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冥一

    “原来是个小家伙,你好像很惊讶。嗯?你不是神阶?没有神识就可以入侵我的灵识世界,有点意思。”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在笑。

    “你是神吗?”连续不断被说破身份特征,北月殇晨沉默了片刻后,忍不住问道。

    “算是吧。”那个声音的主人轻笑出声,没有炫耀或自傲,只是语气平静地道,“你是人? 蓝域人族?我好像知道是怎么一一回事了,呵呵。”

    北月殇晨继续沉默,有一种内心的秘密被撞破的不适感。而且,听见那个声音的主人承认自己是神,北月殇晨忍不住警惕起来。

    神阶存在,迄今为止北月殇晨只见过大长老-一人。大长老虽然从未在他面前显露过全部实力,但仅表现出来的那一部分就已经可怕得吓人,更何况北月殇晨此时面对的是一名不知善恶的神阶强者。

    北月殇晨犹豫着要不要断掉连接,可是机会难得。

    略作犹豫后,北月殇晨还是小心翼翼发问:“敢问您是 光明族的吗?”

    “我啊?我勉强算是人族吧。”那个声音的主人想了想,回答道。

    闻言,北月殇晨顿时松了口气,有点开心,又有点疑惑,开心的是知道人族有隐藏的神阶强者,疑惑的是对方是谁,因为到目前为止,人族三域明面上只有三位神阶强者,而哪一- 位都不是光明属性的。

    似乎是“看”出了北月殇晨的疑惑,那个声音的主人也没有解释,只感慨道:“在我生命的尽头,很高兴认识你。”

    北月殇晨忽然又悲伤了起来,是啊,他可是专门找的一一个光芒暗淡的灵识。

    暗淡意味着即将逝去。

    “我也很高兴认识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很快,北月殇晨收起悲伤的情绪,出声问道。

    “叫我冥-吧。”那个声音的主人道。

    “冥前辈, 我是通过特殊的途径联系到您的。在联系之前,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您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吗?我之前想的是,不会让对方免费教我,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东西能够与您进行等价交换,您有什么好的提议吗?”因为时间紧迫,北月殇晨开门见山地道。

    “学习?你想学什么?”冥一没有提报酬,而是反问道。

    “只要是有利于人族崛起的,我什么都想学。”北月殇晨认真地答道。

    “如果这个方法比较邪恶呢?”冥一饶有兴味地道。

    “那要看具体怎么个邪恶法。”北月殇晨毫不犹豫地道。

    “我大概知道了,呵呵。”冥-笑了笑,道,“那我就先教你修炼灵识之力的办法吧。”

    “太好了!”北月殇晨听闻此话,忍不住狂喜。

    这就是人族目前最缺乏的东西!

    “渡灵,这是一一种仪式,人在死的时候,多少会有一些遗憾或怨气,你通过渡灵仪式化解他们的痛苦,解渡他们的灵识后,就可以吸收他们的灵识蕴含的那一部分灵识之力。”

    冥一在跟北月殇晨介绍完后,开始详细地告诉他使用渡灵仪式所需要做的准备,以及完整的流程。

    北月殇晨听在耳中,记在心里,但没有尽信,因为他连冥一是谁都不知道。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北月殇晨不能因为冥一态度好就立 马相信他,需要进行多次试验后,才敢放心使用渡灵仪式。

    “请问这渡灵仪式只有我可以用吗?”北月殇晨在记下与渡灵仪式相关的所有信息后,忙问道。

    “只要愿意,所有人都可以用。”冥一道。

    在短暂的狂喜后,北月殇晨又问道:“那您需 要我回报您什么吗?

    “我一个将死之人,没什么需要的,只要你记住我的名字就好。”冥一的语气很平静。

    北月殇晨听得出来,冥-是真的很平静。

    他正想对冥一再说些什么, -阵强烈的疲倦感忽然袭来,他忙和冥道:“前辈,我得先走了,下次我再来找您,如果您不忙且愿意见我的话。”

    “想来就来吧。”冥一的声音渐渐远去,北月殇晨猛地昏迷了过去。

    昏迷前,他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 灵识匹配持续的时间还与对方的境界有关,对方实力越强,交流时间越短,自已消耗的灵识本源也就越多。

    所谓灵识本源,是北月殇晨自己想出来的概念,他认为正是因为灵识本源在灵识匹配中被消耗殆尽,他才会陷人昏迷,而灵识本源只能靠时间来恢复。

    与神阶进行远距离交流,果然是件极费心力的事。自北月殇晨那次昏迷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

    这一周内,许多人来看过他。

    如月阳城城主徐策,他希望北月殇晨能够从源头解决这次灾难。

    如齐或等魂士,他们已经将北月殇晨当作祖师来对待。

    又如被火离姬操练的灵识护卫队成员,此时他们也将北月殇晨看作一一个极其重要的人。因为他们不但在接受火离姬的训练,还从水城的五名匠师那里拿到了诸多灵识元器,成了全蓝域第二支可以有效杀伤灵体的队伍,也有可能是第一支能够与灵体正面交锋的队伍。

    只凭此一项,他们必将名垂青史。而这一- 切,都因为北月殇晨。

    在北月殇晨陷人昏迷后,徐策为北月殇晨找来了许多名医和水元素操纵者、光元素操纵者,但都没能成功让他苏醒,好在他呼吸正常,体内黑暗元素之力正常流动,不像是出事的样子。

    联想到北月殇晨对灵识研究很深,人们都猜测他是灵识出了问题。

    事关灵识,齐或等人虽懂,却也不敢乱治疗,毕竟他们才步人灵识研究的新纪

    元,处于起步状态。

    人们只能静静地等待,等待北月殇晨自行醒来。

    在北月殇晨昏迷期间,一直在月阳城海域踌躇的童青,以及另外一名五阶冥尊琉石终于决定出海。

    他们不是去龙目岛找灭灵使,而是去找自己的直属上司鸦羽冥子。

    面对前有狼、后有虎的局面,童青唯- -能指望的,只有那性格温和、礼贤下士的鸦羽冥子了。

    不过此次回去,童青还是抱了必死决心的。哪怕鸦羽冥子拿他当替罪羊他也认了,他必须将北月殇晨的能力以及北月殇晨对幽灵青海构成的威胁明明白白地告诉鸦羽冥子,让鸦羽冥子知道在他们完成梦想的路上,北月殇晨是一块多么大的绊脚石。而且北月殇晨必须死,但死之前得交出那个让其变成强者的宝物来。

    童青确信北月殇晨绝对掌握着某种宝物。

    灵识层面的研究的发展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循序渐进的,如果北月殇晨达到那种境界,是因为他自身的能力,那么按理来说,全蓝域应该有为数众多的灵识修炼者才对。

    毕竟以童青对人族的了解,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族在面对种群崛起的抉择时,都会坚定不移地选择无私奉献,这是数百年来根植在他们心底的信念,所以童青可以肯定北月殇晨没有具体的灵识修炼方法。

    那就绝对是因为宝物!

    做出决定后,童青带着琉石踏上了返程之路。

    他们是灵体,可以飘浮,因此不需要船只。

    在飞跃海洋的途中,他们像两只海鸟,不时交流,或停下来恢复状态-连几天过去,童青和琉石终于来到了一片空旷的海域。

    在这片海域的中央,有一座被结界掩藏了踪迹的巨大岛屿,岛屿上有一-座座幽灵青海风格的建筑物,数不清的灵体飘荡在道路上。从建筑物的老化程度来看,这座岛屿之城已经建成许久,应该是幽灵青海针对蓝域设的-个据点。灵体不仅将这

    里当作一个应对外族的军事基地, 还将其当作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地方。

    这座岛屿叫鸦羽岛,由鸦羽冥子建成并命名,是幽灵青海近年来对外活动的重要基地之一。

    童青来到距离鸦羽岛三十海里的地方便不再继续前行,而是在一一个 留有灵识浮标的地方静静等待。

    约莫过了半小时,远方蔚蓝的海洋中缓缓漂来一艘独木舟, 舟上有一个摆渡人,正用平静的目光望向他们。

    乘坐摆渡人的独木舟,童青总算回到了鸦羽岛。

    凭借他曾统领一岛事务的地位,童青很快便得到特许,可以面见鸦羽冥子。鸦羽冥子住在岛屿中央最高处,-座 被称为“冥宫”的独特建筑中。

    在冥宫的最中央,有一座内里空荡,只有四根立柱,地面以墨色石板铺成的大殿。鸦羽冥子盘坐在大殿中间,吸收着天地间充裕的灵识之力壮大自身。

    不同于幽冥珠中的灵识之力,灵体用来修炼的灵识之力是生灵死后缓慢流逝在空中的灵识飘散出来的能量。

    任何生灵的灵识都具备些能量, 只是他们不会激发使用而已,但死时总会流逝,回归天地。而按照蓝域对其的分类,这种能量可以称为灵识元素。只是截至目前,蓝域人也仅限于知道它的存在,并不懂得如何修炼。

    童青无声无息地飘人大殿,鸦羽冥子立刻睁开眼睛,远远望向他,疑惑地问道:

    “怎么用了那么久?

    童青在前去抓捕北月殇晨前,向鸦羽冥子汇报过自己的行动细节,因此鸦羽冥子有些不明白,即便行动失败,童青为何现在才回到鸦羽岛。看童青的状态,虽然受了些伤,但不至于花那么长时间治疗。

    童青走到鸦羽冥子身前,跪倒在地,道:“冥子大人, 我是来请罪的。”“说说吧。”鸦羽冥子以为他是在说抓捕北月殇晨的行动。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二维码,滴滴喊你免费打车了,只要点开就有20元红包哦,还没有领取的书友赶紧来领取吧!


大家可以先将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下来,再通过微信去扫描打开哦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领取淘宝618超大红包,最高618元:¥rEc4XUGzVZO¥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24章 冥一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