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毫无尊严

    峡谷中。

    目睹北月殇晨闪现在各处,伸手轻拍灵体然后将他们清除这一画面的两名五阶冥尊,此时已经被北月殇晨吓得动弹不得,见他望来,浑身忍不住颤抖,然后跪倒在地,同时大声高喊:

    “我们投降!

    六阶冥尊童青震惊地望着自己毫无尊严的两名手下,心中极为不齿,膝盖却控制不住地打战,不由自主地软倒在地。

    直到跪在地上,他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跪下了。

    他看见北月殇晨将目光从两名五阶冥尊那里转向自己,立刻着急地大叫道:“我也投降!

    他那模样,像是生怕晚了-步。

    看着三名跪倒在地的冥尊,北月殇晨有些吃惊,又有些无语。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拍了拍手,让峡谷两旁的自由者、操纵者下来,又令其中几人用五名匠师制作的灵识手铐、灵识脚铐将这三名冥尊铐起来。

    至此,原本想要擒获北月殇晨的-队灵体要么消散,要么被擒获。

    看着这跪倒在地的三名冥尊,众多自由者和操纵者的神色哀怨到了极致。

    北月殇晨看着他们,也有些尴尬:“对不住大家了, 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听了他的话,众多自由者、操纵者-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腹诽:你是不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什么误解?

    “但是你们不要灰心,你们这支队伍肯定会发挥应有的作用的!”北月殇晨鼓励道。

    众人听到这句话,恨不得拍死北月殇晨,但脸上不敢有任何表露。

    当然,他们更恨的是跪倒在地的三名冥尊!

    他们怎么这么没尊严呢?说跪就跪,说投降就投降!真是废物!

    众多自由者、操纵者咬牙切齿地想。

    火离姬站在北月殇晨身后,看着这群唉声叹气的自由者和操纵者,有些怜悯。之后,经过短暂的交接,北月殇晨便让自由者、操纵者们返回水城,多少有些清楚自身实力的北月殇晨觉得自己大概率是用不着他们帮忙了。

    童青和另外两名五阶冥尊则被北月殇晨和火离姬留在身边,用来审讯。

    临走的时候,五名匠师还依依不舍地多次向北月殇晨表示,能不能继续跟着他,进行灵识方面的研究。

    但现在的确不是时候,北月殇晨只能遗憾地拒绝他们,不过,在他们走时,北月殇晨吩咐了他们一些事。

    自由者、操纵者们离去后,天色便渐渐暗了下去,北月殇晨和火离姬领着三名灵体,深人密林之中,在一处绝对黑暗的地带休憩。

    三名灵体被北月殇晨用灵识之鞭捆绑在一株大树下,- -副淡然赴死的模样。经过最初的恐惧,他们多少已经平复了些,至少表面上不会表现得毫无尊严。北月殇晨也不急,就那么晾着他们,与火离姬在林中找来食物,吃饱喝足后,才来到他们的面前。

    “交代-下吧。”北月殇晨淡淡地道。

    三名灵体都不说话。

    他们奉冥子的命令前来蓝域,失败就意味着死亡,况且现在又有灭灵使威胁,他们更是没有一线生机, 怎么可能被北月殇晨吓到?

    “你们一共有三个灵体,但其实我只需要一一个。”北月殇晨道,“你们可能觉得死没什么大不了,你们本来就是死亡生灵的灵识的聚合体,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有的时候活着比死亡更恐怖。

    北月殇晨的语气很平静,但不知为何,童青颤抖了一下,他有种不祥的预感,眼前这名清秀的少年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温和。

    他猜得没错。

    从黑暗之城走出的元素修炼者,没有一一个是温和的,他们与黑暗为伴,在黑暗元素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性格都有些孤僻冷漠,有一些人更是 显得冷血。

    蓝域百分之九十的刺客都是从黑暗之城走出来的,剩下那百分之十里面,有百分之九都在黑暗之城进修过。

    审讯是他们的必修课。

    北月殇晨的性格的确相对温和,如果让他对同族人严刑审讯,他会有心理障碍,但灵体杀死了不知道多少他的同胞,审讯起将他们的灵识拼凑在一起的灵体来,北月殇晨不会有一-丝心理压力。

    虽然被威胁,但童青等三名灵体依旧没开口。

    北月殇晨也不着急,只淡淡地道:“我 只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到时候如果再没有人站出来,那我就会随便挑一个。”

    话音落下,一片沉默。

    时间一秒秒地流逝, 半分钟后,正静静看着三名灵体的北月殇晨站了起来,开口道:“算了, 看你们也没有交代的意思。

    他话音落下,右手指尖喷出一缕灵识之力, 飞快凝聚成尖锐的短刃,虽无寒光冷气,却让三名灵体打了个冷战,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苍白。

    灵识短刃被凝聚出来后,他又伸出左手,一缕紫红色的火焰袅袅升起,照亮了四周。

    火焰升腾,隐现透明色的冷光。

    灵识短刃伸人灵识之火中,颜色骤然变成暗沉的黑色,照耀着北月疡晨白皙的脸庞。在童青等人的眼中,他是那么阴森可怖。

    北月殇晨举起燃烧的灵识短刃,轻轻挥动了两下,然后蹲在了一名灵体的身前,灵识之火照映着这名灵体恐惧的眼神,只见这名灵体下意识做出吞咽动作,飞

    快地扭头望了- -眼童青,然后露出了豁出去的表情。

    “我说!

    北月殇晨闻言,收起灵识短刃。

    “我叫乌冬,拜在鸦羽冥子麾下,受他之命,前来蓝域近海,秘密猎捕不受重视之人,用他们的灵识进行实验,实验目标为‘灵造灵体’,但至今仍未成功。”灵体乌冬飞快地道,“不久前, -场地震让灵 造灵体的实验失败品散落四方, 鸦羽冥子立即下令,让我等回归幽灵青海,但这时,你破坏失败品传染性的消息传来,让我们看见了希望,于是我们在童统领的指挥下,来此处埋伏。”

    乌冬的话证实了此前北月殇晨的一-系列猜测,他望向乌冬,神色冰冷地道:“说一.些我不知道的。”.

    “ 什么是您不知道的?”乌冬小心翼翼地望着北月殇晨,无视另一名灵体和童青的怒视。

    幽灵青海的灵体是由大灾变时死亡生灵的灵识组合而成,他们不仅成长上限被固定,性格也会受到前世灵识的影响,刻印在他们的灵脑之中,终生无法更改。乌冬胆子不小,却害怕痛苦。

    “你们在哪里进行实验?”北月殇晨问道。

    “在蓝域人命名为‘ 龙目岛’的地方,不过地震来袭,火山爆发后,大部分实验室都被摧毁,剩下的也都被我们自己毁去了。”乌冬颤抖着道。

    “鸦羽冥子在哪里?”北月殇晨问道。

    “我不知道。”乌冬说话时,有意无意地看了- -眼童青。

    北月殇晨看见他的目光转向童青,没有说话,没有任何表示。

    “实验流程和方法。”北月殇晨问。

    “我不是实验人员,我也不知道。”说话间,乌冬又望了眼童青,引得童青对他怒目而视。如果不是一-旁的火离姬冷冷注视,童青真想-口咬死乌冬。

    “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多少队伍来到蓝域?分别在哪里?”北月殇晨问。“来蓝域的队伍很多,但在哪里我不清楚。”乌冬回道。

    “安插在蓝域的卧底名单。”北月殇晨继续问。

    “这我知道。”乌冬可能是觉得自已有点用处,有了活命的希望,忙给北月殇晨报出一个又一个名字。

    这时,童青和另外一名五阶冥尊已经绝望了,他们怎么会认识这么一个胆小的家伙?

    北月殇晨将名字-记下后, 便不再问询乌冬, 而是从兜袋里拿出一个鹅卵石大小的玻璃罐。

    玻璃罐散发着浓郁的灵识气息,北月殇晨稍微往里面注人一丝灵识之力后,玻璃罐立刻爆发出吸力,将乌冬吸人其中。

    这也是五名匠师制作的一-件灵 识元器。

    将玻璃罐收起来后,北月殇晨望向另一 名五阶冥尊,刚想要在其隐含恐惧的目光下进行询问的时候,北月殇晨忽然面色苍白,无声无息地栽倒下去,- -旁的火离姬同样如此。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五阶冥尊和童青都有些蒙,正在此时,-一个冷漠的声音在童青的脑海中响起。

    “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尽快脱身,来龙目岛。”

    童青听见那个声音,悚然-惊,旋即心中狂喜。

    这是灭灵使的声音,是灭灵使影响了北月殇晨和火离姬,让两人无声无息地栽倒了。

    不过,经历丰富的童青有许多疑惑。

    灭灵使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北月殇晨和火离姬两人?他为什么要自己去龙目岛?作为-一个专门监督冥子的机构成员,他们的秉性绝不向善,而是穷凶极恶。

    自己的计划已经连续两次失败,这样一一个凶恶的灭灵使见到自己后,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童青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灭灵使会先逼问他有没有泄露重要的信息,然后杀死他。

    童青无法对灭灵使撒谎,因为他确定灭灵使有办法识破他的谎言,那说真话呢?虽然他没有泄露任何消息,但乌冬是他的手下,乌冬犯的错等于是他犯的错。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灭灵使都有杀他的理由。

    至于为什么不现在直接杀死他,大概和放北月殇晨和火离姬活命一样,能力不够吧!想来也是,千里传音和千里杀人是两码事。

    可如果不去龙目岛,他能去哪里?去找鸦羽冥子?可是去找冥子,会不会给他带去麻烦?-

    时间,童青心乱如麻。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免费领取精美礼品一份,每个人都能参加哦:¥SfVxXjYFLp6¥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17章 毫无尊严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