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魔族月神

北月殇晨穿梭在这座罪恶之城里,记录着灵体研究人员们的疯狂举动,以及来自人族三域、魔域、妖域、兽域、无尽蓝海、岩浆赤海、生命绿海、神圣澄海等地生灵完整灵识的恐惧与痛苦,还记录着那些成功的灵造灵体的强大,他们的变化,在灵体研究员们的刻意引导和培育下,他们对诸域诸族的恨,他们的毕生愿望。

没错,幽灵青海研究灵造灵体,首要目的的确是想繁衍生息,但目前他们所要解决的第一要务可不是繁衍生息,而是引发规模更加庞大的战争,制造更多带有负面情绪的灵识,所以他们需要战士,需要死士。

北月殇晨怒火冲天,但暂时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身披神魂魅影,穿行在放逐之地记录证据。

时间缓缓流逝,一小时过去,正潜藏于阴暗处的北月殇晨忽然浑身发冷,幽冥珠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身前,他的灵识忍不住战栗。

他强忍着没有转头向西北方向望去,也没有开启灵视,因为他已经通过幽冥珠察知那边有两名十一阶强者。他们突兀地出现,毫无征兆。

这两名十一阶强者中,有一名的灵识之力深不可測,像汪洋一样浩瀚,而另一侧的人有一种邪恶之感,煞气冲霄。

如果北月殇晨没见过魔族生物,肯定不会知道那煞气意味着什么,那是魔族专有的能量。

十阶强者,一名来自魔族,一名来自幽冥青海,他们来这罪恶之城里谈合作吗?由魔族支持幽冥青海研究灵造灵体的情形,必然可以作为重要证据。

北月殇晨在沉思,在踌躇。

他细数自身的优势,有幽冥珠,有冥王守护,有冥座,有诸多的保护机制,如果行动不出错的话,他其实完全有能力记录下他们的见面会谈,然后遁逃。

可是,北月殇晨从未见过十一阶强者全力出手,他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强,所以他不敢冒险。

可是,他又不甘心。

就在北月殇晨纠结的时候,那两名十一阶强者渐行渐远。

北月殇晨犹豫了几秒,决定去他们刚才见面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不过直到他们两人离去许久,北月殇晨仍然没有动。

经过之前在岩浆赤海被魔族强者发现的事,他对魔族生物的天赋和实力有了更深的了解,因此即便有神魂魅影,他也不敢过于放肆,甚至不敢远距离直视十一阶强者所在的方位,生怕暴露自己。

足足半小时过去,北月殇晨才敢转头望向先前十一阶强者所在位置,没有任何异样发生,他这才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慢慢靠近那个位置。

那里是这座罪恶之城的西北角,以全城的布局来看并不起眼,但能让两名十一阶强者在那里齐聚交谈,定然不会简单。

小心潜行了约莫半小时后,北月殇晨来到了目的地附近。

这片区域建造在临海的悬崖上,入目全是不起眼的灰白色石屋,不过仅仅是看上去不起眼而已。

根据北月殇晨从墨衢他们那群灵体的灵识中读取到的记忆,他能辨识出这条狀石,产自幽灵青海。

之所以叫狱石,是因为它可以锁住一切气息,以及对方所能爆发的部分力量,包括灵识之力、生命冗息,圣力和魔气。

简单来说,它为物不封。

按理来说,放逐之地深处的罪恶之城,是幽灵青海守备最为严密的地方,那眼前的狱石建筑群又是用来隐蔵什么的呢?

在思考之时,北月殇晨用神阶灵识之力开启灵视,朝狱石建筑群望去。但眼前的画面非常模糊,只能隐约看见这狱石建筑群中似乎有路通向悬崖下的山腹,而山腹又有路通往远方的海洋中。

北月殇晨沉默了许久,心中思虑重重,他的猜测该不会成真了吧?

片刻后,北月殇晨咬了咬牙,准备冒险去记录证据。

这个决定并不突然,他已经深思熟虑了很久。

做出最后决定后,北月殇晨整理了一下自己所有的底牌,定了定神,这才披着神魂魅影向狱石建筑群走去。

这里没有守卫,也没有灵体往来穿梭,看似毫无防备,但幽冥珠时时刻刻给北月殇晨发出警示。

北月殇晨心神紧绷,确保自己下一秒就可以将冥座释放出来,然后传送到千里之外的地方去。

在狱石建筑群探索几十秒后,北月殇晨按照灵识的指引,选择了其中一座建筑,而后伸出手朝石门推去。

灵识之力自脑中牵引而出,作用在石门上,石门与地面摩擦,发出轻响声,缓缓被推开。

听着石门摩擦地面的响声,北月殇晨的心都差点要跳出来,整个人寒毛竖起。此时此刻,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爆他的内心紧张情绪。

不过,让北月殇晨庆幸的是,一直到他将石门推出一条足够通行的缝隙,也没有魔族生物或灵体发现他。

他当即借助夜色下的阴影潜入其中,环顾四周,发现这石屋内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敞亮着红色光芒的地下通道。台阶倾斜向下,也不知道延伸到了什么地方。

北月殇晨站了几秒钟后,深吸一口气,迈步向地下通道走去。

当北月殇晨缓慢而小心的脚步落在最后一段时,俨然看到一座城池。

一座由一根根巨大石柱支撑的城池,规模比地面上的罪恶之城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这还不是地下城的全貌。在石柱林立的北部一侧,还有一个巨大的山洞通向海洋。

北月殇晨正要前去查看,幽冥珠却给他了最大的警示,飞快的震颤了起来。

他的神识像是爆发了十级地震一样,根本没有时间思考,他下意识地将冥座从天圆中召了出来,使其浮现在他的身下。

与此同时,北月殇晨看见一个黑色的纤细身影出现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对方有一双遮天蔽日的羽翼,头上有一对弯曲狰狞的兽角,眼睛里充斥着血色。

这黑色身影望向了北月殇晨,一道黑色的波纹随之而至,快如闪电,瞬息便来到北月殇晨的面前。

黑色波纹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作灰白色,失去了生机。

北月殇晨心中大惊,但已经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色波纹扩散而来。

黑色波纹最先波及他的脚掌,强大的吸扯之力将他体内的黑暗元素尽数扯出,即便是黑暗元素本源也没有留下,然后是小腿、大腿、腹部,黑色波纹所过之处,除了生机和灵识被幽冥珠强行护住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被吸扯走了。

北月殇晨心中一阵冰凉,他明明已经足够小心了,可没想到还是做得不够。按照他的计算,本不应该是这样。

天戈说冥王守护可以抵御十一阶强者的全力一击,可这黑色波纹波及他时,冥王守护却没有被激发,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思绪还在转动,但疲惫感和虚弱感突然袭上心头,他昏迷了过去、在他失去意识前的瞬间,冥座终于启动,将他挪移走了,他的下一秒,黑色波纹回到了那道黑色身影的体内….

“我在哪儿?”

北月殇晨依然虚弱,但能够记起自己昏迷前在罪恶之城的狱石,一 个疑似魔族十一阶强者用黑色波纹重创,但他现在竟然躺在实物上,天花板应该也是实物。

幽灵青海的生灵都是灵体,所以他们不太依赖实物,只有大地与一些特殊的木质和矿石是实物,譬如狱石,其他全都是灵体状态。

如此说来,他现在极可能已经不在幽灵青海。可他昏迷前明明将传送坐标设在—个此前到过的地方,仍在幽灵青海才对。

“你醒了。”

正当北月殇晨疑惑之时,一个声音自灵识维度响起。

北月殇晨转过头去,发现一个看上去与人族少年几乎一模一样的灵体朝他走来了。

“你是谁?”

北月殇晨猛地坐了起来,却感觉腰部以下酸软无力。他神色微变,尝试着动了动脚,发现虽然挪动困难,但基本上没有大碍。

紧跟着他又引动了一下元素之力,却无论如何也汲取不了一丝。

这是他出生到现在,在修炼方面碰到的最大问题。但他神色不变,心中只是感慨,幸好不是完全瘫痪无力。

因为在昏迷前已经有所预料,所以北月殇晨早有心理准备,他没有自怨自艾而是抱着希望。

他一边在检査自身,一边则在观察那名少年灵体,始终没有任何的波动、他腹部以下的黑暗元素本源和元素之力虽然消失殆尽,但他的整体实力已经从六阶跌到四阶,但这并不妨碍他是幽冥珠的主人,可以动用大量的神阶灵识之力。

在灵识层面,北月殇晨仍然强大。

“我叫周复,是我救你,你别对救命恩人有这么大敌意吗?少年没好气地道。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知道我是人吗?“北月殇晨微微一愣,先感谢,却又觉得很疑惑,只是语气缓和了一些。

“我知道你是人啊,怎么,人就不能救吗?”周复白了北月殇晨一眼。

“呃……”

北月殇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感觉周复对他没有恶意,于是渐渐放下戒备,仔细观察起周复来。

片刻后,北月殇晨得出结论:“你不是善灵吧?”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二维码,滴滴喊你免费打车了,只要点开就有20元红包哦,还没有领取的书友赶紧来领取吧!


大家可以先将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下来,再通过微信去扫描打开哦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领取淘宝618超大红包,最高618元:¥rEc4XUGzVZO¥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86章 魔族月神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