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袁蕾的婚期终于到了,白色婚纱衬托出来的不止是一个美丽的新娘,还有一个往那儿一站,就能抓住男人眼球的伴娘。

王铮也来参加了,他没打算在婚礼上待太久,安静地坐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台上那对男女在主持人的摆布下秀恩爱。

这些天王铮一直在努力,希望能找到叶惜颜,但是毫无收获。

酒席开始没一会儿,台上还在表演,王铮接到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人自我介绍说是叶惜颜的朋友,告诉他叶惜颜可能在一个小区里,跟一个朋友合租。王铮立刻站起来,在父亲王成汉诧异的眼神中,大步冲出去,奔向停车场。

地址有点远,车已经开到了郊区。

王铮找到了地址上的房子,是郊县一栋老五层建筑,他伸手急促地敲门。

里头有个女的喊了一声:“敲什么敲!睡个觉都不安稳!”

门开之后,一个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脸不快地看看王铮:“你找谁?”

王铮后退一步,表示自己没恶意:“我找叶子,叶惜颜,我是她老公。”

女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叶子走了,你来晚了。”

听了这话,王铮非常失落。

那女人忍不住多了一句:“叶子真是好命,你这么在乎她。”

“你知道叶子去哪了吗?”王铮问了一句。

她挠挠头:“她没说,你打她电话啊。”

王铮摇摇头:“她把我拉黑了。帮帮忙,给她打个电话,

我找她很久了。”

女人露出警惕的表情,摇摇头:“对不起,叶子脾气很倔,对朋友也很好,我不想违背她的意愿。”

王铮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缓缓转身下楼,脚步踉跄。

那女人站在门口目送他上车离开,叹了一口气。回到里屋,她忍不住拿出手机打给叶惜颜:“叶子,你老公来找你。”

电话这边的叶惜颜声音有些颤抖:“阿红,我的地址你没告诉他吧?”

“当然没有,你交代过的。不过叶子啊,你干吗这么绝情?他看上去很痛苦。你说,我们这些人,找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男人,容易吗?”

电话那边的叶惜颜却匆匆地回答:“不说了,我要去吃饭了。”

挂了电话,叶惜颜身边的朋友拦下一辆出租车:“走了,上车了。”

叶惜颜赶紧过去,上了后排,双手捂着脸无声地抽泣。

叶惜颜内心也很矛盾,她早就知道王铮在到处找她。但是怎么说呢,现在就算在一起,将来呢?叶惜颜就剩下一点自尊了,如果将来连这点自尊都没了,她还怎么活下去?谁能保证,将来的某一天,王家人不会拿叶惜颜的过去说事?

分手固然痛苦,但是叶惜颜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忘掉他就会迎来明天。

将车开到小区门口,王铮再也没能坚持下去。

他把车停在路边,去小店里买了一包烟,蹲在车旁,自言自语道:“叶子,你不喜欢我抽烟,我本

来答应你要戒掉的,但是现在不需要了。”

他哆哆嗦嗦地点了一支烟,闭上眼睛希望能缓和痛苦的情绪。

同居多年,王铮很了解叶惜颜。他有预感,叶惜颜肯定知道自己在找他,但她大概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见他。

路边一家门口摆着“倒闭大甩卖”牌子的商铺里传来一阵歌声:“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

这一刻,王铮真实地感觉到,自己是真的失去叶子了。

那个总是安静地等待自己的叶子,不再像以前那样,自己给一个眼神,她就会微笑着上前来,挽着自己的手臂,一起往前走。

王铮拿出手机,泪眼模糊地发了一条微博:当我明白什么是爱的时候,她已经离我而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阿红吃完午饭回来,看见王铮还蹲在路边,苦笑着摇头。

一个母亲推着婴儿车走在面前,车上的孩子还冲王铮笑了笑。王铮缓缓地站起来,准备离开。

这时,一辆失控的卡车飞一般地冲过来,王铮猛地推开那个母亲,但是自己的身体却被撞得往边上飞,身子在空中一个侧翻,狠狠地被摔在地上,货车滑出去十余米远。

那位母亲护着自己的孩子,声嘶力竭地喊:“救人啊!”她一边安慰哇哇大哭的孩子,一边对王铮道:“大哥,太谢谢了,要不是你……啊!你的腿流血了。”

王铮低头一看,他的裤子被拉开了一个大口子,腿上有

一个一指长的伤口,肉都翻出来了,正在往外冒血。

那母亲摸出纸巾,递给他:“大哥,摁住,我叫救护车了。”

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的阿红停下脚步,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正准备给叶惜颜打电话的时候,叶惜颜的电话先过来了。

阿红一接听,傻了!

她呆呆地看着王铮,自言自语道:“这一对是怎么回事?出车祸都一起出。”

阿红冲到王铮的跟前抓住他的手:“跟我走。”

王铮一愣,下意识地挣扎。

“快点啊,你的车呢?叶子出车祸了!”

王铮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被阿红拽着往前跑。到了车边上,王铮哆哆嗦嗦地摸出车钥匙,阿红见了,一把夺过去,开门,把王铮推上后座,朝着医院的方向开走了。

急救室门口,叶惜颜正在接受包扎。

她约朋友一起上街找工作,谁知道跟一辆拉钢筋的货车追尾了。坐在后排的叶惜颜被碎玻璃伤了,头上有伤口,身上也有好几个伤口。虽然处理起来很麻烦,好在没有大碍。

可和她在一起的朋友当场就没了心跳。

车子到了医院,刚停下,王铮就冲出来一路狂奔。他拦住一个护士:“请问,抢救室在哪?”

护士指了路,还没说完呢,王铮就跑了。护士一看他的背影,惊呼一声:“喂,你在流血啊。”

王铮根本就没听到,一路狂奔,冲向抢救室。

“护士,刚才送来的车祸患者在哪儿

?”抢救室门口,王铮又拦住一个护士问。

护士同情地看他一眼,低声道:“当时就不行了,拉回来就送太平间了,还有一个在……”

王铮只听到了前面半句。

“当时就不行了。”王铮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他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几步,突然站住,眼神呆滞:“太平间在哪?我要见我老婆最后一面。”

护士见惯了生死,却还是被这个帅哥凄惨的笑容感染了。她低声道:“我带你去吧。太惨了,钢筋穿透了脑袋,看了你会更难受。”

护士领着王铮来到了停尸房。看见那具盖着白布的尸体,王铮再也坚持不住,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阿红停好车追进来,四处张望的时候,她看见地上有一道血迹,隔几步就有血滴,她赶紧顺着血迹追了上去。

来到停尸房门口时,阿红看见了王铮的背影。他跪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肩膀在一下一下地抽搐。阿红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棵枯萎的树,毫无生气。看着这番景象,她也没能坚持住,身子晃了几下,扶着墙才没有摔倒。

护士摇头叹息一声,转身走了。阿红缓缓上前,按着王铮的肩膀:“哭出来吧,会好受一点。”

说完,她准备找护士来给王铮包扎,看见迎面走来的叶惜颜时,她的眼泪克制不住了。

包扎好的叶惜颜没有大碍,都是一些皮外伤。但是朋友小晴却没了

,叶惜颜受到的打击也不小,她坚持要来看一看朋友的遗体。

“阿红?”叶惜颜有点吃惊。

阿红点点头,抹了一把眼泪,侧开身子,指了指王铮的背影,低声道:“我去叫护士来给他包扎,你们啊,继续互相伤害吧。”说完匆匆走了。

叶惜颜惊呆了,看着王铮脚边的一摊血,心如刀割。

她走到王铮的身后,上前伸手,温柔地摸着王铮的脑袋:“你真是太傻了!”

王铮僵硬的身体像被电流击过,剧烈地一颤。

一滴眼泪落在王铮的颈部,王铮缓缓地回头,看见的是一个泪如雨下的叶惜颜,真实得令人难以置信。

王铮抬手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是叶子。

他努力想站起来,但是跪得太久了,腿上还有伤,挣扎了几下没站起来,反倒是扯动了伤口,疼得他叫了一声。他一使劲抓住了叶惜颜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

王铮把脸贴在叶惜颜的肚子上,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地说:“叶子,别动。让我好好抱一抱你。”

听了他的话,叶惜颜号啕大哭。

阿红带着护士来了,护士看见这一幕,生气地喊:“流了一地的血,你不想活了?还不赶紧去包扎止血!你这伤口要缝针,跟我来。”

护士领着王铮去了急诊室,医生把他领到病床边让他躺下,他始终抓着叶惜颜的手不放。

医生无奈地说:“缝合要麻醉,要付费的。你抓着她,谁去缴费啊?”

阿红赶紧说:“我去,单子给我。”

王铮说:“医生,我不用麻醉。我做错了事,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我无法面对我挚爱的女人。”

十四针,王铮一声都没哼。

“你真的不疼啊?流了一头的汗。”叶惜颜心疼地说。

“怕你又跑了,没顾得上疼。”

“我都说不走了,这次不骗你。”

“是吗?妈呀……疼死我了。”

阿红回来看见两人十指紧扣,眼睛一直盯着对方,忍不住打趣道:“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对了,费用都交了,你们两个都有伤,赶紧回去休息,其他的事我来处理就好。”

王铮看看阿红:“叶子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福气。”

叶惜颜在一旁微笑不语。

王铮又说:“在叶子最难的时候,在她身边帮她的人是你,我却一直在伤害她。相比之下,我不如你。”

阿红愣了,狠狠地瞪了王铮一眼:“嘴巴甜都是虚的,以后对叶子好一点。”

“可惜了,如果小晴没出事,今天是个好日子。”阿红叹了一口气,说着转身就走,没人看见她的眼睛已经红了。

王铮握紧了叶惜颜的手:“等她的家人来了,我们一起帮忙。”

叶惜颜点点头。

王铮拿起电话,拨了曾宇的号码。曾宇很快就接听了,语气很不耐烦的样子:“今天是你二叔的婚礼,我怎么没看见你?你这家伙,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出现?”

王铮开了免提,听到这话

忍不住笑了笑:“我打电话是为了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你打算先听哪个?”

曾宇正在回家的路上,抬头对着导航道:“对于你这种祸害而言,好消息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你挂掉了,一个是你找到了叶子,跪在她面前忏悔。说真的,我不希望叶子立刻原谅你,因为你这家伙太混蛋了,总得让你吃点苦头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叶惜颜听了忍不住扭头微笑,别看曾宇说得难听,实际上透着浓浓的关切。

王铮得意地说:“好人活不长,祸害活千年,我让你失望了。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了叶子。”

曾宇这边愣了一下,快速地回了一句:“赶紧说坏消息。”

“坏消息是我出了车祸,在医院里。”王铮一边说,一边朝叶惜颜挤眉弄眼。

“在哪个医院,我立刻过来。”曾宇忙问。

王铮挂了电话,编辑短信把医院名称发给了曾宇。

做完这些,王铮才对叶子笑了笑:“有你这样的好女人,还有曾宇这样的兄弟,夫复何求?”

叶惜颜听了这话,既感动又担心:“你二叔结婚,你怎么跑出来找我啊?你这样,我以后怎么见你二叔啊。”

“没事,不告诉他就好了。我们找个地方躲一阵,伤都养好了再出现。”

“这样倒还可以。”叶惜颜点点头。

此刻的曾宇却在给王成夫发消息:“王铮出车祸了,他在郊县人

民医院。”

新郎王成夫,正累得躺在沙发上休息。

袁蕾听见短信提示音,打开他的手机看消息,猛地站起身,抬脚踹了一下王成夫:“起来,王铮出车祸了。”

王成夫瞬间吓醒了,跳起来,抓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曾宇赶到医院,见叶惜颜正陪着王铮坐在走廊长椅上,这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他没好脸色地走过去:“没死啊,残了没?”说完冲叶惜颜露出笑容。

王铮龇牙咧嘴地站起来,叶惜颜赶紧扶着他。

曾宇鼻子一酸,上前紧紧抱了抱他,使劲在他的后背捶了两下:“没死没残,你果然是个祸害。”

王铮的伤口被扯到了,疼得直叫唤:“我说,你再不松手,我就真的残了。”

“残了活该,不同情你。”曾宇说着推开他,笑着对叶惜颜道,“叶子,你没事吧?”

叶惜颜摇头:“一点皮外伤,他比我伤得重,腿上这么大一个口子。”

正说着,两个交警出现了,身后还跟着王铮救下的那个推着婴儿车的母亲。

“就是他,哎呀,我找得好辛苦。”

原来那边的交通事故处理完毕之后,这位母亲回到家里再三提到王铮,家人一听这个话,都说要找到王铮好好感谢一番。于是,这位母亲又回到交警队,希望交警帮忙找到王铮。交警调出了监控视频,问题很容易就解决了。

“大哥,太谢谢了,我们一家人都要感谢你啊。”这家人围上来

,七嘴八舌地对王铮表示感谢,曾宇和叶惜颜都站在一边笑着看。

“这事情没什么可说的,赶上了嘛,不能见死不救啊。”

一番折腾,这家人千恩万谢地告辞离开,王铮还得接着做一个笔录。

紧接着,王成汉、王成夫、袁蕾都到了。看见受伤的王铮,王成汉吓得脸都白了。他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王铮的伤口:“没事吧?不会残了吧?”

王铮看着父亲紧张的表情,心里一阵惭愧,连忙笑道:“我没事,皮外伤。”

叶惜颜在一旁揭穿他的谎言:“还说没事呢,缝了十四针,流了一地的血。你看你,脸都白了,回去要好好地补一下。”

王成汉听叶惜颜这么一说,反倒不着急了,站起身子看看叶惜颜:“你就是王铮做梦都在喊的那个叶子吗?我是王铮的爸爸。”

尽管事先猜到了答案,面对王铮的父亲时,叶惜颜还是很紧张。

她点点头:“伯父,我是叶惜颜。王铮的伤……您别怪他,都怪我。”

生怕王成汉责备王铮,叶惜颜赶紧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王成汉出人意料地朝叶惜颜一鞠躬,惊得叶惜颜赶紧侧身让开:“伯父,您这是干什么?”

王成汉起身,看了一眼惊呆的王铮,这才笑道:“这小子从小就不靠谱,这些年多亏有你在他身边,把他照顾得很好。就冲这个,我也要谢谢你。”

“伯父,不是的,这个……”叶惜颜连连摆手

王成汉笑道:“你听我说完,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这个儿子从小娇生惯养的,家里出了事,我很担心他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好在他性格还算开朗,又有一个好兄弟,落魄的时候还有你在他身边。真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能遇见你这样的好女孩。你放心,等他伤好了,我监督你们去领证。”

这句话算是给叶惜颜吃了颗定心丸,她心里最后一点担忧都没了,低头道:“伯父,我不值得您这么夸奖,要不是我任性,王铮不会受伤。”

王成夫也凑上来,指着王铮的鼻子道:“你这个臭小子,惜颜这么好的女孩子,你还惹她生气。”

袁蕾走过来,瞪了一眼王成夫:“你插什么嘴!”

王成夫被袁蕾一骂,立刻露出笑容:“领导批评得对。”

王成汉摇摇头:“弟妹,王铮确实是个混蛋!该打!王铮他妈留下的房子里,有一套汤臣一品的别墅,我决定明天就过户给叶惜颜,算是聘礼。这姑娘人很好,做媳妇真是没得挑。”

几人笑骂了一阵,心情轻松多了。

王成汉四下看了看:“曾宇呢?刚才还看见他了。”

袁蕾笑道:“悄悄地走了,这家伙挺懂事的。”

次日,为了再仔细检查一遍,王铮转院到了医科大附属医院。

他住进来的这天,曾占豪出院了。

实在是不习惯医院里的环境,曾占豪待不住,吵着要出院。别看付玉在家里是当家做

主的,但是在某些事情上,曾占豪固执起来,付玉也得让他三分。

拆线之后,曾占豪就嚷嚷着要出院。付玉妥协了,悄悄办理了出院手续,一大早就出院了。

走之前,她给江楠发了个短信,就算通知到了。

江楠没想到他们走得如此突然,接到消息时她正在上班,二老已经在长途车上了,想去送一下都没机会。

江楠想找人聊聊,又没法跟曾宇说,只能打电话给袁蕾。没想到半天都没人接,颇为意外。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袁蕾的电话进来了:“在医院呢,刚才没法接电话。”

江楠大吃一惊:“这就怀上了?”

“你学坏了哦。”袁蕾忍不住笑了起来,又说,“王铮昨天出了车祸,新婚之夜,我们俩跑郊县医院去了。这都什么事嘛,我还没法抱怨。这不,一大早的,还得起来给他张罗检查。”

江楠弄明白事情的原委后,笑道:“人没事就好了,对了,我得跟曾宇说一声,他跟王铮的关系很好。”

提起这个,袁蕾突然笑起来:“我说,王铮和曾宇是兄弟,王铮叫我一声小婶,曾宇也应该这么叫,你呢?是不是也要这么叫啊?”

江楠冷笑道:“大婶,你觉得这个称呼如何?”

袁蕾急了:“混蛋,我有那么老么?”

江楠这才笑道:“你以后再提称呼,我就叫你大婶。”

挂了电话,江楠走到隔壁办公室敲门,曾宇回了一声:“进来

。”

江楠推门进去:“王铮出了车祸。”

曾宇说:“我知道。人没大事,主要是外伤,休息半个月就能好。”

江楠笑道:“我要去看看他吗?去的话,我该是什么身份?”

“你要是想去看他也行,上次见面算是偶遇,这次正式地介绍一下吧,告诉他我们在一起了。”

于是两人一起出了门,奔着医院去了。

王铮在这里做了个全身检查,拿到结果之后,叶惜颜才算彻底放心。

叶惜颜推着借来的轮椅,送王铮去换药。王家两兄弟今天没跟来,还是袁蕾开车给送来的。

袁蕾在前面带路,不忘记损曾宇两句:“曾宇啊,我家江楠跟了你,算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你小子走运了。”

曾宇皱眉不语,抬头斜着眼睛看着她:“你要我说什么?提出分手吗?以前在酒吧上班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刻薄啊?”

江楠笑着摇了摇曾宇的手臂,又回头对袁蕾说:“都给我个面子,别闹行吗?来,握个手,以后是好朋友。”

曾宇伸出手:“你和江楠交情好,不放心我,我理解。确实是我的反应过激了,对不起。”

袁蕾露出惊讶的表情,回握曾宇的手:“我是个女人,心眼小,你别跟我计较。”

这时候叶惜颜推着王铮出现,看见走廊里的这一幕,王铮忍不住开口道:“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曾宇扭头对王铮说:“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江楠,我女朋

友。”

江楠上前和王铮打了个招呼。

叶惜颜笑道,拉上江楠和袁蕾:“我们走吧,让他们两个好好聊一会儿,昨天他们就没机会好好说话。”

推着轮椅,曾宇看了一眼病历:“医生怎么说啊?有没有查出别的毛病?”

王铮做了个夹烟的手势:“有吗?”

曾宇瞪他一眼:“你不是戒了吗?”说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包烟来,点上一支递过去。

王铮使劲地抽了一口,一脸的陶醉:“快把我憋伤了。”

曾宇把他手里的烟抢过来:“行了,抽两口就得了。”说着看了看叶惜颜那边,低声道,“被叶子知道我就惨了。”

王铮笑了:“叶子答应我了,等我养好伤就去领证,然后去她家见父母。”

曾宇哼了一声:“你这个混蛋,能遇见叶子,真是走了狗屎运。对了,我跟江楠约好了过年一起回老家。”

王铮听了露出开心的笑容:“行啊,江楠那姑娘人不错,家里情况应该也不差。这个问题,你想过没有?”

曾宇笑着摇头:“我管她家里干什么?现在公司已经开始走上正轨了,我打算花两年的时间,把这个品牌做起来,然后再找别的机会,把公司做大。”

“曾宇,有的东西是必须要面对的,男婚女嫁,感情肯定会受到家庭的影响,你可别大意了。”这方面,王铮比曾宇有经验。

曾宇没有在意,摇摇头:“我和江楠不会

受家庭影响的。”

“算了,现在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王铮转移着话题,“现在我发达了,送你一辆车,你不会不要吧?你开的那辆二手福特,我看不顺眼很久了。”

曾宇笑了笑:“行啊,你送吧,你敢送我就敢要。”

“不许反悔啊。”

“不反悔,你挑一辆好车送吧,我开一段时间,等你结婚了给你当贺礼。”

王铮“呸”了一声:“这样吧,我也不送你车了,借一辆车给你开,可以了吧?还有,我妈留了几套房子给我,回头你拿一套去住,房租意思意思就行。”

曾宇点点头:“这倒是可以。”

王铮费劲地抬起右手:“还记得我们以前在老家一起打架喝酒的事吗?”

曾宇笑了笑:“当然记得了,好兄弟!”

两人异口同声:“一辈子!”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离开医院时,众人在停车场分手。

叶惜颜对曾宇和江楠道:“谢谢你们来看王铮,今天就不请你们吃饭了,等王铮养好伤了,让他好好请你们吃一顿。”

曾宇笑了笑,摆摆手:“叶子,生分了啊。”

江楠道:“就是,他们可是兄弟,我们是姐妹。”

驱车回去的路上,江楠的手机响了,是萧潇。

“事情办好了,谢谢!”萧潇说。

“别客气,事情顺利办好比什么都强。”江楠直接开了免提,曾宇也听到了,表情一僵。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

答谢你们,我做饭的手艺还行,请你们吃顿饭吧。”萧潇的声音传来。

江楠看看曾宇,曾宇没说话。

江楠想了想,说:“好,你定好时间再通知我们。”

曾宇还在沉默地开车,江楠扫了他一眼:“怎么,生气了?气我不该替你做主?”实际上她心里真实的想法是,想让萧潇和曾宇之间做一个彻底的了断。

曾宇想到了这点,他有点不悦,觉得江楠不信任自己。

不过仔细想想,江楠这么做也没什么错,他挤出一丝笑容:“没有的事情。”

“就这一回,没有下次了。”江楠说。

曾宇听后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

“去我那儿吧,不回公司了。”江楠突然开口。

“怎么了?”

江楠淡淡地说:“没什么,想吃你做的饭菜了。”

曾宇二话不说,把车开去了江楠的小区。

停好车子后,曾宇开口道:“我没有因为你替我做主而感到不快,你要信任我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江楠瞬间因为这句话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回了一句:“都说就一次了。”

曾宇笑了笑,开门下车:“公司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呢,要不叫外卖吧,等做完饭都好晚了。”

江楠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蹭了一下:“今天给你放假。”

“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这一次冰箱里不再是空荡荡的,里面有不少菜,都是付玉走之前买的。

曾宇撸起袖子下厨,江楠在一旁帮忙,

两人一边做饭一边聊天,倒也情趣十足。

老房子的抽油烟机不好用,炒菜的时候,江楠被曾宇撵了出去。江楠只好一个人在客厅里捧着手机看消息,韩嘉怡发来的:今天你生日,晚上记得回来吃饭。

江楠记得自己的生日,也早早做了安排,很干脆地给韩嘉怡回了一条:我有安排。

得知江楠在老屋这里,韩嘉怡突然问:你跟曾宇在一起?

江楠有点慌了,咬着嘴唇好一阵才回复:是啊。

本以为她会生气,没想到韩嘉怡淡淡地说了一句:晚上一起来吧。

江楠一看这话就急了,直接走到卧室打了个电话给韩嘉怡:“现在不行,我都没告诉他家里的事情,带他回去就穿帮了。”

韩嘉怡当然知道这个情况,看看边上的丈夫:“你跟女儿说吧,反正我说了也没用。”

江自流一脸无奈,接过电话:“怎么,不方便带来见我们?”

江楠低声道:“是啊,我之前跟他说了,我家情况只能算一般。我现在带他回去,不是等于告诉他,我一直在骗他吗?”说完,江楠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就是典型的不打自招啊。

“我没打算瞒着你们……就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江楠赶紧解释。

江自流笑道:“我还是那句话,谈恋爱不反对,你喜欢就行。前提是,要通报一声。”

“好了,好了,现在你不是知道了吗?他喊我吃饭了,先挂了。”

曾宇在饭桌上放下

最后一盆汤,笑道:“可以吃饭了。”

曾宇咳嗽一声:“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清楚。”

“嗯?你说。”江楠有点紧张。

曾宇深呼吸,缓慢又郑重地开口:“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心胸开阔。我帮助萧潇的原因,不是我和她旧情未了,而是因为道义和做人的原则。就算是个普通朋友,我也会伸手帮一把。”

见曾宇如此真诚,江楠站起来,走到曾宇跟前,抱住他的脖子,用额头顶着他的胸口:“我知道了,对不起。”

曾宇轻轻地推了推她:“我一身臭汗味。”

江楠使劲地吸一口气,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曾宇,笑道:“我就喜欢这味道!”

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

拿起电话的江楠杀气腾腾:“刚刚才分手不久,我不信你有要紧事,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电话这头的袁蕾拍拍胸口:“哎呀,我好怕啊。”

“快点说,有什么事?”江楠催促道。

袁蕾笑道:“今天是你生日啊,几个姐妹约好了,晚上为你庆祝。刚才忘记告诉你了,现在补上!”

江楠回头看一眼曾宇,悻悻道:“那行,晚上我和曾宇一起过去。”

挂了电话回来,曾宇问一句:“怎么了?”

江楠笑道:“晚上有个聚会,一起去吧。”

曾宇点点头,盛了一碗汤放在她的面前:“西红柿蛋汤,开胃的。”

吃完饭,江楠去洗澡。曾宇打了个电话给王铮,

接通之后低声道:“转一万块钱给我。”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免费领取精美礼品一份,每个人都能参加哦:¥SfVxXjYFLp6¥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拥抱谎言拥抱你 第九章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