人来人往,无数朝气蓬勃的树海族人或穿着奇装异服,或身着特定的工作装,在这明媚的清晨开启了全新的一天。

绿渊五年没有回祖城了,但祖城却没怎么变过。

在位

于西南的大型绿叶飞车总站下车后,绿渊就近换乘了小型绿叶飞车,向城西某处住宅林区而去。他望向晶脉道路两旁的街景,微微感叹。

绿叶飞车的行驶速度很快,很快就进入了茂盛的龙骧林区。林区在生命绿海相当于独立的住宅群。

如果在寸土寸金的祖城中央林区内有一套住宅,其主人必然非富即贵,不过绿渊就有这样一个家,却不是因为父母,倒是他的父母沾了儿子的光。

绿渊作为执掌苍穹珠七年而后“战死”的英雄,这套住宅算是给绿渊父母的抚恤金,此前他们只是住在这里,未曾拥有它。

是的,五年前,他的养父母是真以为他死了,他的其他故友也一样。

临近家门,绿渊颇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不过好在他战斗经验丰富,对情绪的管理已经非常熟练,可以压抑住心头的激动。

在一条两侧种满高大树木的晶脉道路右侧,渐渐可以看到一座风格迥异的建筑物。它不是由树木或藤蔓所造,而是石块结构,青黑色混杂的建筑表层涂满了一些怪异的文字和图案,还有一些较为突出的异域风装饰品。

看到这座造型独特的建筑物,绿渊忍不住笑了。小的时候,他很思念故乡,或者说是好奇自己的故乡长什么样。为了满足他,他的养父绿涛就把新家改建成了圣域建筑的样式,不仅外部如此,内部也是如此。圣域人体内流淌着妖的血,喜欢亮丽鲜艳的色泽,如羽毛和繁花,再有就是他们喜欢把战利品挂在自己屋内,绿涛都照做了。

因为绿渊苍穹珠主人的这一身份,生命绿海有很多人对他好,但他们的好有可能是假装的,被迫的,唯有绿涛对他的好,是发自内心的,是坚定不移的。是绝不带任何虚假成分的。绿涛虽然不是绿渊的生父,但胜似生父。

十九年前,绿涛只是生命绿海临近圣域海域的一个渔民。树海族人吃素,他们捕鱼是用来卖给外海其他族群生灵的。一次,在暴风雨天气捕鱼时,绿涛迷失了方向,深入了圣域海域,然而却极其幸运地在海上捡到了绿渊。后来,绿涛带着绿渊返回了生命绿海。

事后不久,绿涛才知道圣域近些年爆发了许多自然灾害,例如火山喷发、海啸、地震、洪水、干早等,绿渊应该就是被最近一次的海啸裹挟到海洋中的。他能存活下来,多亏了附着在他体表的那层磅礴妖力。绿涛猜测那应该是他的亲生父母施加给他的,也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后来绿涛也去找过绿渊的亲生父母。可他毕竟只是一个渔民,跨海域航行再加上寻人,简直太为难他

了,所以这件事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

淳朴善良的绿涛没有把绿渊当作异族,而是像养育亲儿子一样养育绿渊,供他吃供他穿,甚至想办法供他进树院学习。

直到十二年前,执政长老忽然找上门,绿涛的身份才因为养子绿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绿渊家门口,一个耳朵只有四处分叉的中年男子正在来回踱步,焦虑尽显不远处,一个耳朵同样只有四处分叉的中年女子正原地站着,手掌按在一起手指不断摩擦,看来内心也不平静。

晶脉道路上只要经过一辆绿叶飞车,两人的目光就会紧紧跟随,直到载着绿渊的那辆绿叶飞车在门口停下,他们才眼睛一亮,飞快地迎了过去。

“渊儿。”在看到绿渊的那一瞬间,绿涛直接就流泪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没人知道绿涛为了养大绿渊这个外族人耗费了多大的心力,绿渊“死去”后,他又是多么悲伤。

绿渊下车后,二话没说,直接抱住了养父绿涛。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绿涛也抱住绿渊,泪止不住地流。

自从十二年前执政长老找到他和绿渊,他就知道绿渊这辈子不会平凡。五年前绿渊“身死”的时候,他也曾想过绿渊是不是去执行机密任务去了。可是五年过去了,绿渊没有回来,他早就绝望了,直到前不久,那个公告全海的消息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

绿渊果然是去执行机密任务了,而且那件事的影响力必然巨大,否则不足以让生命议会为绿渊单独新增法条,目的只是让绿渊加入树海族。

在不了解内情的外人看来,新增法条大概是生命议会上层的一次尝试,为的是扼制天灾之劫,以及将来执行应对魔族的计划,可绿涛清楚得很:屁呢!都是为了我儿子!

想到这些,绿涛将绿渊抱得更紧了。

过了好一会儿,绿渊和绿涛才分开,绿渊也过去抱了下养母树蕴洁。她的养母是十二年前他被征召后才嫁给他养父的,对他养父和他可以说是非常好了。

绿渊也很喜欢她,不过心里知道她应该也带着让他产生归属感的政治任务。他不想太过较真,如果太较真的话,他在生命绿海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绿渊道:“父亲,我马上就要去祖院进修了,这段时间都会住在家里。”祖院位于祖城的西北角,距家里有些距离,但不算太远。就算远,绿渊也打算住家里。

“好,好!”绿涛高兴得合不拢嘴。

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儿子

居然可以进祖院进修。他本以为儿子一辈子都只能在生命绿海的底层混日子呢,毕竟如果未来不能修炼成为大人物。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祖院,那可是祖院啊!生命议会的入场券!在上亿树海族人的心目中,进入生命议会工作可以说是这辈子最好的出路了。

但是,绿涛有点儿担心祖院那些进修者会欺负绿渊,最近这段日子,他可是听到了不少风言风语。不过,他相信儿子能处理,毕竟这么多年来,儿子始终这么优秀,就是苦了儿子了。

绿涛心里轻叹一声,自己也很难帮到儿子。

回到家的绿渊发自内心地感到舒适,五年来的一切负面情绪都消除殆尽,他睡了个好觉,也想了个通透。

第二天,绿渊早起吃了顿绿涛为他做的早饭,后又解除掉自己耳朵处模拟出来的分叉,这才在绿涛和树蕴洁略显担心的目光中踏上了前往祖院的路。

这条路注定不会是坦途,不过有家人作为后盾,绿渊内心充实,自信满满。




推荐阅读: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斗罗大陆Ⅲ龙王传说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青山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17章 回家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