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棋子

    虽然脑子里面念头纷乱,但童青可没忘记挣脱束缚。

    昏迷状态下的北月殇晨已经对束缚童青的灵识之鞭失去掌控。童青作为一个六阶冥尊,实力可不弱,只不过北月殇晨更强而已。

    两人恢复行动能力后,第一时间用凶恶的目光望向北月殇晨和火离姬,以及北月殇晨右手攥着的灵识玻璃罐,种种阴暗念头浮现。

    童青想动手报仇,但又有些犹豫,因为灭灵使没有让他们动手杀人夺宝。

    灭灵使没下令,很可能是觉得以两人的实力,无法在北月殇晨和火离姬昏迷的情况下杀人,万一死亡的威胁让他们苏醒怎么办?

    童青踌躇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仇恨,准备先尝试释放最微小的攻击。

    他张开嘴,尖厉到足以刺破结界的啸声传出,落在北月殇晨和火离姬身上时,像是撞击到什么似的,所有啸声产生的威能都被吸收了。

    片刻后,啸声轰然爆发,反弹了回去!

    “轰!”

    原本的灵识尖啸化作震耳欲聋的音波,将童青和五阶冥尊掀飞,从地上爬起来的两人神情有些恐惧。

    他们这才明白灭灵使的深意!

    不是灭灵使不想杀北月殇晨和火离姬,而是灭灵使确信,以他们两人的实力,根本杀不了北月殇晨和火离姬。

    童青只能怨恨地看了两人一眼,和身旁的五阶冥尊一起转头离去。

    至于去什么地方,走投无路的童青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冥子,因为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也是唯一信任的人。

    童青和五阶冥尊走后不久,北月殇晨和火离姬从地上坐起,

    前者向后者露出一

    个笑容,后者则是一脸平静。

    显然,这是一一个局。

    不久前,北月殇晨从童青人生最重要的三幅画面中深刻地了解了他,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灵体。

    他倒不是真的怕死,而是害怕自己不能实现梦想。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不顾一切地活下去, 而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他是去找鸦羽冥子还是去寻找别的生路,都会给北月殇晨带来大量有用的情报。

    北月殇晨也不怕找不到或者不能控制童青,因为他既可以远程与童青交流,还在他身上留下了灵识之力。

    正常情况下,北月殇晨留下的灵识之力的感知范围只在数十里内。

    可在北月殇晨想尝试远程定位童青时,北月殇晨发现自已竟可以从幽冥珠中感知到他。幽冥珠相当于定位器。

    北月殇晨猜测,应该是因为童青是灵识匹配的对象。

    也正因如此,北月殇晨相隔天涯海角也可以找到童青,他才定下此计划。童青就是一颗棋子,- 一颗能带给北月殇晨巨大回报的棋子。

    当然,北月殇晨最希望的还是童青去找鸦羽冥子,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将灵造灵体计划的源头扼杀。

    不过,北月殇晨已经对鸦羽冥子和童青的计划有所了解,他猜测鸦羽冥子也不是灵造灵体事件的始作俑者,始作俑者可能是幽灵青海的真正高层,甚至有可能是冥王!

    毕竟这可是涉及幽灵青海繁衍传承的大事,不可能只是一一个人的梦想。

    如果真如北月殇晨所想的话,蓝域恐怕不是唯一-个受灾地, 毕竟灵体是由全法蓝星众多死亡种群的灵识碎片组合而成的。

    涉及其他域境大陆的事件,就不是北月殇晨可以掺和的了,哪怕他有幽冥珠也一样。

    童青和另一名灵体走后,北月殇晨和火离姬立刻起身,准备换个地方休憩。这时,火离姬终于有空询问:“刚才 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实话,我都有点不太清楚自己的实力了。”北月殇晨道,“我的灵识之力明明比童青要少很多,却可以明显压制他,我猜测是因为质量的关系。

    “什么级别的灵识之力才能越阶碾压?”火离姬问道。

    “八九阶?可能是神阶,那我的灵识之力岂不是神力?”北月殇晨不太相信,“我之前都没有过灵识层面的修炼,身体怎么可能容得下神力?”

    “那之后找机会确定一-下。”火离姬道。

    “嗯。”北月殇晨点了点头。

    没过太久,两人在两百多公里外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休憩点。

    一夜无话。

    天亮后两人再度出发,前往月阳城,具体来说是月阳城下辖海域的龙目岛。虽然乌冬告诉他龙目岛的实验痕迹都已经被摧毁了,但北月殇晨还是想去看看能不能获取更多消息。

    转眼五天过去了。

    北月殇晨和火离姬总算来到月阳城的沿海村落,从渔民那里租来一条船,前往龙目岛。

    在这五天的时间里,童青在蓝域的沿海地区乱窜,一-直都没有去龙目岛,也没有去找鸦羽冥子。

    北月殇晨猜测童青是害怕有人在跟踪他,所以故意绕圈圈找机会。

    北月殇晨也不着急,毕竟现在所有灵体都被撤走了,短期内不会再人因此而

    死亡。

    龙目岛虽然在月阳城的海域,但距离月阳城极远,而且远离那些已被开辟出来的航道。

    在前往龙目岛的途中,时不时有乌云凝聚,暴雨倾盆,暗礁多不胜数,北月殇晨和火离姬好几次差点触礁落水,幸好他们实力不俗,强行扭转了局面。

    这样又过了四天时间,两人终于在乌冬的指引下,遥遥看到龙目岛。

    因为担心龙目岛上还有灵体,北月殇晨让火离姬留在船上,自己潜水前往龙目岛近处,以灵视的方式先检查了一遍龙目岛,确认没有危险后,这才回到渔船,和火离姬一起来到沙滩登岛。

    火离姬刚刚踏上这座海岛,便感觉到异常,她转过头看向北月殇晨,道:“这座岛上的火山好像还要喷发。”

    “那我们动作要快点。”北月殇晨惊。

    “不过它不像是自然喷发,而是受外在力量的影响。”火离姬微微皱眉,‘这种力量我感觉有点熟悉。”

    “怎么个熟悉法?”北月殇晨转头问道。

    “从我血脉里传来的熟悉感。”火离姬道。

    “火黎族的遗留?”北月殇晨猜测。

    “不知道。”火离姬摇了摇头。

    “那这样,我去找灵识试验的遗址,你去火山口看看,三个小时后,咱们在这里集合。”北月殇晨想了想道。

    “好。”火离姬对北月殇晨的安排没有异议。

    事实上,她从小到大一- 直很听北月殇晨的话,他的思维之缜密,世所罕见,他既然确定此处安全,那就一定安全。

    龙目岛上,滚滚的黑色浓烟仍在喷发,遮天蔽日地盖住整座岛屿,轰隆隆的雷声在浓烟中回荡,暴雨伴着巨大的雷霆倾盆而下。

    刺鼻的气体萦绕在空气中,让北月殇晨忍不住皱眉。

    不久前火山喷发流下的岩浆已经凝固成熔岩,一块一块,一坨一坨,酷似一种名为火山龟的异兽,北月殇晨不得不小心前行。

    因为不认得路,被北月殇晨收入灵识罐中的乌冬得以被释放出来,为他带路寻找实验室遗址。

    转眼过去一个多小时,北月殇晨成功找到四座实验室遗址,但它们已经彻底被岩浆熔化,和熔岩融为- -体, 北月殇晨无法从中得到任何有效信息。不过,为了保

    险起见,他还是收集了一些 被熔岩包裹的遗迹碎片。

    因为他觉得幽冥珠作为七神珠之-一,威能势必惊人, 即便现在他发挥不了 它的作用,但以后可说不准。

    又过去一个多小时,北月殇晨将全岛范围内十-座实验室遗址都查看过了, 果然如乌冬所说,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于是他便回到与火离姬约定的地点。

    远远地,他便看到火离姬在等他。

    “这么快吗?发现了什么?”北月殇晨加快脚步走过去,边走边问。

    “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你得跟我去看看。”火离姬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我们要发达了吗?”北月殇晨见她略显激动的模样,忍不住笑道。

    “你想太多。”火离姬很是激动, “的确是火黎族的遗迹,而且是大灾变时期的,你肯定猜不到我看见了什么!

    火离姬的表情让北月殇晨产生了好奇,但无论他怎么问,火离姬也不肯告诉他,他只得跟在火离姬的身后,往火山口的方向攀爬。

    三小时过去,龙目岛火山即将喷发的迹象越发明显。

    滚滚的浓烟像是一朵变形的蘑菇云, 升腾上天,滚烫而炽热的岩浆不时爆发,在烟幕中画出一条条火红色的弧线,然后轰然撞人大地,扬起烟尘。

    四周的温度在急剧上升,有毒物质增加,但北月殇晨站在火离姬的身旁,感受不到丝毫炎热。

    作为火元素的宠儿,火离姬出生时就有四阶实力,不过最初的十年,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如何掌控自身的能力,等到能够完美掌控后,才正式开始修炼。

    几年的时间下来,出众的天资已经让她成了五阶巅峰的火尊,比北月殇晨强不止一点。因此,小范围内降温和燃烧有毒物质,只需要她动个念头而已。

    半小时后,两人来到火山口。

    滚烫炽热的岩浆在火山内流淌着,不时炸裂出一条巨大的火舌,坠人岩浆里又溅起细小的火焰斑点。

    在原地站定时,火离姬的身体缓缓变淡,化作了火元素体。

    火离姬虽然是火元素宠儿,但不是天生的火元素体,她也是前几年突破至五阶火尊时才将火元素体修炼成功。

    她化身火元素体时,北月殇晨也化身为黑暗元素体,与她起向下 方的岩浆中沉去。

    浸人岩浆后,北月殇晨微感炽热。

    这里火元素太浓郁,占了所有元素的百分之九十多,黑暗元素只有百分之不到,能够凝出黑暗元素体而不被伤害,显示出北月殇晨控制力了得。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二维码,滴滴喊你免费打车了,只要点开就有20元红包哦,还没有领取的书友赶紧来领取吧!


大家可以先将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下来,再通过微信去扫描打开哦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领取淘宝618超大红包,最高618元:¥rEc4XUGzVZO¥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18章 棋子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