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异事处

第2章 异事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在绿渊的“吞食”下,黑月逐渐缩小。

按照海上一众生命守卫的计算,最多再过两个小时,黑月便不会继续逸散死亡波纹火。本来会蔓延至德洛尔树城全境的毁灭级天灾之劫,即将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

实在是不可思议,这绝对是神迹,树祖降下的神迹!

原本以为自己必死的生命守卫在大起大落的心境下,忍不住高声欢呼起来,声音形成音浪,把海平面都震得轻轻发颤。

与此同时,黑月之侧,绿渊依旧在忍着痛。大量寒气侵入他的体内,与吸力碰撞后消失,即便以他的身体素质,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感受到全身骨骼筋肉的颤抖和哀号,他不再压制吸力,选择全力释放。

下一刹那,骤然出现的狂暴吸力将黑月撕扯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绿渊“吞食”黑月的速度暴增。短短十几秒钟,黑月就缩小了整整两圈,照此趋势下去再过三五分钟便会彻底消散。

海面上先是沉寂了一会儿,然后爆发出了更加响亮的欢呼声。

远在海岛上的黑袍青年见状,也激动得难以自持,口中喃喃自语,状若癫狂。眼看黑月越来越小,下方三千名生命守卫的心反倒提了起来,生怕出现什么意外。直到黑月终于完全消散,不再有一丝死亡波纹火逸散出来,他们才完全放心,激动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响彻天地,不绝于耳。

指挥使树穹更是激动得想哭,他当即跪倒在海面上,口中反复说着“树祖显灵,树祖显灵”。

不过,他很快便站起身来,收敛一切情绪,从容地指挥起手下来。

虽然黑月消失了,但仍有不少死亡波纹火与海洋相融,亟待他们分解、消散。

等所有死亡波纹火都被消灭了,他们才能宣告此次毁灭级天灾之劫完全结束了。

只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与绿渊无关了。

完成了对黑月的“吞食”后,绿渊悬在高空,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下方的生命守卫军,然后收回目光,头也不回地向南方的德洛尔树城飞去。

夜色消退,东方泛白。一身黑色命甲的绿渊从云层中掠过,目光在下方的绿色大海中扫过。

这片海洋的绿,绿得五花八门,有的深有的浅,但都澄澈通透,在朝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像是有一条条灵巧的银鱼。

在澄澈瑰丽的海洋中,生长着成百上千株需要数十人才能环抱住的古树,它们粗大的枝干向四面八方肆意地伸展着,有的探出海面,有的沉入海底,

每一根枝干上都修筑着大量由藤蔓和木头组成的树屋。一个个身穿绿色树衣的树海族人便生活在这片壮观的净土中。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生命之能,默默供养着这里的一切。

这里是生命绿海,是树海族人赖以生存的家园,也是刚刚被绿渊拯救的德洛尔树城。

德洛尔树城与生命绿海其他所有城市一样,是依靠着生命古树和由其衍生而来的树群而建的,根据生命之能的浓度和海树的密集度的不同,共划分出了两大城和四大区。

两大城分别是位于海面之上的上城和海面之下的下城。

四大区分别是:

树源区,即距离生命古树最近的区域;

树心区:指树源区外有序生长着海树的区域;

树群区,指树心区外围无序生长着海树的区域;再向外围,是零星生长着海树的自由树区。

城中每株海树的每根枝干都有固定的名称。绿渊最终降落在自由树区的羽橡树上城八十七支。

支是枝干的意思,但八十七支不是指第八十七根枝干,而是指八十七米处可供树海族人建筑房屋的枝干。

八十七支不长不粗,只有一栋二层楼的树屋,且距上下两支都有十几米远。此时树屋外有一名怀抱着树皮袋的青年正来回踱着步。他身材高大,清爽短发呈墨绿色,皮肤也是浅淡的青绿色。作为一名树海族人,他有着树海族人最显著的特征一狭长、尖细且有分叉的耳朵。

这名树海族人的耳朵有六处分叉,像是六个尖儿竖立在面庞的一侧,很像鹿角,但更柔和,且更精致,象征着树海族人的实力和地位。六处分叉,意味着这名青年是六阶树尊。

看到绿渊降落,青年绿昶忙走了过去,把树皮袋塞进他怀里,催促道:“快走快走。”

绿渊接过树皮袋,把它收入空间海贝中,无奈地对绿昶说了一句“知道啦!”他的目光越过绿昶的肩头,看向自己过去一年里生活的居处,有些不舍,但为了安全着想,他必须离开。

“那我走啦,改天见。”绿渊控制气流缓缓腾空,“对了,记得下次给我准备个树院学生的身份,我想尝一下当学生的滋味。"

绿昶向他摆了摆手:“知道啦,快走吧。"

绿渊也摆了摆手,可他刚刚转头望向无垠的苍穹,想要飞走,却忽然定住不动,眉头紧蹙:“不对劲。"

绿昶顿时警觉地问道:“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在他与绿渊的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

向,分别升起了八道璀璨的柱状绿光。绿光里面飞快浮现出了数十个玄妙的字符。字符交织成藤蔓状缓缓旋转,散发出庞大的生命气息。

“八方回风仪式.....”绿渊怔了一下,看向绿昶,问道,“怎么回事?"

八方回风仪式是树海族的中仪式法阵,命引珍贵,命势复杂,非七阶树圣不能成式。最主要的是,催动仪式的能量必须是碧天岛核心区的生命之能。而碧天岛的核心区正是树祖的所在地,属于树海族的禁地,非特殊原因不能入内。想在里面修炼,必须立下大功才行。

说这么多,意思很简单--布置八方回风仪式包围绿渊和绿昶的人,肯定来自树海族官方势力。

绿昶向绿渊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忽然,他转向北方。那里绿光环绕,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由虚变实。他大喝一声:“谁?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他话音才落,一个兴奋不已的声音便从那个身影处传来。

“生命历1732年7月21日,内海东磐海城爆发恐慌级天灾之劫游离风雷,后天灾之劫神秘消失,全城居民无一伤亡。”

“生命历1734年11月7日,外海桐源树城爆发毁灭级天灾之劫陨星天降。后天灾之劫神秘消失,全城居民无一伤亡。”

“生命历1735年4月29日,外海南崖海城爆发末世级天灾之劫冰狱之噬,后天灾之劫神秘消失,全城居民无一伤亡。”

“生命历1736年7月18日,内海天环海城爆发恐慌级天灾之劫虚无火山,后天灾之劫神秘消失,全城居民无一伤亡......”

“所有出现了天灾之劫,而天灾之劫又在短时间内神秘消失的城市,渐渐都有了天灾之劫守护者的传说。我不相信那些是树祖的神迹,我始终相信天灾之劫神秘消失,必然是有合理原因的。这三年来,我苦苦调查,今天终于有了答案!"

黑影早已走出绿光,来到绿昶和绿渊的近前。他左手捧着树皮本,右手执笔在其上飞快地书写着什么。

“生命历1737年7月26日,外海德洛尔树城爆发毁灭级天灾之劫死亡波纹火,天灾之劫被传闻中的天灾之劫守护者吞食,全城居民无一伤亡!"

他停下笔,抬起头看向绿渊,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我终于找到你了,天灾之劫守护者!"

绿渊沉默着不说话。

绿昶则沉着脸问道:“你究竟是谁?"

黑袍青年右手向前一摸,拿出一块碧绿色的木牌竖在绿昶和绿渊的面前

:“异事处,树裕。”

绿渊一听名字就觉得那是个官方组织,不由得转头望向绿昶:“异事处?"

绿昶果然知道,他的目光变得有些阴郁,语气说不清地凝重:“异常事件调查处,隶属于天灾局,而天灾局隶属于海事部。”

绿渊闻言沉默了几秒钟,方才点点头,道:“哦。”

绿昶向绿渊解释完,又看向树裕,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树裕望向绿渊,认真地说:“当然是请天灾之劫守护者跟我们回异事处接受调查。"

绿昶忍不住冷笑:“真是笑话!"

树裕怔了一下,认真地问道:“怎么就是笑话了?你说,我听着。"

绿昶义愤填膺,张口欲言,一旁的绿渊却按住了他的左肩,冲他摇了摇头:“没有意义。”

绿昶猛地惊醒:“是啊,没有意义。”

近年来,天灾局的职权越来越大,行事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偏偏掌控其主管部门一生命绿海安全事务部的那位二长老,在生命议会中的话语权与日俱增,连执政的大长老都无法完全压制他。

那么回到眼下,树裕甫一追寻到绿渊的足迹,便不顾他才阻止了一场浩劫的功劳,动用八方回风仪式将他困住,言语之间也是颇为强势,显然不可能因为绿昶的寥寥几句就善罢甘休。

不过绿昶多少还是心存一丝幻想,他先是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他不能跟你走,他隶属于执政长老的隐秘机构隐海。"

绿昶说话时,从空间海贝中拿出了一块碧绿色的木牌。木牌上雕刻着一名惟妙惟肖的老者,正是生命绿海生命议会的议长。

树海族内部多称议长为执政长老,不了解生命绿海的外族则多称其为大长老。他是生命绿海没有争议的最具权势者。不过,最近几年里,他的权威屡屡受到挑战,挑战者正是先前所说的二长老,即海事长老。两人关系之差,早已趋近于明争暗斗。

作为海事长老麾下最得力部门异事处的成员,树裕自然不惧怕绿昶手中的木牌,只听他语气平静地道:“不管他是谁的人,今天都得跟我回异事处。"

绿昶顿时大怒道:“你!"

他话音才落,那八道柱状光芒骤然大亮,磅礴的生命之力从光柱中散发出来,朝绿渊的方向席卷而去。

感受到生命之力的剧烈波动,绿渊却笑了:“你想带我走,干吗一直跟他讲话?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树裕闻言抬起头,只见绿渊的左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黑色的

长弓,弓身足有一米五长,弓上无箭,但他右手虚拉弓弦,立刻有一股洪流似的能量朝他手指尖凝聚而去,飞快形成了一支淡绿色的箭矢。

长弓微动,调整方向,箭矢指向树裕。

被绿渊的箭矢指着,树裕却笑了:“你指我没用啊,要破八方回风仪式,你得射风源,而且如果我的调查结果没错,你只有三阶吧?说到这里,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才三阶就能消灭天灾之劫。照此推断,说不定你还真能破八方回风仪式呢。"

树裕忽然有点儿期待了。

绿渊低头看了一眼树裕,然后面无表情地松了弓弦。紧跟着,低沉的破空声响彻天地。




推荐阅读: 冰火魔厨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仙者 万相之王(萬相之王)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苍穹珠 第2章 异事处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