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元素体

    城主府的六阶操纵者走后,北月殇晨陷入沉默。

    全部,意味着他之前的队友,一个不剩都被传染了。

    虽然北月殇晨有可能治愈他们,但他们的实力远不如裁决者风霁,所以概率未知,失败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即便治愈,以北月殇晨的学识和人生经历来判断,他们肯定会留下后遗症,前途受到影响。

    尽管北月殇晨与他们认识不久,但毕竟与他们是队友。

    在短暂的伤感后,北月殇晨迅速收拾心情,准备面对当下的困难。

    风霁仍然在城中肆虐,江池拿他束手无策,如果坐等援军的话,人员的伤亡和城市的受灾程度将不可预测。

    北月殇晨必须去制止风霁,可现在他别说靠近风霁,就连自身的自由都受到了限制。

    此时北月殇晨所处的监牢,一眼就能看出是赶工品,许多火焊接口处都残留着明显的痕迹。

    监牢最多五平方米大,逼仄狭小,其材质特殊,应该有禁锢灵识的作用,让北月殇晨思维都慢了许多。

    两秒后,北月殇晨念头转动,终于将灵识宝珠呈现在眼前,伸出右手向其注入一缕黑暗元素之力, 紧跟着,他的灵识骤然跃出,但不像以前一一样飘然升天, 而是重重地坠落,他身上仿佛压了- -座山。

    不过,虽然灵识的负重感增强,北月殇晨倒也能顶住,于是缓慢地飘向钢栏杆的间隙。

    他灵识所化的人影甫一撞在钢栏杆的间隙上,顿时感觉-阵强烈的刺痛感,让他猛地回缩,再次望向钢栏杆的时候,眼中有惊悸之色。

    北月殇晨本以为可以灵识出窍,去盗取钥匙或者想别的方法,从外面将监牢的门打开,可现实的残酷让他揩手不及。

    他的灵识落在原地,闪动着深邃的黑光,与此同时,各种念头在他脑海中飞快闪过。

    忽然间,北月殇晨想到,灵识之力既然可以在身体表面形成防御层,那么能不能作用在灵识上呢?

    想到就做,北月殇晨心念-一动,脑中的灵识之力化作冰冷的小蛇,显现在空中,缓缓飘荡间将他的灵识缠绕。

    负重感忽然消失,北月殇晨的灵识再次飘起,监牢的抑制之能似乎已经不在。他心中一喜,试探性地向钢栏杆的间隙撞去。

    这次,他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接冲了出去。

    灵识来到监牢外,重量又轻了三分,宛如脱缰的野马,朝来时的方向飞去。他刚才亲眼看见那名六阶操纵者将监牢的钥匙挂在腰间。

    灵识离体越来越远,轻盈度有所下降,思维也开始变慢,北月殇晨知晓这是什么原因,于是心中开始计算起衰减距离和程度来。

    十几秒后,他回到刚才的楼阁,其间穿越石板墙壁,以及诸多实物阻隔。

    当北月殇晨来到六阶操纵者面前时,对方正俯首执笔飞快地书写着什么。北月殇晨视线掠过,从-一些只言片语中,判断他是在处理全城人员疏散和救灾政务。他皱着眉头,很是认真。

    忽然,急切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他抬起了头,望向台阶处,似在等待消息。北月殇晨察觉到机会来了,飞快飘到六阶操纵者的腰间,准备在他认真听取消息的时候,将监牢的钥匙取走。

    “报告程大人,前方传来消息,风霁大人越发疯狂,在与城主大人交战后,以风元素体融人万象风暴之中,不惜消耗自身潜力,加强万象风暴的威力,破坏范围进-步扩大!”报信者带来的消息极为沉重,让六阶操纵者程昼眉头拧得更紧,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

    北月殇晨听到报信者带来的消息,原本就已经很沉重的心更是沉人谷底。元素体是每一名裁决者的必经之路。

    任何一名六阶操纵者想要突破,都必须凭借对自身所修元素的理解,凝聚元素体。它是七阶裁决者的最强手段,可以与元素相融,无形无踪。

    简单地说,此时此刻的风霁已经化作一缕风, 融入万象风暴内。如果没有特殊手段,从巨大的龙卷风里找到-缕风, 几乎没可能。

    即便如此,北月殇晨也没有灰心,他首要的任务是见到城主江池。

    他强行定了定心,趁着程昼因报信者的话而陷人沉默和深思的时候,偷偷取走了程昼腰间的钥匙。

    本该是轻巧的一把钢钥匙,在他灵识持着的情况下却重如千钧,如果它再重一些,北月殇晨还真有可能拿不动。

    取走钥匙后,北月殇晨不着痕迹地绕过两人的视野范围,回到了监牢,将钥匙塞人孔中,“咔嚓” 一声打开了监牢。

    北月殇晨的灵识归位,他原本软倒在地的身体坐了起来,一步走到监牢内的阴影处,融人黑暗,贴墙前行,很快便出了楼阁的地下层,又从城主府内各种巨大建筑的阴影处向外界潜伏而去。

    元素体是一名裁决者的晋升之基,而北月殇晨是天生黑暗元素体!

    自小到大,他对黑暗元素都有着超乎想象的控制力和契合度,这让他的种种黑暗元术远超同等阶强者。在尽全力隐身潜伏的情况下,哪怕是五阶操纵者都难以发现他,六阶操纵者也要仔细观察才行。但程昼离他很远,此时又沉浸在政务中,根本没空来管他。

    出了城主府,北月殇晨第一时间向万象风暴的方向冲去。

    风暴的威能比先前又大了许多,北月殇晨拾头的时候可以看见许多房屋的碎片在其中旋转。

    此时在那巨大龙卷风的下方,聚集着上百名元素自由者和操纵者,为首的是一位裁决者,显然是七阶水元素裁决者江池。

    奇怪的是,北月殇晨刚才也来过万象风暴下方,却没看到这群人,不过北月殇晨没空思考这么多,第一时间开启灵视望向高空。

    可不知道是距离太远还是风霁的实力较强,北月殇晨看不到他的灵识,于是踌躇着要不要去见江池。

    他最开始的念头自然是与江池合作,可真正见到江池时,他犹豫了。因为之前城主府内人们对他的态度让他觉得贸然露面可能不是最佳选择,如果他再被关押起来的话,想逃出来恐怕就不容易了,而且会耽搁拯救夜琴城。

    考虑了一会儿,北月殇晨想了个办法。

    他先是在地上找到一张纸,又拾起一支笔,写了些文字,然后藏身在离江池等人五十多米远的阴影下,灵识出窍,带着纸张,冒着强风,晃晃悠悠地飘向江池。离得稍微近些,北月殇晨听见这些元素自由者、操纵者正在激烈地讨论如何击杀风霁。

    纵然风霁是蓝域的高层、一.城之主,可此时此刻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大家心存幻想,拿下他是最佳处理方法。可是怎么拿下他?现在连江池都找不到他。

    一些自由者和操纵者甚至想以死亡为代价引爆自己全身的元素,撼动风霁的龙卷风,给江池创造机会。

    在此期间,江池只是听着,没有说话,他的精神力正高度集中,寻找高空中风元素最为浓郁,或者最为纯粹的地方。

    忽然,江池眼神- -定, 转头望向不远处,只见张写了字的纸正朝他飘来。他正在龙卷风下,风速极快,按理来说,纸张这么轻的东西应该会“咻”的一声呼啸而过,这张纸却在艰难地飘荡,移动轨迹奇怪,而且其上写有文字。

    这一不寻常的情况吸引了江池的注意力。

    他看清内容时,脸上露出喜色,忙伸出手引动水元素,将纸吸来摊在手上。“我有办法锁定风笑,也有办法使他恢复正常,但需要你的帮助。首先你要减弱龙卷风的威力,等我锁定他后,你要逼他恢复人形。

    如果单是这几行字,江池不会相信,还会怀疑这是某种阴谋,但关键在于,这行字下面有一个符号。

    一个以黑色为底,其上横置着一柄匕首的圆形符号。

    这符号是蓝域- -支名为“影杀”的隐秘部队的徽记!

    这支隐秘部队的成员来自蓝域全境,尽是裁决者,职责是潜伏在蓝域各城各处,寻找可能存在的外族之敌,以及清除内部隐患。

    他们主修不同元素,但有-点是相同的, 他们全在黑暗之城进修过隐匿和刺杀之法,那徽记的绘制者正是黑暗之城前代城主。

    江池仔细审视那个徽记,与记忆中的完美匹配,心中的压力减轻不少,毕竟现在有另外一个裁决者与他共同承担责任,且还说有办法解决困难。

    接下来,江池没有犹豫,第- -时间下令以他为首的所有自由者、操纵者尽数向龙卷风施展元术,降低它的威能,为那隐秘的存在者创造机会。不过,如果江池知道他想象中的裁决者只是一-名四阶操纵者,不知会作何感想。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二维码,滴滴喊你免费打车了,只要点开就有20元红包哦,还没有领取的书友赶紧来领取吧!


大家可以先将长按二维码图片保存下来,再通过微信去扫描打开哦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领取淘宝618超大红包,最高618元:¥rEc4XUGzVZO¥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神澜奇域幽冥珠 第7章 元素体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