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交易

    黑色闪电瞬息间划破天空,进入灵识迷雾中。

    虽然有“嵫嵫嵫”的声音响起,但鸦羽冥子并没有受到腐蚀伤害,闪电被他身体表面的灵识之力所阻挡。

    北月殇晨见此一幕,有些惊讶,略思索后,大量灵识之力从右手掌心喷发,在空中排列组合成玄奧的轨迹,形成一个低阶的“灵术”。

    “灵火旋涡。”

    “噼啪!

    有火星从灵识之力中迸溅而出,然后迅速升腾、壮大、扩散,最终化作一个圆形旋涡,吸扯着四周空气里的灵识之力,同时点燃了灵识迷雾。

    从乌冬的描述以及摆渡人的记忆中,北月殇晨得知灵识迷雾是可燃的,但它只能被九阶以上的神阶灵识之力施展的灵术点燃,同理,它也只能被神阶灵识之力所阻挡,换言之,幽冥珠中的灵识之力是神阶灵识之力。

    显然,鸦羽冥子捏碎的无色多边形晶体散发出来的灵识之力同样是神阶的,也正是这样,才吸引了幽冥珠。

    大灾变时期多年的消耗,以及事后数百年的沉沦,幽冥珠中的神阶灵识之力可能近乎枯竭,所以它才会那么渴求神阶灵识之力,这是北月殇晨的猜测。

    不过,鸦羽冥子又是怎么突然找来一块蕴含 神阶灵识之力的宝石呢?鸦羽冥子是猜测到了什么吗?如果不是那块宝石,北月殇晨应该也不会被鸦羽冥子发现。北月殇晨脑中思绪纷飞,与此同时,灵火旋涡已经点燃了周边的灵识迷雾。灵识迷雾实在是太浓重了,就像荒原上干燥的杂草,。一点就着,很快便如星火燎原,火势渐盛。

    灵火扩散,将北月殇晨和火离姬席卷了进去,也将远方正急速赶来的鸦羽冥子席卷了进去,被席卷进去的还有海面上不少正乘坐独木舟往返诺亚城的灵体。他们不像北月殇晨、火离姬、鸦羽冥子有防护能力,因此只能在惊恐的目光和凄厉的尖叫声中被焚烧成虚无,只有无惧任何极端环境的摆渡人活了下来。

    灵火燃烧,被神阶灵识之力阻拦,北月殇晨和火离姬只觉得温暖,鸦羽冥子却觉得有些灼热,另外他还能清晰感觉到身体表面的神阶灵识之力在飞快减少,- -旦耗尽,他也会被焚烧成虚无。

    似乎感受到了鸦羽冥子身体表面的神阶灵识之力在减少,被北月殇晨强行紧握在手中的幽冥珠飞快地闪烁起光芒来,像是在表达它的不情愿。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北月殇晨和火离姬只需要在灵识迷雾中兜圈子,耗尽鸦羽冥子的神阶灵识之力,就能成功脱险,甚至有机会反手对付鸦羽冥子。可诺亚城内不止一-名九阶冥皇,还有十阶冥神强者,他们俩可没有与九阶冥皇和十阶冥神正面对决的信心,哪怕北月殇晨执掌着幽冥珠也-样,更何况,现在幽冥珠还一直在拖他的后腿。

    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北月殇晨和火离姬距迷雾尽头已然不远,鸦羽冥子则仍在远方,但声音跨越数十海里,传到两人的耳畔。

    “北月殇晨,久仰大名。”

    北月殇晨听见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没有回应的意思,可鸦羽冥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北月殇晨心中响起-声炸雷,呆若木鸡。

    “那珠子就是幽冥珠吧?’

    从他被幽冥珠认主到现在,亲眼见过幽冥珠的人其实不在少数,但除了大长老,没人能认出它。

    因为幽冥珠是一个传说,从未有人见过实物,而且它已经失落三百多年,更没人会无缘无故想起它,可北月殇晨万万没想到的是,鸦羽冥子居然认出了它!

    鸦羽冥子的口吻非常笃定自信,一点也不惊讶,像是早已知道。

    北月殇晨脑海中一-下子闪过许多东西,很快便想清楚了。

    很可能在童青告诉鸦羽冥子有关北月殇晨的能力时,鸦羽冥子就猜测到北月殇晨拥有幽冥珠,而鸦羽冥子在鸦羽岛上的布置不仅仅是为了反击他,更多的是想亲眼看看他的能力,然后确认他是不是幽冥珠的主人。正因为如此,鸦羽冥子在回到诺亚城后,才会往返幽灵青海,取来那个能够吸引幽冥珠的无色多边形晶体。

    北月殇晨可以肯定,如果不是他恰巧在诺亚城撞见鸦羽冥子,在未来的某一刻,鸦羽冥子必然会以无色多边形晶体做出相应的布置,吸引他去一- 个陷阱。

    “该怎么做?”北月殇晨脑子在飞快地转动。

    鸦羽冥子既然知道他执掌幽冥珠,肯定会准备充分,那无色多边形晶体只是用来吸引他入陷阱的东西,后面绝对有专门针对幽冥珠的方法或宝物,而幽冥珠又是他绝对不能丢失的东西,它关系到人族的命运和未来。

    “要那么做吗?”北月殇晨有些犹豫。

    他原本的想法很简单,悄悄地返回蓝域,将诺亚城的事告诉大长老,让大长老来做决定。而北月殇晨根据蓝域高层近些年来做出的诸多重大决策推测,大长老极有可能会倾尽全域之力将诺亚城覆灭,从中收获大量的宝藏,不过想要不留下隐患地覆灭诺亚城,大长老大概率会请求法域和圣域帮忙。

    三域合力,诺亚城哪怕有十阶冥神,也绝对没有反抗之力,然而眼下的情况,已经没时间让他通风报信,他必须立刻做决定。

    经过短暂的思考,北月殇晨有了决断不再考虑诺亚城给蓝域带来的好处,直接将其覆灭。因为相比起诺亚城这座宝藏之城,显然是幽冥珠更重要。

    北月殇晨向来是-一个有主见、有准备的人,尽管遭遇意外,被九阶冥皇追杀,甚至可能引得十阶冥神出手,他仍然有御敌之法。

    正当北月殇晨准备付诸行动时,又-名九阶冥皇从诺亚城东区升起,飞快向北月殇晨迫近,只是他没有神阶灵识之力保护,因此他来到诺亚城边界,看见那不断燃烧扩散的灵识火焰时,不敢继续飞人其中,只能在边缘地带焦急地看着。

    诺亚城内其他灵体此时都被环绕诺亚城的灵识迷雾燃烧带所吸引,有些好奇,也有些恐惧,更有些遗憾,只可惜夜彻冥神不在,否则的话,恐怕只需要动动手指头,便能将火焰熄灭。

    对城中所发生的一切,北月殇晨一无所知,只见他转头朝火离姬说了几句话。火离姬闻言,有些犹豫和担心,可眼前的情况容不得她多想,于是她立刻行动起来。

    只见她“嘭”的一-声化为火焰元素体,在神阶灵识之力的保护下,与灵识迷雾融合在一起,紧跟着,像是有一支巨 笔在火中作画,飞快勾勒出一条条玄奥的纹路,形成神秘的符文。

    北月殇晨正在这神秘符文的正中心。

    在符文渐渐形成的时候,远方的鸦羽冥子忽然感受到来自灵识深处的惊悸,心中意识到不好,脸色越发苍白,也顾不得自己原本的计划,再次将声 音炸响在北月殇晨的耳畔。

    这一次,北月殇晨终于没办法再无视鸦羽冥子的话,甚至不需要幽冥珠阻拦,他自己就减缓了飞离的速度。

    “我可以帮你复活你母亲。”鸦羽冥子的话音落下,发现北月殇晨减速了,立刻继续道,“幽灵 青海对幽冥珠没有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灵造灵体,幽冥珠可以帮到我们,一-次即永久,只要你愿意帮助我们,我可以帮你复活你母亲。

    听完鸦羽冥子的话,北月殇晨原本平静的神色变得有些伤感。

    火离姬形成的符阵也颤了颤,似被鸦羽冥子的话所触动。

    “怎么样?一个公平的交易。”鸦羽冥子继续道,“ 当然,如果你不愿交易也可以,但是你母亲的灵

    远远地,北月殇晨听见这句话,双手猛地紧握成拳,转头望向鸦羽冥子的方向,表情竟显得有些狰狞。

    火离姬自小和北月殇晨一起长大,第- -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可能是在诈你。”火离姬怕北月殇晨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忙震动火焰,鼓荡气流,形成爆鸣声。

    “”.

    北月殇晨闻言,缓缓点了点头,渐渐恢复了平静,道:“给我一 些让我相信你的信息。

    北月殇晨的声音不大,没有传递很远,但他相信鸦羽冥子可以听见。

    “你应该知道幽冥珠有复活死者的能力吧?但前提是死者的灵识仍在。你母亲已经死去十几年,灵识早已破碎,与其他灵识融为一体,想要将她的灵识提取出来,只有一个办法。”鸦羽冥子说完,顿了顿,道,“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们可以在伟大存在的见证下,订立交易契约,那样就无法失信于对方,你看如何?”

    北月殇晨一听鸦羽冥子说可以在伟大存在的见证下订立契约,就对复活他母亲的事信了七七八八,于是陷人挣扎与纠结。

    如果只从他个人的角度出发,他当然希望自己的母亲可以死而复生,那样的话,父亲就能恢复正常,他也可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可以感受父母的爱。

    可是从全蓝域的角度出发,或者从全人族的角度出发,他不能帮助幽灵青海,因为灵造灵体实验成功,幽灵青海的扩张将无法阻挡,届时全法蓝星都会遭受其威办,而最弱小的人族三域首当其冲。

    在短时间的犹豫后,北月殇晨再度化作黑暗元素体,一言不发地向灵识迷雾外飞去,与此同时,又成为那神秘符文法阵的阵眼。

    鸦羽冥子眼见诱惑不行,立刻转为威胁:‘你哪怕不打算让她复活,也该考虑考虑她的灵识一旦落人我手中,会发生什么吧。我一定 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空气中的黑暗元素剧烈震动,但北月殇晨仍然没有凝为人形。

    诱惑和威胁都不行,鸦羽冥子心知情况紧急,也顾不得再多说什么,只能加快速度,向北月殇晨追去。

    在他追逐的时候,以北月殇晨为核心的神秘符文法阵缓缓成形。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二维码,滴滴喊你免费打车了,只要点开就有20元红包哦,还没有领取的书友赶紧来领取吧!


大家可以先将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下来,再通过微信去扫描打开哦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领取淘宝618超大红包,最高618元:¥rEc4XUGzVZO¥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37章 交易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