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奢侈品店对于曾宇来说,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

但是今天曾宇却走进了一家香奈儿专卖店。他穿着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大裤衩和T恤,脚上趿着一双拖鞋,走进这家萧潇曾经无数次驻足不肯离去的店铺。

有一件事,曾宇没有告诉江楠,那就是在反省了自我之后,萧潇的背叛对于曾宇来说,固然不可原谅。但他想明白了,不是每个人,都能甘于清贫。

未来如何不可知,曾宇要做的就是努力去奋斗。

看见曾宇进来,女店员走过来:“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曾宇笑道:“女友生日,想给她买个小礼物。比如饰品之类的。”

女店员做个手势:“请跟我来,这边看看。”

曾宇在一个柜台前驻足,这里摆着几个款式的手链,一下就吸引了他。江楠的手很好看,却只戴了一块腕表,没有戴首饰。曾宇看中了一款手链,觉得很适合江楠的手。看了一眼价格,拿出手机看了看转账消息。

王铮这家伙转来的不是一万块,而是十万。

最终曾宇还是咬咬牙,指着一款白金镶钻的手镯:“这一款,我要了。”

江楠睡了个午觉,醒来没看见曾宇,不禁自言自语:“不会又回去上班了吧?”

她一回头,看见床头柜上有一张字条,上面压了一只手镯。江楠拿起来,上面写着一行字:生日快乐,青春永驻。

这个系列的手镯,江楠

可不陌生,价格多少,她心里也有数。

曾宇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东西?难道藏了私房钱?

江楠走出卧室,客厅里,曾宇正在对着电脑忙碌。江楠轻轻地走到他的身后抱着他:“又工作啊?”

曾宇回头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忙完了晚上才好安心去玩。”

“手镯多少钱买的?”江楠提问的时候,心里在盘算这家伙准备打多少折扣。

“没多少钱,六千多,你喜欢就好。一直没给你送礼物,正好趁着你生日,达成这个心愿。”曾宇面不改色地撒着谎。

江楠在心里想:当我不知道啊?嘴上却在说:“这款手镯,我好像在香奈儿专卖店看到过啊。”

“这是山寨的。”曾宇果断地胡说八道。

江楠把脸扭过去,有点憋不住笑。

“山寨产品现在做得这么精致了,跟真的一样啊。来,给我戴上。”江楠伸出手腕,曾宇笨手笨脚地给她戴上。

江楠的脸上是怎么都藏不住的幸福,她抬头看向曾宇。

“时间不早了,你还要回家吃饭,晚上还有活动。”曾宇很煞风景地来了一句,江楠却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

一个小时后,曾宇把江楠送到她家小区门口。

“衣柜里有给你准备的衣服,回去记得换上,到时候你直接过去,我自己打车去就行。”放松了警惕的江楠,忘记了此时正站在自家高档豪华小区的门口。

曾宇带着微笑目送,等到她走远了才轻轻地

叹了一口气。

事情似乎有点麻烦了。爱情和婚姻是两个概念,门当户对这个词,看上去很俗,多数情况下却是适用的。至少曾宇是这么认为的。

“卿不负我,我必不负卿。”曾宇看着小区的大门口,喃喃自语。

一脸幸福的江楠,一直在低头看自己的手腕。

这个生日礼物,很可能是曾宇倾其所有买来的。遇见一个可以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难道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哎哟,总算回来了?”韩嘉怡见了江楠,没有好脸色。

自打女儿谈恋爱,爹娘的地位急剧下降。

“怎么了嘛,人家不是回家了吗?”江楠噘着嘴。

“江自流,出来看看你闺女现在的样子。”韩嘉怡一边说话,一边四处打量,那架势像准备找把刀去砍死那个臭小子。

江自流从厨房里出来,腰间系着围裙,看了一眼江楠便笑了:“大惊小怪的,人不是好好的吗?”说着又回了厨房。

江楠冲韩嘉怡做个鬼脸:“还是爸爸好。”

“我打死你个臭丫头!”韩嘉怡跳了起来,作势要打。

江楠赶紧伸手扶着她:“您还是当心点吧,别闪了腰。”

韩嘉怡坐回去,抬手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你啊,算了,不说了。今天你生日,放你一马。”

江楠笑嘻嘻地坐下,突然觉得头晕,身子晃了晃。

这一晃把韩嘉怡吓得不轻,赶紧伸手扶着她的肩膀:“怎么了?”

江楠笑着摇头:“没事

,就是没休息好,有点头晕。”

韩嘉怡却一点都不放心:“不行,年纪轻轻的就头晕,这可不是啥好事。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我陪你去。”

“妈,我现在事情很多,哪有时间去医院检查啊?”

见江楠不想去,韩嘉怡便大声喊:“江自流,你出来,你闺女现在一点都不听话。”

江自流只好又出来,擦了擦手,坐在对面:“好吧,现在我是裁判官,说理由。”

韩嘉怡道:“刚才这臭丫头头晕,我让她明天去检查,她不肯去。”

江自流听了这话便严肃了起来,看着江楠正色道:“楠楠,这次我支持你妈。身体要紧,别的都是次要的。明天你必须去做一个检查,医生我来联系。”

江楠只好妥协:“好吧,我明天自己去行了吧?”

韩嘉怡这一次没放过她:“不行,正好我也要检查,一起去。”

江楠看看江自流,得到的是肯定的目光,只好举手投降:“好吧,明天下午去。”

回到老屋的曾宇,打开衣柜看见一身男士的衣服,拿出来仔细看看上面的商标,打开电脑输入搜索,他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确认之后内心的沉重又加了一分。曾宇不愿意用“谎言”这个词,只预感到江楠有很多事情没有跟自己说真话。

最终,他自言自语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放手。绝对不会让你难做。”

吃过外卖,打电话联系了江楠之后,确定她已经出

门了,曾宇才换上那身衣服走了。

人靠衣装马靠鞍,出现在会所门口的曾宇,玉树临风。

江楠还没到,曾宇没着急进去,而是在外面等着。没一会儿,一辆保时捷停在面前,车上戴着墨镜的袁蕾吹了一声口哨:“哇,有帅哥!”

江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喊:“女流氓,你有主了。”

从车上下来的江楠,戴了个黑底白花的发箍,一条白色碎花的连衣裙,踩着粉色尖头高跟鞋。曾宇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打扮。

见曾宇直直地看着自己,江楠转了个圈:“怎么样?”

“艳而不俗,光彩夺目。”曾宇很真诚地回答。

江楠上前得意地挽着他的手臂:“走!”

包间很大,人也不少,曾宇从来没见过的六个女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江楠介绍曾宇给大家认识,曾宇面带微笑一一握手,一圈下来,一个名字都没记住。

袁蕾喊:“以后出来聚会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今天要疯狂一回,不醉不归。红酒拿去醒了,先开威士忌。”

江楠抬手打她一下:“你想干什么?你们要是敢灌曾宇,一定会遭到我的打击报复。”

“大家都看见了吧?这人还没嫁过去呢,就已经这么护着他了。”袁蕾赶紧发动大家。

曾宇站在一边微笑不语,今天是江楠的生日,如果喝醉能让大家开心,也未尝不可。

“美女,你这个样子,聚会开不下去啊!”其他女人纷纷出声,给袁蕾

帮腔。

“帅哥,你觉得呢?”还有的把火力转移,对准了曾宇。

曾宇耸肩:“大家怎么开心怎么玩,我无所谓,尽力配合吧。”

江楠回头道:“这帮女人没安好心啊。”

曾宇笑道:“没事,就算喝多了不是还有你嘛,把我送回去就行了。”

江楠还想说什么,却被袁蕾拉开了,随即,一帮女人立刻把曾宇包围了。

“今天江楠生日,这酒你得替她喝一点吧?”一个女的打开威士忌,倒了一杯推到曾宇面前。

曾宇没着急喝酒,而是笑着看着她:“喝酒没问题,但不能我一个人喝吧?”

“没看出来啊,这帅哥懂套路啊。”她装出吃惊的样子,又倒了半杯端在手里,“我陪你喝。”

曾宇一抬手,按住她的手:“别急,要喝酒可以,一杯换一杯,多少我都奉陪,你弄个半杯算什么?”

“一杯就一杯!”这女人也把杯子倒满,“这一次可以了吧?”

曾宇继续摆手:“你有你的规矩,我有我的规矩,不能只按照你的规矩来吧?”

看曾宇依旧面带微笑,这些女人的脸色都不对了。

“江楠,他是你从哪找来的家伙?老江湖啊!”

江楠还没答话,袁蕾已经开口:“大家其实都见过他,他以前在我酒吧里打工,今天换了一身衣服,头发留长了一点,你们居然都没认出来,还想给人家下套。真是丢人。”

“原来是他啊,真没认出来,这人换一身衣

服和发型,差别也太大了点吧?”

袁蕾拍拍手:“行了,别忘了今天是来给江楠庆祝生日的。”

江楠挨着曾宇,抱怨道:“你真是太老实了。”

曾宇搂着她的肩膀,笑眯眯地说:“生日聚会嘛,就是要开心热闹,大家都不说话,每个人都玩手机,你开心啊?”

曾宇说完站起来:“今天是江楠的生日,我代表江楠跟大家喝几杯吧。”说着端起酒杯。

众人纷纷倒酒举杯,曾宇却笑道:“不要一起来,我一个一个敬各位,感谢大家捧场。”

曾宇看向袁蕾:“袁总,当年在你手下混的时候,谢谢你关照我。所以这第一杯酒,我要敬你。我干杯,你随意。”说完仰面喝完了。

袁蕾端着酒杯叹息道:“我是做老板的,不能看着手下员工被人欺负嘛。这杯酒,我干了。”

曾宇一口气连着敬了七个人,次次都是满杯,诚意十足。他最后才站在江楠面前,举着酒杯笑道:“我们怎么说?”

江楠心疼地夺过他手里的酒杯:“坐下喘口气。”

曾宇的酒量不错,但这么急地喝了七杯下去,嗓子里肚子里,都像有一团火在烧,额头上的汗也流下来了。

听江楠这么一说,曾宇顺势坐下了,先缓一缓。

众人都是搞气氛的高手,没了灌曾宇的念头,玩起来就热闹多了。

唱歌的唱歌,玩骰子的玩骰子,聊天的聊天,时间在热闹的气氛中飞逝。

“啪嗒”一声

,包间里突然一片黑暗。门口出现了一片烛光,一辆推车上面摆着蛋糕,被服务员小心翼翼地推了进来。

众人高唱生日歌,江楠坐在中间,看着烛光,一脸的喜悦。

吹完蜡烛,灯亮了。江楠切蛋糕,每个人分了一份。她刚把刀放下,七只手一起把奶油抹在了曾宇的脸上,曾宇的脸上瞬间全是奶油。

闹腾了好一阵子,场面才算是平静下来。

一群女人去洗手间补妆。袁蕾摸出一张房卡,往江楠的怀里一塞:“别说做姐姐的不关照你,这是香格里拉总统套房,各位姐妹一起给你凑的,今晚好好休息。”

“多谢了。”江楠举起房卡摆动几下。

第二天,待江楠从床上坐起来,曾宇已经不在了。

她拉开窗帘,外面是个艳阳天。

床头柜上摆放着干净的衣服,这说明曾宇回了一趟老屋,取来了换洗衣服。

这男人的心怎么可以如此细致?走了怎么也不留个话呢?江楠边想边洗漱。

穿戴整齐后,她看见手机上有一条信息:公司有急事,不能陪你了,车钥匙在茶几上,路上开车小心点。

江楠直接给曾宇打了个电话:“公司有什么急事?需要我过去吗?”

曾宇笑道:“不用过来,我都处理好了。三家西餐厅品酒之后,决定采购索菲。加上飞旋餐厅,我们现在已经确定销量的总数是一千五百瓶。现在是月中,给眼前的四家店供货,预计月底出货总

数能达到三千瓶。销售部门还在开拓市场,下个月争取做到五千瓶,年底做到一万瓶。”

江楠听了很惊喜:“索菲的年产量也就是十八万瓶左右,这样下去,两年后就不用担心销量了。这个品牌在国外市场也还不错,就是利润偏低,以后还是以国内市场为重心。”

“公司销售团队的干劲很足,你先休息吧,我挂了。”

挂了曾宇的电话,江楠的手机又响了。

一看号码是韩嘉怡,她赶紧接听:“妈,我直接去医院。”

韩嘉怡一堆话被她噎回来了,哼了一声:“你快点,我都跟医生约好了。”

江楠踩着约好的时间赶到了医院,韩嘉怡早已等在这里:“蒋医生是神经外科的主任,全国有名的专家。本来他今天休息,我特意请他辛苦一趟,等下见了要喊人。”

“你哪有那么大的面子,都是外公的面子。”江楠小声说。

韩嘉怡弹了弹她的脑门:“你面子大,你怎么请不来?”

江楠赶紧闭嘴,赔着笑一起进去。

一直忙到下班,曾宇才算把事情办完。

这时候,手机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

电话里的江楠声音有点奇怪:“你还在公司吗?我让袁蕾带一份文件去,你签个字。”

曾宇没有追问,笑道:“知道了,注意休息。”

电话那边的江楠,挂了电话之后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袁蕾到了公司,曾宇见她气色很差,脸煞白煞白的,

以为是昨天夜里闹腾得太凶,还提醒了一句:“袁姐,注意身体啊,以后别熬夜了。”

他边说边在袁蕾带来的文件上签上了名字。

袁蕾勉强笑了笑:“谢谢关心,我走了,你早点下班吧。”

曾宇笑道:“我没事,等江楠的电话。”

袁蕾张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曾宇等到天黑也没有等到江楠的电话,他以为是有事情耽搁了,便收拾了一会儿,打算回家休息。走的时候,没忘记给江楠发了条消息:我下班了,有事打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曾宇的心里总是有一点不安,但是又不知道原因。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在等着自己,曾宇的预感有时候很灵,他希望这一次不灵。

江楠没有回消息。

曾宇回到出租屋,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这一次江楠回了:没看见,我有事,你早点休息,别太辛苦了。

此时,江家的客厅上空笼罩着一片阴云。

江自流紧握着拳,果断地说:“我已经联系了美国那边的朋友,一切都安排好了,宜早不宜迟,今夜就走。”

韩嘉怡二话不说,站起来道:“我去收拾行李。”

江自流补充着:“带几件换洗衣服就行了,其他的东西到那边再买。”

江楠显得很平静,她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街灯。

爱情最甜美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多品尝,厄运便从天而降,难道是这是上苍的考验吗?

江自流上前轻轻地抚摸女

儿的背部:“你确定不告诉他?”

江楠坚定地摇摇头:“不告诉他,我不想用感情来绑架他。就算告诉他,也于事无补。”

江自流默默地想,你是不希望他痛苦吧?傻闺女。

没一会儿,韩嘉怡拎着两个包下来了,大声道:“东西都收拾好了,马上就可以走。”

江楠回头努力冲母亲笑了笑:“先吃饭吧,我都饿了。”

江自流道:“对对,先吃饭。”

一家三口落座,端起饭碗。

江楠不像平时那样吃得很香,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往嘴里送饭。如果在平时,韩嘉怡一定会说她“你在数米粒啊”。但是今天,韩嘉怡大口大口地嚼着米饭,似乎吃得很香,实际上嘴里一点味道也没有,唯一能感觉到的是眼泪的咸味。

江自流努力让自己平静,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乱。

夜航班候机室,江楠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实际上却是心如刀割。

江楠不告诉曾宇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太了解曾宇了,如果告诉他,曾宇必然会放弃一切陪着她。但是等待在前方的命运,却充满了风险。既然有风险,那就一个人去承受吧。

“怎么了?”韩嘉怡一直在看着她。

江楠摇摇头:“没事。”说着拿出手机,飞快地打字。很快,她又停了下来,自言自语着:“再等等,结果出来再说。”

有风从窗外吹进来,带来一些雨点。

曾宇抬头看了一眼窗户,下雨了

他起身关窗,活动了一下筋骨,拿起手机,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曾宇直接拨通了江楠的手机,电话里传来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过了半个小时,曾宇再打,得到的还是同样的提示。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他心头萦绕。

次日一早,曾宇照常上班,到了公司,又给江楠打了几次电话,得到的还是同样的提示。

曾宇的心头涌起一个强烈的念头,自己可能要失去江楠了。真的会这样吗?他不敢多想。

曾宇找到袁蕾的号码,拨过去。电话这边的袁蕾,拿起响着铃声的手机,像拿着一块烧红的烙铁一样,飞快地把手机丢到床上。

王成夫从门口进来,把手机递给她:“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袁蕾深呼吸了几次,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曾宇啊?什么事情?江楠啊,我不知道啊。电话打不通?我也联系不上她,会不会不在国内啊?”

袁蕾还是没忍住,透露了一点消息。

正在曾宇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时候,李庚敲门进来:“曾总,又拿下一家,人马上就到。”

曾宇挂了电话,站起来:“干得漂亮,走,一起去见客户。”

一天的忙碌下来,曾宇疲惫不堪,但是精神却格外亢奋。飞旋餐厅这个米其林三星店的招牌太管用了,好几家客户听说索菲是米其林三星店的首选推荐,二话不说就决定先

拿一批货看看效果。曾宇开车来回跑,每家客户他都亲自登门。

这一天的收获很大,曾宇很希望有人能跟他分享,但是却联系不上江楠。

晚饭前,曾宇接到王铮的电话,匆匆下楼买了一篮水果,驱车来到一处高档别墅小区。停车的时候,看到叶惜颜扶着王铮站在台阶上等着。

看见曾宇,王铮说:“你就带一篮水果来?你是来看望伤员啊,怎么也得带一瓶好酒,两条好烟吧?”

叶惜颜拧了一把他的腰,王铮疼得倒吸凉气。

曾宇走上前来:“也就是叶子心好,看你可怜原谅了你。你这种人,就不配让叶子像照顾大爷似的伺候。”

叶惜颜接过水果篮:“你们聊,我去厨房了,还炖着汤呢。”

“最多半个月,我就晋级已婚人士了。”王铮看着叶惜颜的背影,眼神里充满温柔。

“真心为你们感到高兴。”曾宇笑着拍拍王铮的肩膀。

“别说我们啊,你呢?你和江楠怎么样了?”王铮关心地问。

曾宇怔了一下,淡淡道:“我可能有麻烦了,江楠在一件事情上,对我撒谎了。尽管我不在意,但这总是一个要过的坎。”

“什么方面的?”王铮现在冷静多了,没有立刻跳起来。

“你跟我说的话,不幸言中了。她跟我说,她的家庭条件一般,实际上她家住在顶级小区,她生日那天我才知道的。”曾宇说起这个,语气有点沉闷。

王铮上上下下地

打量曾宇,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这家伙哪里好了?居然有一个家住顶级小区的超级美女喜欢你,还有没有天理?”

“我现在没心情开玩笑,你要不是受伤了,我肯定要打你一顿。”曾宇没什么好脸色。

“你担心的是她家里吧?好办啊,先上车后补票。”王铮出了个主意。

曾宇摇头苦笑:“算了,我就不该跟你谈这个事情,你就不会有什么好主意。”

晚饭时,曾宇有点心不在焉,总是在走神。王铮看在眼里,微微摇头,用眼神示意叶惜颜。

吃完晚饭,叶惜颜把两人赶去书房,又端来两杯茶:“你们聊。”

“是不是联系不上她?”王铮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曾宇点点头:“是啊,电话打不通。袁蕾说,可能是有事出国了。但是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现在说不上来,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王铮犹豫了一下,问:“你见过她父母吗?”

曾宇摇摇头。

王铮叹息一声:“我记得那天,你穿了一身迪奥回来。那身衣服,是江楠送的吧?”

曾宇点点头:“是啊,袁蕾说是超市里买的,八十块钱。应该是江楠的意思,怕我不接受。我这么说,没有让你误会江楠的意思。就算她一直在骗我,我也不会怪她的。”

还有一句话,曾宇放在心里没说。两人相恋的这段时间,他看得到江楠对自己的付出。

“我明白,江楠是个好姑娘,就算她对

你撒了谎,你也不会往心里去。”王铮觉得现在的曾宇肯定什么都听不进去,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外人还是别说话了。

这时候手机响了,曾宇一看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接听:“嗯,我是曾宇。”

电话那边是萧潇,她心情不错地笑道:“我找了一份新工作,换了一个手机号码,特意告诉你一声。对了,我打不通江楠的电话,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曾宇脸上僵了一下,沉声道:“没,她应该是出国了,你等几天再打吧。”

挂了电话,曾宇低头看看时间,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

王铮看着他:“曾宇,记住我一句话,任何时候你有任何困难,一定要告诉我。”

曾宇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转身出门。

没一会儿,叶惜颜进来,看见低头抽烟的王铮,默默地走到他的身边,抱着他的脑袋:“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王铮苦笑道:“我知道,只是曾宇的性格,我怕他承受不起又一次的情感伤害。他这个人有点一根筋。”

又是新的一天,曾宇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江楠的消息,连续三天联系不上江楠后,曾宇的心沉到了谷底。

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下班前,曾宇看见桌子摆着快递员送来的一份文件,似乎是袁蕾发来的快递,曾宇没什么心情拆开。

手机在桌子上振了一下,曾宇走过来拿起一看

,脸上露出轻松的微笑,是江楠发来的消息。

连续几天的郁闷一扫而空。

点开信息之后,曾宇看到了一大段文字。

曾宇,我的至爱!

在写这段话之前,我的心情极其复杂。但我必须往下写,所以,你也耐心地看完吧。

首先,我必须承认,我欺骗了你,我不是什么普通家庭的孩子,我们之间的合作,不过是我想证明自己的一个游戏。只是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以为自己能抵抗住你的吸引力。没想到,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其次,我想说,我对你的爱是真诚的。我们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将成为今后生活中最美好的回忆,并且支撑着我走下去。

我不想离开你,一分一秒都不想。但是发生了一件不可抗力的事情,让我必须离开你。

我知道,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无法减轻哪怕半点对你的伤害。

江宇公司我已经过户到你的名下,所有手续都办妥了,你应该已经收到了快递。

在这里,我不想为离开做任何辩解,只想说一句话,如果可以,等我三年。

如果你等不了三年,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发完这条消息之后,我不会再联系你,你也无法联系上我。

最后,对不起,答应陪你回家过年的,我爽约了。替我向叔叔阿姨问好!

看完消息,曾宇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他坐在椅子上,胸口压抑得厉害,呆呆地看着手机,不相信自己看

见的是真的。

曾宇抓起手机,哆哆嗦嗦地翻出江楠的号码,对着手机上江楠的名字发呆,拇指却如同千斤重,怎么都按不下去。

他缓缓起身走到窗户前,对着窗外大喊了一声:“有困难为什么不能一起面对!”

发泄之后,曾宇自言自语道:“三年……好,就三年,我信你,我等得起。”

秋去冬来,一晃年底到了。

腊月二十六日早晨,曾宇宣布公司放假,回到办公室,电脑屏幕上江楠的笑脸依旧。

电话响了,一看是母亲打来的,曾宇赶紧接听:“妈,我刚放假,明天自己开车回去。嗯,放心,路上我会小心的。江楠啊?她出国了,去留学,嗯,要三年呢。经常电话联系,嗯,你放心吧,她跑不掉的。行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挂了电话,曾宇坐在电脑前,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屏保出现的时候,就晃一下鼠标,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一直到有人敲门,曾宇才扭头看过去。

保洁人员示意该打扫卫生了,曾宇关了电脑,起身下楼。

车是江楠的宝马X3,人走了,车还在。曾宇驱车前行,看见前方电影院的招牌时,转动了方向盘。

还是那个放映厅,今天这场电影的观众,只有曾宇一个人。

进来之后,他随意找个位子坐下。电影开始了,银幕的光线,反射在曾宇冷峻的脸上,不知何时,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电影的内容,

曾宇完全没有看进去。

“胆小鬼!”一个声音入耳,曾宇如遭电击,猛地一下站起来。

回头看去,身后依旧是一排排空荡荡的座椅。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免费领取精美礼品一份,每个人都能参加哦:¥SfVxXjYFLp6¥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拥抱谎言拥抱你 第十章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