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两大阵营

第11章 两大阵营

“太弱了......"

绿渊以前在无人海域见过万象风雷域,比起眼前这一场,那声音、那画面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这次的万象风雷域只有风雷没有万象,属于简化版。这让绿渊隐隐有些不安,但眼下风雷正在扩张,威能也在变大,他得先把眼下的危机解除了再去考虑其他。于是他伸出了双手,一只手按住雷丸,另一只手按住风源。

“轰!"“哧!"

惊天的爆炸声从绿渊的手掌中传出,条条粗壮如手臂的雷电劈在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他的另一只手掌则有无数道风刃爆发,穿透了他的手掌、手臂,乃至他的全身......

看到这一幕,下方的树尊、树圣们都傻眼了,呆立在原地。

不得不说,这一幕看上去的确很震撼、很恐怖,直接用肉身去抗衡天灾之劫的源头,绿渊简直是怪物!

但也只有绿渊自己知道,其实也只是表面上危险而已,实际上从他的手掌触碰到雷丸和风源开始,它们的核心能源就被苍穹珠如同黑洞一样疯狂地吞吸了,至于雷霆爆炸和风刃的切割,完全就是雷丸和风源在做“死亡”前的抗争。

对绿渊来说,消灭这场威能只相当于毁灭级的万象风雷域,的确很简单,可是过程中的痛苦却没办法避免,他的表情渐渐扭曲起来,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痛啊!真的好痛啊!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了!

被变异的自然界雷霆劈中是一种什么感觉?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这辈子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概率不会知道,但绿渊很清楚,因为他不止一次被劈过,已经总结出了经验。

首先,被雷劈会有一种被狠狠暴打的感觉,就像是被疾速坠落的重物从上而下撞击,死死撞倒在地上,很难控制自己的身体。

其次,雷电的温度极高,是太阳表面温度的五倍。被劈中时那种灼热的感觉是难以言说的,就像被千百把小刀同时刮骨,痛苦从内而外传递。

再有,雷电带来的冲击波会让身体所有器官都受到巨大的伤害,身上外物也大多会被撕裂、燃烧。如果是金属的话,还会熔化流入体内,意识也会陷入昏迷,大脑会被煮熟,浑身的体液都被烧干。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体验之一。

那被风刃穿透身体是什么感觉?仅仅用“刀剑穿身”来形容有点不恰当,因为风刃在体内的时候也会转动。搅动,甚至会迸发细小的风屑,深深嵌人四肢百骸,让痛苦达到无法抑制的地步。

下方海

面上的树尊、树圣们不能对绿渊的痛苦感同身受,但也猜得到绿渊现在处于什么境地。

原来他就是这样消灭的天灾之劫啊?用自身的肉体去硬撑!他们实在猜不到绿渊是怎么办到的,但只要一想到他曾经那么多次经历这种痛苦,就忍不住沉沉呼气。他们的心情很是沉重,特别是绿媚儿和树之歌这种曾被绿渊拯救过的人和受到上级命令,前来追捕绿渊的树尊、树圣们,此时此刻他们的内心极度复杂。

“轰隆隆!"

就在绿渊消灭天灾之劫的同时,忽然有震耳欲聋且整齐的步伐声响起。众多树尊、树圣转头望去,看到在海天交接的地方,有一片黑压压的人影正疾驰而来。他们身穿形制一样的命袍、命甲,个个都显露出一种受过训练的悍勇气质。

正是树海族最精锐部队之一的生命守卫。

这支生命守卫部队来自距此次天灾之劫爆发地最近的墨稻海城,总计三千人。他们前来此地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全军覆没的心理准备。纵然即将面对死亡,但他们依旧气势如虹,可还没等他们抵达日的地呢,就远远看见万象风雷域的威能在迅速减弱,不禁大感惊喜。

极少数视力比较好的生命守卫看到了乌云中的绿渊,忍不住大喊出声。“天灾之劫守护者!"“是天灾之劫守护者!"

兴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天灾之劫守护者的出现无疑是拯救了他们,重新给予了他们一条命,可能会遭受灾害的城市也被成功守护,他们怎么能不兴奋欢呼呢?

听到远方的欢呼声,树裕的神情却变得凝重起来。生命守卫的到来和绿媚儿的临阵叛变让此次抓捕计划走向了未知的方向,他有意无意地瞥向不远处安静站立着的树之歌,心中在飞快地筹算着下一步。

没多久,总计三千人的生命守卫部队来到天灾之劫凝成的乌云下,列车里的人们看到这一幕,哪还能不知道列车最前方发生了什么?他们心中顿时恐惧不已,但很快就有消息从车头传到车尾一天灾之劫守护者在附近,他正在消灭天灾之劫!

于是,欢呼声也从绿叶列车内响起了。

在喜欢或厌恶,表彰或惩罚天灾之劫守护者这件事上,向来是被完美拯救的人主张前者,而那些有所损失的人主张后者。

现场绿叶列车内的乘客和三千名生命守卫战士大多主张前者,只有极少数人会往深了思考一天灾之劫守护者为什么不去和官方合作,而是单打独斗?但这部分人很少,影响不了全局。

时间缓缓流逝,天穹上的风雷渐渐消失,不少树尊和树圣都

收回了目光因为他们根本无法从绿渊消灭天灾之劫的场景中学习到任何东西。

绿渊的身体肯定有特异之处,再不然就是他身怀重宝,否则他怎么可能以肉体凡胎之身消灭天灾之劫?

既然学不到有用的东西,那么他们就要思考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众树尊望了望天穹上的绿渊,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树裕,想着近些年势力越来越庞大的海事长老,以及事事避让的执政长老。

在他们紧张的心理博弈过程中,天灾之劫终于彻底消散了,将天灾之劫能源通过自身尽皆导入苍穹珠内的绿渊疲惫不堪。

“围住他!”这时,树裕冰冷的声音响起。

他话音落下,有四名树圣和二十多名树尊朝天穹上暴冲而去,而剩下许许多多原本前来追捕绿渊的树尊、树圣却没有动。

树裕冷冷地扫视了一圈那些纹丝不动的树尊、树圣,说道:“你们真以为海事长老是违法乱纪之辈吗?这次追捕行动是经过执政长老授权的,否则我们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到这位天灾之劫守护者?"

他的话音落下,现场顿时群情沸腾,众人蠢蠢欲动起来。

有部分树尊、树圣相信树裕,有些却不信,他们甚至怀疑海事长老有乱政和逼供之嫌,不然执政长老要是想抓绿渊,何必动用武力,直接召他回去不就行了?再有,绿渊一个劲儿地往内海逃,他逃什么呢?不就是去找执政长老吗?

在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前,有些树尊、树圣不敢轻举妄动,但仍有一些人做出了决定,其中有十几名选择听信树裕之言,支援先前那三十来名树尊、树圣、但同样有三十来名树尊、树圣飞上高空前去阻止。

天灾之劫守护者这些年来的付出大家有目共睹,今天他消灭天灾之劫的场景也清楚地展现在众人眼前,这种痛苦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承受下来的吗?这样一个为生命绿海付出巨大代价的人,要是因为高层政争而发生意外,他们简直无颜面对自己的族人,将来说不定还会背负千古骂名!

不只是追捕者,原本在绿叶列车上的树尊、树圣们也纷纷选择了立场,极少有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

一时间,从天空到海平面,足足上百名树尊树圣对峙起来,磅礴的气势如同火和水在激烈碰撞,互不相容。

“尽管走你的。”就在两大阵营的树尊、树圣剑拔弩张之际,始终沉默以对的树之歌往前踏出一步,清朗的声音响彻四方。

在所有人眼中,他的气势陡然暴涨,几乎凝成实质,耳朵上原本只有三处的

分叉飞快生长,长出了另外六处。

九处分叉,仿佛鹿角一样的交叉,给人一种玄奥的规律感!

“九阶!”在场众多树尊、树圣倒吸了一口凉气。

九阶树圣距离十阶树神仅一步之遥,即便在内海碧天岛也算得上大人物了。这样一个大人物站出来支持绿渊,现场如果没有超过十名的八阶树圣或者一名九阶树圣,不要妄想留下绿渊。

就在所有人这样想的时候,绿叶列车最后方又爆发出一阵惊人的气势。一众树尊、树圣惊骇地望去,顿时又看到一位耳朵上有九处分叉的九阶树圣踏空而来,仅从气势上看,比树之歌还要强几分。

树之歌转头一看,立刻受到战意和敌意的冲击,眉头一蹙,体内生命之力疯狂涌动。

两位九阶树圣的气势碰撞产生的爆炸力直冲霄汉,大战一触即发!

天空上的绿渊看到这一幕,心里面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感动?有一点儿。欣慰?也有一点儿。同时还有担忧,因为他不想让下方这么多树尊、树圣为了他而爆发战斗,要是他们不小心受伤或者死亡就不好了。

就这样束手就擒也没关系了吧?

这么多人都看到他消灭天灾之劫的画面了,难道海事长老还能把这件事压下去?有这件事铺垫,他应该可以如愿见到执政长老了,无论他接下来要面对些什么。




推荐阅读: 斗罗大陆Ⅳ终极斗罗 守护时光守护你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神澜奇域苍穹珠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11章 两大阵营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