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临时会议

第13章 临时会议

自十二年前,天灾之劫开始爆发以来,生命议会监测到的天灾之劫共计四百三十九场,平均每年三十六点五场,平均每月三场。其中绝大多数都发生在无人的海域,可一旦发生在城市附近,便是毁天灭地的灾劫。

根据四百三十九场天灾之劫的强度和规模,生命议会将天灾之劫的强度划分为五个等级,其中终末级最高,其威能足以让十一阶月神陨落。不过发生次数也最少,十二年来只观测到三次,全都发生在无人的海域,所以不为普通人所知。

其次是末世级。末世级天灾之劫的威能相当于多名十阶星神燃烧生命产生的威能之总和,往往能让一城一海沦为死地,而且观测到的次数多达十九。

再次是毁灭级,其威能无限接近于十阶星神的攻击威力。

然后是恐慌级,其威能是数十名九阶强者燃烧生命产生的威能之总和最后是灾难级,其威能无限接近于九阶强者的攻击威力。

五个等级的天灾之劫的发生次数根据其强度的递减而逐渐递增,往年的发生频率都较低,但近几年来,各级天灾之劫的发生频率在大幅增加,这一现象不由得令树海族人多想并产生恐惧心理,有悲观者甚至认为生命绿海全城都会沦为天灾之劫之地。

以上五个等级的天灾之劫,说是堪比某某阶别的攻击威力,可真要派出同等级或者高一两阶的强者去应付,却无法完全消灭。

灾难级和恐慌级都还好,毕竟生命绿海九阶强者不少,而且还有训练有素的生命守卫,相对来说可以应对,可一旦天灾之劫达到了毁灭级乃至末世级就算是出动多名星神和月神都没有用。

一是因为星神、月神级强者数量少,分散得较开,不可能瞬间抵达天灾之劫爆发地;二则是因为天灾之劫不是人,不是兽,更不是物,它被暂定为扭曲大自然的怒火。它的能量源泉每时每刻都能爆发最强威力,而且衰减速度极慢影响范围大,让星神、月神难以招架。

因此,应对天灾之劫,唯有研究出相应的机制、能力和物品方才可行,仅凭强者们个人是不可能的。

当然,绿渊是个例外。不过,他不就是利用了某一物品的力量吗?

末世级天灾之劫万象风雷域,影响范围达半径数百海里,其核心区域时时刻刻都倾泻着十阶星神级强者的庞大威能,低于星神级的存在进入核心区域,瞬息便会被绞杀成灰烬,即便是边缘区域,也有六阶以上的威能,让人望而生畏。

树裕等一众追捕绿渊失败返回内海复命的

树尊、树圣就站在边缘区域的附近,他们各自动用手段,增强自己的视力望向黑暗云海。在他们的注视下,绿渊就像黑洞一样,无限吸收着万象风雷域的能量,其边缘地带迸发的风雷、玄火玄冰飞快消失,笼罩范围在缩小。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应该用不了一两天,它就会彻底消失。

一众树尊、树圣越发震撼,同时也很钦佩,不只是因为需要绿渊承受那种深入灵魂的痛苦,还因为他无私奉献的决定。他暴露身份留在此地消灭末世级天灾之劫,等于是把自己再次交给了树裕等人,交给了可能会赶来包围他的海事长老下属。

真是一个无私忘我的守卫者啊!许多树尊、树圣想起自己先前追捕他的行为,想起自己对他的恶意猜测,发自内心地觉得惭愧。

时间缓缓流逝,承受着无尽痛苦的绿渊让万象风雷城逐渐变小,与此同时大量生命守卫以及海事长老派来的援军赶到,其中不乏九阶强者。自始至终绿渊都没看见执政长老的下属,但他没有怨怼,他现在也没有空去想别的,而是全身心地投入消灭天灾之劫的首要事务中。

就在绿渊因一次末世级天灾之劫陷入绝境的同时,远在生命绿海核心区域的碧天岛中,即将开始一场重要的临时会议。

这是一座占地极大且空旷的木质碧绿色宫殿,宫殿的墙面及地板散发着淡淡的绿色光晕,把整座宫殿给渲染得明亮而舒适,宫殿的挑高足有上百米,穹顶上刻着庞大的人形图案,讲述着那些伟大英雄的故事。

在这广阔宫殿的中央,有二十二个直径达十米的树桩,树桩最上层摆放着形状各异的巨大座椅,其中二十一根树桩围成一圈。每根树桩都闪烁着微亮的绿光。在它们的中心,有一个直径足有三十米的巨大树桩,上面闪烁的光芒不是碧绿色的,而是一种奇异的绿金色。

在绿色光晕之中,点点金光闪耀。

“嗡!”整座宫殿的绿光猛然大亮,那些雾气和绿光涌动起来,凝聚成一个个巨大的身影。这些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都只是幻化的外形而已。他们实际上正是生命绿海生命议会的二十二位议员,其中排名第一的那位议员又称议长,是目前生命绿海的执政长老。在他之下,有负责生命绿海安全事务的海事长老,负责全海财政的财政长老,以及司法长老、内政长老等。他们分别执掌不同的权力,构成了生命绿海的权力核心。

二十二位长老齐聚,除了每年固定的一些会议外,必然是有要事发生,因此现场气氛显得很是凝重。

“这次召大家来开这

场临时会议,关系到一个人。”位于二十一位长老中央的执政长老缓缓地开口,那双苍老而威严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天灾之劫守护者。”话音落下,现场越发肃然。

关于五年前突然出现的天灾之劫守护者,诸多长老早有讨论,也做出了一些试探和寻找,但最终都不了了之。今天终于要揭晓谜底了吗?

“他其实是绿渊。”执政长老道。

“绿渊?"

“他不是死了吗?"

在场众长老惊疑不定,对于绿渊这个名字,他们都很熟悉。十二年前,天灾之劫爆发,正是他们二十二人同样在这座庄严的生命圣所开会,最终集体决定将生命绿海至宝苍穹珠授予绿渊使用。可那时的绿渊没能彻底让苍穹珠认主,因此在长达七年的过度使用后暴毙而亡,这是二十二人都知道的事。

这其中居然另有隐情!

“五年前,执政长老把苍穹珠赠予了他,并助他使苍穹珠认他为主了。"一个语气生硬的声音响起。

众长老闻声望去,看到了一张如刀削斧凿般硬朗的脸庞,正是目前生命绿海第二实权人物海事长老。

其实在十二年前,海事长老的威权还没有现在这么高。可天灾之劫的到来,天灾局的创建,生命守卫军的成立,都让执掌生命绿海海内安全事务的海事长老权力暴涨。近五年来,诸长老也曾想剥夺其天灾局或生命守卫军的执掌权,但都因为执政长老的退让而失败。久而久之,他的权力越来越大,甚至无可动摇。

他说的话,所有长老都信,于是生命圣所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执政长老,您居然把苍穹珠赠予了一个人族,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十一年前我就不同意把苍穹珠授予人族使用,可没想到您做得更过分!"

“您一定要给我们解释清楚!"

执政长老环视了一圈,声音立刻减弱。近五年来,他的权威虽然有所下降,但他仍然是执政长老,代表着生命绿海至高无上的权威!

”将苍穹珠赠予绿渊,并不只是我的决定,还有来自树祖的授意。"

执政长老的话再度激起了千层浪,但海事长老神色依旧,显然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在生命绿海,树祖是一切的开端,是树海族的开始。传说中,最初的树海族只是树祖的一片叶子和一颗果实。千百年来,他的强大、他的神话影响着每一个树海族人,他就是树海族的天,树海族的地,树海族的神!而整个树海族只有执政长老可以解读和传达树祖的神意。他拿树

祖来说事,顿时堵住了所有人的嘴,但是也有人不信。

“树祖已经多少年没有显示过神迹,传达过神意了?他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人族而苏醒呢?"

“我不相信树祖会把树海族的立足根本赠予一个人族。”

这两名反对者,一个负责生命绿海的农业,一个负责生命绿海海城、树城的规划和发展,地位都不算高,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亲近海事长老。

执政长老瞥了这两名反对者一眼,道:“我知道你们会不信,所以我才召开了这次临时会议。"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前段时间,海事长老来找我,说他终于找到了我赠予绿渊苍穹珠的证据,并打算展开行动,一旦成功就会将此事公之于众。我向他承认了这件事,告诉他这是树祖的决定,但他不信,于是我和他打一个赌。我不会动用任何手段去帮助绿渊,如果他最终不能回到碧天岛,那我就输了,如果他回来了,我就赢了。"

执政长老没有仔细说清楚输赢的惩罚或奖励,众多长老也没有问,他们的心太乱了,而且总算知道这些年执政长老为什么一直退让了!原来海事长老早就知道他把苍穹珠赠予出去了,只是没有证据,难怪这五年来他始终那么咄咄逼人。可是,既然这是树祖的意愿,执政长老为什么不早早讲清楚呢?

越来越多的疑惑出现在众长老的心头。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13章 临时会议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