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前任冥王

    北月冥子驾临天弓城的消息很快便“人尽皆知”,将天弓城近年来低途不不振的气氛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欢腾与兴奋。冥子的降临意味着前任冥王的觉醒,这种坚信冥王可以带领他们重归荣耀的子民们又一次有了活力。

    在与天戈商定完计划后,北月殇晨便在专人的安排下,住进了城主府名下一栋临街府邸。

    他的冥子身份引来前任冥王无数虔诚的信徒参拜,整条街几平都被灵体们占据了,一些强大的冥皇也托各种关系前来拜见。

    对于这些强者,北月殇晨当然是来者不拒,须知他前来幽灵青海可不单单是为了万灵珠,他还要收集资料反馈给大长老。

    不过天弓城内冥皇们知晓的信息很快便被北月殇晨“榨干”了,于是北月殇晨闭门谢客,专心修炼,以及研究起灵体召唤仪式来。在他看来,以他目前的实力以及对幽冥珠的了解程度,灵体召唤仪式是他最强的手段和最大的底牌。

    正如元素法阵一样,灵体召唤仪式也需要一步步试错,逐渐地完善,因此每一种灵体召唤仪式都很珍贵,绝大多数都是秘术。

    可天戈是什么地位?他是天弓城的副城主,是前任冥王在位时期的冥神级强者,他知晓的灵体召唤仪式远超寻常灵体的想象。又因为北月殇晨的冥子身份,他对北月

    殇晨几乎没有任何隐嘴,北月殇晨要知道什么他就讲什么,甚至到后来,北月殇晨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还有些点忐忑。因为北月殇晨的冥子身份是前任冥王带来的,如果冥一真的是前任冥王的话,自己从冥一那得了好处,又要付出些什么呢?

    在忐忑和激动中,北月殇晨埋头研究灵体召唤仪式,意图凭借自己的力量布置出超高难度的灵体召唤仪式,继而将其转换为英灵仪式。

    这不是一件易事。

    布置一个灵体召唤仪式,最重要的自然是材料。材料包括当作阵枢的冥器,以及连接冥器的辅助材料。在布置它们的时候,需要根据地势找出准确的位置,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与此同时,还需要注人磅礴的灵识之力。

    正常来说,一个灵体要学习布置灵体召唤仪式,如果家里富有的话,可以省去炼制冥器的部分,直接买就行;但如果没有,则需要学习制器,然后学习辅助材料的具体布置、阵枢的沟通以及如何灌注灵识之力,最后一项也可以花钱请人来帮忙。

    但北月殇晨和寻常的灵体不同,他还需要匹配合适的灵识元器,需要稍微调整或更改辅助材料的构造。

    其实他之前两次改变灵体召唤仪式,在灵识元器的适配和辅助材料布局的微调上,做得并不是很完美。他之所以能召唤出女英雄碧钰,主要是因为灵识之力——充足而精纯的神阶灵识之力。

    为了让自己布置的英灵仪式更完美、更强大,北月殇晨整天都跟在天戈的身边学习、探讨。天戈没有丝毫的厌烦,而是竭尽全力地配合、教导,直到北月殇晨学会为止。

    没多久,北月殇晨的灵识本源得到恢复,他怀着忐忑的心,在幽冥珠内的漫天灵识光点中,再次联系到了冥一。

    面对璀璨瑰丽的灵识星空,北月殇晨沉默了许久,才鼓起勇气问道:“冥一前辈,您就是冥王吧?”

    “我是。”冥一闻言没有犹豫,笑呵呵地答道。

    “呼……”虽然内心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但得到确切的答案后,北月殇晨还是非常震惊。他居然与前任冥王,一名十二阶的大天神强者,交谈过两次,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奇遇啊!

    “您……”北月殇晨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面对一名十二阶大天神,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有什么想问的你就直接问吧。”冥一倒是很和蔼,这反倒让北月殇晨内心觉得不安。前任冥王这是图什么?自己身上除了幽冥珠,还有什么?

    一想到幽冥珠, 北月殇晨不由得产生了警锡之心。想了想后,他出声问道:“我想问您为什么如此看重我?”

    “你不用担心,我知道幽冥珠在你身上。”冥一像是可以看透一切一般,毫不避讳地道出了北月殇晨心中最大的秘密。

    北月殇晨闻言倒是没有太过惊讶,因为冥一知道他拥有幽冥珠的事,他早有测,只是不敢确认,但他相信冥一对他没有恶意。 否则的话,他现在在天弓城,冥一动个念头就能将他关押起来。冥一没有这么做,反而很和蔼,想必是只有幽冥珠在他身上时才能获得好处。

    北月殇晨沉默了片刻,道:“我想知道为什么您明确反对灵造灵体计划,却还不站出来。”

    “因为我真的快要死了。”冥一的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悲伤。

    北月殇晨再度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幽灵青海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而且已经无法停下,所有幽灵青海的生灵都将为此付出代价。我只希望将来你如果有能力的话,可以帮我庇护幽灵青海,至少是好的那部分。”

    北月殇晨听完冥一的话,觉得有些荒谬。要知道冥一可是十二阶大天神,哪怕要死了,也是大天神。可自己呢?只不过五阶而已。他居然向自已托付后事,这简直是玩笑中的玩笑,但偏偏自己觉得他很认真,非常认真。他是有多看好自己?有多看好人族?

    北月殇晨脑子里的念头千回百转,但他没有问出来。就像天戈说的那样,冥王这等强者行事,必有其道理。

    于是,北月殇晨道:“我答应您。”

    顿了顿,他又道:“另外就是,我想跟您学习如何布置灵体召唤仪式。”

    “可以。”

    话音才落,北月殇晨眼前忽然浮现一个诡异玄奥的符文,由淡转浓,

    与此同时,冥一的声音响起:“你把这个符文给天戈看,让他帮你开启第九冥宫,里面有我收藏的一些灵体召唤仪式的资料。”

    在其一说这番话的时候,北月殇晨已经有虚弱感,显然是灵识本源消耗过大的缘故。

    “谢谢冥王陛下。”北月殇晨道。

    “没事,去吧,成长吧。”冥一说完后,两人之间的联系骤然就断了。北月殇晨陷入了昏迷。

    北月殇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天戈坐在床边,神色平静。

    “您与冥王陛下联系了?”

    “对。”北月殇晨点了点头。

    说话间,北月殇晨伸出右手,用灵识之力凝聚出冥一在幽冥珠内展示给他的符文,道:“冥王陛下让你用它帮我开启第九冥官。”

    看着北月殇晨展现出来的符文,天戈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起身,道:“走吧。”

    北月殇晨此时仍然有些虚弱,但他强撑精神,跟在天戈的身后。

    冥宫是前任冥王冥一的宝库,也是天弓城目前最大的底蕴,里面藏有大量的冥器、灵识秘术、灵体召唤仪式资料等等。其中第九冥宫曾是藏放灵体召唤仪式资料和少量配套冥器的地方,但所有冥宫都被冥一上了锁, 必须用他的符文钥匙才能开启。

    此时正是深夜,但路上灵体仍然不少。两人走在街上,却仿佛没人能看见他们。两人来到城中一座报时用的钟塔前,钟塔门口坐着一个年迈的灵体。天戈和北月殇晨过来时,他也没有睁开眼睛。

    走进钟塔,两人绕台阶走到地下。天戈轻轻拨动机关,打开岩壁之门,门后有通向地底深处的台阶,长达数公里。在台阶的尽头,是一个广袤的地底空间。放眼望去,一座座倒金字塔形状的冥宫不规律地分散着。

    在天戈的带领下,北月殇晨来到了第九冥宫前。远远看去,倒金字塔形的冥宫尖端处细得像根针,但来到近处却发现它的尖端处也要数十人才能合抱。

    来到第九冥宫前,天戈开始凝聚符文。在符文凝聚出来的那一瞬间, 倒金字塔上浮现密密麻麻的玄奥纹路,散发出慑人的绿光。伴着灵识之力的注入,符文飞快地扩大,而后印在那些玄奥的纹路中,与其交相辉映。

    片刻后,“咔咔咔”的沉重开门声响起,塔尖处的岩壁缓缓开启,露出一扇大门,门内阴沉黑暗。

    北月殇晨跟在天戈身后走入金属大门,眼前豁然开朗。一个比肉眼看见的冥宫更大的空间呈现在北月殇晨的眼前,一个个巨大的金属架子上, 摆放着一卷卷隐隐散发着灵识之力的卷轴。

    在天戈的示意下,北月殇晨走到一个金属架子下,拿起其中一卷翻看起来。卷轴内记载的自然是幽灵青海三百年来最珍贵的灵体召唤仪式。这些灵体召唤仪式有不同的分类,简单的、困难的、不同属性的、召唤不同类别灵体的、各种不同奥义的等等,让北月殇晨沉醉其中。

    与此同时,在天戈的有意放纵和夏楮的泄露下,冥廷知晓了北月殇晨的存在,具体地说,是北月冥子的存在。

    诸多冥皇甚至是冥神因此而感到震怒。在高层会议上,不止有一个声音传出,要尽快杀死北月冥子。最终冥廷发布了什么任务、做出了什么计划,夏楮不知道,他只知冥廷要他随时传递消息,等待机会,配合冥廷杀死北月冥子。
神澜奇域幽冥珠实体书第2册,尽在:妙味书屋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二维码,滴滴喊你免费打车了,只要点开就有20元红包哦,还没有领取的书友赶紧来领取吧!


大家可以先将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下来,再通过微信去扫描打开哦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领取淘宝618超大红包,最高618元:¥rEc4XUGzVZO¥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58章 前任冥王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