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大长老

    北月殇晨从昏迷中醒来时,只觉得浑身无力,无处不在的撕裂感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听到声音,一直照顾他的-名光元素自由者一脸惊喜地跑来,当场喜极而泣,然后根本没给北月殇晨问话的机会,便飞奔出去传递消息。

    不多时,江池便从市中心建造雕像的地方回来,一脸 激动地坐在北月殇晨床边,看着他,几乎语无伦次:“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北月殇晨不知道江池为什么这么激动,但作为一个城主,一个七阶裁决者,江池很快便平静下来。

    江池没有继续寒暄客套,没有细问北月殇晨的身体情况,开门见山道:“你在异人岛经历了什么?你知道那传染病从哪里来,又是怎么传染人的吗?传染方式是什么?你是怎么治愈风霁的?方法可以传授给他人吗?”

    这些问题实在是太重要,重要到不能顾及北月殇晨的伤情,这可是关系到无数人生死的事情。

    江池股脑将所有的问题都抛了过来,北月殇晨有些头痛,忍痛苦笑道:“能不能一一个一个来?”

    江池也知道自己太着急了,可事情紧迫,他不得不急,但以北月殇晨目前的状态,他又不能强求什么,只得按捺下心头的焦虑,静静地等待北月殇晨开口。

    “我不知道传染病从哪里来,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异人岛那些异人不是病原体,他们只是传染性较强。

    “它通过一种比较奇特的方式传染人, 只要离那些异人远些就没事。像风霁大

    人和我的队友们这种被传染者,也有传染性,但应该没有太强的传染性。至于治愈方法和我在异人岛的经历,我只能告诉大长老一个人。

    江池听北月殇晨说话的时候,神色几次变动,每每想插嘴说些什么,最后都闭上了嘴巴,直到他听见北月殇晨说要见大长老,才总算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我已经将夜琴城发生的事尽数告知了大长老,他此时应该已经启程前往水城,你伤好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出发前去。”江池轻叹了一声,接着道,“不过你知道你的灵识状态吗?已经撕裂得不成样子,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醒过来的,你的伤很可能好不了啊。”

    “这点你不用担心。”北月殇晨闻言后,神色平静地道。

    江池听了,眯着眼睛看了北月殇晨-一眼,语气肯定地道:“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的灵识已经开始愈合了吧?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是我很庆幸它开始愈合了,这应该也关系到只能告诉大长老的秘密吧?那行,我就不多问了。最后-件事,你就是北月殇晨吧?”

    江池还没死心,必须确认一下。

    “对,我就是。”北月殇晨点了点头。

    “呼。”江池长出一口气。

    果然是北月殇晨,只是四阶操纵者的天生黑暗元素体,就拯救了夜琴城。

    北月殇晨苏醒后,又在屋中待了两天,其间他一直在利用灵识之力修补灵识。两天过去,北月殇晨的灵识已经恢复大半,然后他没有犹豫,出门前往城主府偏厅。

    他要去治愈他的队友,他们的实力远不如风霁,而且时间上又拖延了好几天,再拖下去,北月殇晨就没有把握治愈他们了。

    这些队友此时正被关在城主府偏厅的地下室中。

    北月殇晨才出屋子没多久,整座城主府便喧闹起来。

    先是-一个又-个工作人员跑出来,一脸激动地望向北月殇晨, 然后是一群又一群的工作人员跑出来,一脸激动地 望向北月殇晨。

    他们没有拥挤,也没有大声叫喊,只是在北月殇晨行走的石板路两旁会聚着,眼含泪光地望向他。

    再次回到办公楼阁,北月殇晨第时间就被守门的人认了 出来。

    北月殇晨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好在副城主程昼及时赶来了。

    “对不起!之前阻止你拯救夜琴城,如果不是你凭借自身超凡的实力和过人的智慧逃了出去,我就百死莫赎了!”程昼是一名六阶操纵者,可他此时也神色激动,满脸歉意地对北月殇晨道。

    “那是你的职责所在。”北月殇晨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

    “谢谢你的理解。”程昼嘴上这样说着,但依旧一-脸歉意,他陪在北月殇晨身边,双手紧张地搓动着,好半晌才转头看向北月殇晨,问道,“另外还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偷走我钥匙开门从地牢里逃走的?这也太神奇了吧!”

    北月殇晨闻言,犹豫了一秒,摇了摇头道:“对不起, 是秘密。”

    “没关系没关系,我懂。”程昼仍旧神色激动,没有因北月殇晨拒绝他而产生情绪。

    “他们这是怎么了?”

    又往前走了会儿,北月殇晨终究还是没忍住,指了指两旁的人,转头看向程昼问道。

    “他们这是因为崇拜感激你呢!这次如果不是你,夜琴城不知道要被毁成什么样子。他们多少还有些矜持,你现在要是出城主府,绝对会被市民们给围起来的!”程昼语气中满是担心。

    “都是我应该做的。”北月殇晨这才知道原因,忙向道路两旁的人道,“ 都散了吧,城市的重建还需要你们。

    “英雄,我爱你!”

    “我不知道你为我们承受了怎样的痛苦,有可能的话,我真想代替你!”“英雄,祝你长命百岁!

    “早日成为裁决者和审判者啊!我们人族需要您这样的领袖!”

    城主府内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激动地喊道。

    一声声感激和赞美贯穿了一 整条路,北月殇晨刚开始还能回应几句,但他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声海中,他只能加快脚步前往偏厅地下室。

    在程昼的带领下,北月殇晨见到了他的队友们。

    北月殇晨立刻开始往他们体内灌注灵识之力。

    可正如北月殇晨之前推断的那样,他的队友们实力弱,被感染时间还比风霁长,所以比风霁感染得深,因此在治疗的过程中,有三位的状态不佳,最终未能免于-死。

    眼看队友死去,北月殇晨心中越发迫切地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一切。至于被治愈的队友,灵识无比虚弱,短期内会持续昏迷,不知道需要多久才会醒过来。

    完成了这件事后,北月殇晨没有停留,在江池的安排下,第一时间前往距离夜琴城最近的主城水城。

    至于城中热情的市民们,北月殇晨只能隔空谢谢他们的各种好意。

    蓝域大陆广袤无边,被自由国度所统治,自由国度有十座主城,每座主城的自由者、操纵者、裁决者的数量都差不多,各有各的优势。

    除了雷城因为有大长老坐镇,又有王室存在,地位高于其他九座主城,其余九城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其实北月殇晨有些疑惑,为什么夜琴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大长老却只去水城,而不亲自前来夜琴城。

    深思之后,他几乎可以断定,夜琴城发生的事绝不是个例,否则的话,大长老会更重视夜琴城一些。

    裁决者已经是蓝域的顶尖战斗力了。

    为了让北月殇晨尽快赶到水城,江池给他安排了两名空间操纵者和两名风元素操纵者同行。

    在此期间,空间操纵者负责缩短空间距离,减少赶路的时间,但因为消耗巨

    大,所以要不停地恢复再使用元术。

    风之操纵者则会给北月殇晨和两名空间操纵者加上轻身、羽翼等辅助元术,加快他们的赶路速度。

    即便如此,北月殇晨等人也花了足足三天时间才赶到水城。

    来到水城后,北月殇晨便与同行四人告别,然后他马不停蹄地前往水城的城主府。

    水城城主府门口除了有看守者之外,还有一名身穿黑袍的中年人正在来回踱步,神情有些急躁。

    他看见北月殇晨时,还没等北月殇晨开口,便大步迎了过来,道:“大长老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之后,在这名黑袍人的带领下,北月殇晨人了城主府,来到城主府深处- -栋较为偏僻的楼阁。

    楼阁的窗户处,一名 身体有些佝偻的老者正静静地望向他。

    老者一身白色长袍,须发皆白,还有些秃顶,手中拄着一根拐杖,-副风烛残年的模样,但眼睛非常明亮。

    北月殇晨快步登上楼阁,来到大长老面前,恭敬地行礼:“大长老。’

    此时他心中激动,暗想:总算可以知道灵识宝珠的来历了!

    “殇晨,好久不见。”大长老拄着拐杖,- -脸 慈祥地看着北月殇晨。

    从他的称呼来看,两人早就相识。

    事实正是如此。作为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先天黑暗元素体, 当初北月殇晨的降生曾在蓝域引发轰动,无数人预言他将会是蓝域有史以来最快突破成为裁决者的天才,他从小就璀璨而耀眼。

    但现实很残酷。

    由于北月殇晨的母亲在生他时难产而死,一向视妻子为自己生命中唯一的光的黑暗之城城主北月煌,整日沉湎在悲痛中,以政务和修炼麻痹自身,对北月殇晨疏于管教。

    对北月殇晨期许颇高的大长老一直想亲自抚养他,可小小年纪的北月殇晨不在自己父亲的身边,话在年幼之时便下定决心,-定要感化、触动愿,因为他想陪在自国五步生日事天、才将于打市这在需不公自己的父亲。而他

    他甚至有些后悔,如果自小跟在大长老身边,自己现在会不会有更高高的成就?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二维码,滴滴喊你免费打车了,只要点开就有20元红包哦,还没有领取的书友赶紧来领取吧!


大家可以先将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下来,再通过微信去扫描打开哦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领取淘宝618超大红包,最高618元:¥rEc4XUGzVZO¥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10章 大长老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