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王铮记得两人第一次相遇,好像是自己喝多了,叶惜颜扶他回了出租屋。两颗孤单的心灵,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互相取暖。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两个人都害怕孤单,得找个人搭伙过日子。

想到叶惜颜的时候,王铮内心一阵惶恐。两人在一起多久了?四年了吧?两人都没有提回家的事情,逢年过节都是一起过,叶惜颜也从不在自己面前提家里的事情或者给她家里打电话。

难道说,一开始叶惜颜就已经预见到王铮将来有一天会离开?

看见侄子发呆,王成夫叹息一声,不紧不慢地泡着功夫茶,手里捧着一本书,一边喝茶,一边悠闲地阅读。

王铮的脑子里,回放的是一幕幕的过往。叶惜颜坚强乐观,就像春天原野上绽放的野花。不管王铮遇到什么麻烦,叶惜颜都平静地陪着他。

他们会不会分手?

这个问题,王铮找不到答案。

“你说什么?”江楠发出的惊呼声在办公室里回荡。

江楠回到公司,曾宇已经出去忙了,一笔天上掉下来的生意,曾宇不敢出任何差错,必须亲自去跑,不然不放心。

袁蕾把合同摆在江楠面前,江楠仔细地看了又看,确定是真的之后,抱着袁蕾跳了起来:“我说过他行的!他一定行的!他肯定是利用业余时间跑下来的这笔生意。五百瓶啊,这只是第一批!”

见江楠笑得都有点傻了,袁蕾抬手在她

脑门上弹了一下:“别开心得太早,人家合约上写得很清楚,品质出了问题,沟通未果,有权终止合约。”

“曾宇办事,我放心。不行,我得去找他,不能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江楠拿起包包,匆忙出门,袁蕾想拦都拦不住。

“都快下班了,你就不能等明天再问他?”

江楠挥挥手,头也不回地去了。

袁蕾叹息一声,拿起手机打电话给韩嘉怡报告这件事。

韩嘉怡也没想到曾宇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这公司还没正式营业呢,他就拉到了一笔大单。一家米其林三星店在国内开分店,曾宇居然能说服老板用索菲这个牌子的红酒。

袁蕾说曾宇是江楠的福星,韩嘉怡表示有可能。

为什么这么想?自己的女儿,韩嘉怡还能不了解?这会儿公司的事情,她估计还没理顺呢。

江楠打通曾宇的电话,杀向仓库,一路上心情极好,一直在哼歌。

大概是兴奋过头了,到了仓库,停车开门时,她一阵头晕。江楠靠着座椅,缓了一会儿才好。

红酒的保存很讲究,需要恒温恒湿的环境。鸿达公司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

这间仓库本来就是鸿达公司存放红酒的地方,代理业务签订之后,曾宇也有了进出这里调货的权力。

江楠找到曾宇的时候,他正在和库管员办理手续。

“我这里已经办好了,本以为很麻烦。没想到,鸿达公司不愧是正规的大公司,红酒的保

存很讲究,确保了品质。”

江楠听后笑道:“听说这个仓库,还是请人专门设计的,里面摆放红酒的木架全是用从法国运来的橡木打的。”

曾宇竖起一根大拇指:“不错,工作做得很细致,这一点我不如你。”

江楠心想:这事情我能不知道吗?这是我家的好吧。

“谢谢夸奖,对了,晚上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吧?”江楠热情地提议。

曾宇摇摇头:“别,去超市买菜吧,我做饭给你吃好了。”

曾宇不解风情,却让江楠喜在心头。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要做饭给自己吃啊,江楠很开心。可是曾宇累了一天了,回去还要做饭,江楠有些心疼。

“都什么时间了,现在去买菜,等做好了吃到嘴都快九点了吧?不如这样,你请客,去吃大盘鸡。”

“嗯,这个可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大盘鸡?”曾宇敏锐地发现了问题。

江楠笑盈盈地看着他:“我就是知道。”

“去吃水煮鱼或者烤鱼吧,我记得你喜欢吃鱼。”

江楠脸上的喜色更浓,轻轻地点点头:“好!大盘鸡也要点一份。”

两人对话的声音,在夜晚的风中飘散。

有人心情好,有人心情就糟。袁蕾想起那个狠心的混蛋,不禁悲从中来。当初为了跟他在一起,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啊。义无反顾地走到一起,后来他却提出了分手,这混蛋要是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定要一口咬死他。

实际上追

求袁蕾的人很多,开酒吧的袁蕾在很多男人的眼里,是个很容易勾搭的目标。但凡带着这样想法的男人,无一不在袁蕾的面前碰得头破血流,最倒霉的一个家伙,被袁蕾喷了一脸辣椒水。

一个人喝酒的袁蕾在多数为出双入对的客人中,显得非常醒目。

有人看见了她,走过来坐在她对面:“怎么一个人喝闷酒?”

声音很温柔,充满了浓浓的关切,袁蕾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待她看清楚对面的人时,眼睛里仿佛都能喷出火来。

“混蛋!”袁蕾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包含在这两个字里。

对面的人面不改色地笑了笑:“你还好吗?”

袁蕾被愤怒冲昏了头,猛地站起来冲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送到嘴边:“我咬死你!”

袁蕾是真的在咬,她用尽全身力气,可对面的男子依旧面不改色,也不挣扎,就这么让她咬。

感觉到嘴里的咸味时,袁蕾冷静了一些,松开嘴看了一眼他手上的伤口。

牙印很深,伤口冒出血珠。袁蕾拿起餐巾,摁住伤口,气急败坏地抱怨:“你傻啊,不知道躲一下,你看,都流血了。”

“死不了人的。”那男子笑了,笑容里有欣慰。

对上这个人的眼睛,袁蕾的视线都无法移动。

袁蕾心里最明白,当初会跟他在一起,就是因为他眼神里浓浓的溺爱和包容。

餐厅的人还是被惊动了,经理走过来,王成夫朝经理微笑点头:“抱

歉,我女朋友喝多了,情绪有点激动。”

经理茫然地看着他:“可你们俩不是一桌的啊。”

这时候王铮走了过来,他看见一个女人抓着王成夫的手,餐巾上有血迹,不禁一惊。

咦?等等……这女人不正是叶惜颜过生日那天,他在夜总会里见过的曾宇的朋友吗!

“你们先吃吧,吃完了自己回去。”王成夫朝王铮挥挥手。

袁蕾就像一个溺水之人,紧紧地抓住了王成夫的手腕,怎么都不肯松开,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吃好了吗?吃好了我送你回去,一个人喝酒就算了,还喝这么多。”桌子上摆着一个空酒瓶,袁蕾一个人就喝掉了一瓶。

“别骗我,再被骗一次,我会死的。”袁蕾似乎清醒了一些,呆呆地看着王成夫,低声哀求,脸上的泪水已经汇成河。

王成夫露出一个微笑:“不骗你,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我去过你家,那边拆迁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王铮稀里糊涂地看了一场狗血剧,目睹王成夫扶着袁蕾离开。他没想到,他二叔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而这段故事的女主角,居然还是曾宇的朋友。

王成夫的年龄不过三十三,仔细回忆他的过去,好像是在这个城市的某所大学读过三年的研究生。难道说,这场狗血剧就来源于这段经历?

袁蕾整个人吊在王成夫的身上,紧紧地抱着他的手臂。两人就这么一路走出餐厅

。门口的保镖看见这一幕,立刻走过来。

“去车库!让老三给我带点吃的。只要有肉,什么都行。”

“为啥一定要有肉?”袁蕾傻乎乎地问了一句,王成夫跟保镖说话的时候,眼神里没有任何感**彩,转头看她的时候,那种溺爱和包容的目光又回来了。

“不吃肉,哪有力气跟你这个妖精搏斗。”王成夫笑得很开心。

上一刻还要把王成夫咬死的袁蕾,这一刻却像一个坠入爱河的傻丫头,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王铮接到一条短信:明天自己滚过来拜见二婶。

对于这个与他爸爸同父异母的二叔,王铮一直觉得他很牛。现在看来,他是真的牛。二叔身边的那个乌克兰女助理阿加塔,就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尤物,而袁蕾的长相更是无可挑剔。

没想到,她居然是他未来的二婶。

吃完晚饭后,江楠坚持要送曾宇回家,实际上就是不想和他分开。曾宇能感受到她热烈的气息,只是没想好到底该怎么接受她的感情。

曾宇站在楼下回头招手,殊不知楼上的窗帘后面,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

江楠回到车上,招手告别。她想着还得去看看叔叔阿姨,掉头就奔着医院去了。

回到家,曾宇关门开灯,灯一亮,他立刻呆住了——

一身清凉打扮的萧潇正坐在床上,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怎么进来的?”曾宇的表情有惊无喜。

“阳台的花盆下,有备用钥匙

。”见曾宇表情不悦,萧潇依旧保持着微笑。

曾宇立刻打开门,指着门外大声道:“你走吧。别逼我翻脸,我们好聚好散。”

“曾宇,我错了。我没法欺骗自己的心,我爱钱,但是我更爱你。我知道你记恨我,求你看在以前我们在一起的份上,别赶我走。”萧潇哭泣着,紧紧地抱着曾宇。

这一刻,曾宇的心防松动了一丝,他正准备用委婉一点的语气拒绝她时,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江楠挥手告别的样子。

曾宇的心头一惊,下意识挣脱了萧潇的手,转身开门:“对不起,萧潇,我们无法回头了。”

“曾宇,我被人赶出来了,你难道忍心看我露宿街头吗?”

曾宇这才看见床头的行李箱,他只看了一眼便说:“那你今天先住在这儿,我出去对付一夜。明天,你找到房子了再说。”

说完这话,曾宇出了门,隔断了萧潇的视线。

接到曾宇的电话时,王铮正在酒店的房间里盯着天花板发呆。

“什么事?”王铮的语气有点沉重。

曾宇听了忍不住问:“不方便?”

“没有。就是有点事情想不通,你来了正好,一起喝一杯,顺便帮我参谋参谋。”

萧潇的出现,让曾宇的心情变得很糟糕。他一向自诩眼光不差,看人很少走眼,但是萧潇……曾宇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了。

听到门铃,王铮过来开门,曾宇拎了个塑料袋进来。

“怎么这么久才到?”王

铮问了一句,顺手把门关上。

曾宇没有回答他,朝着房间打量了一番,调侃道:“住这么贵的酒店,晚上居然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

王铮抢过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是烤串,还有两瓶二锅头。

“要不要这么夸张?两瓶二锅头?”王铮发现曾宇有点不对劲。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曾宇很不客气地顶回来。

王铮这才苦笑道:“房间是我二叔的助理开的,一个乌克兰的妹子。你来之前的半个小时,她才离开我的房间。”

“哦,这女的一定长得不好看。”

“别胡说八道。”王铮拿出烤串,摆在桌子上。

两人打开二锅头,碰了碰杯。

曾宇其实很能喝,这点只有王铮知道。两人私下里一起喝酒的时候,王铮吃过亏的。

“你又是怎么回事?遇到什么麻烦了?”王铮问。

曾宇摇摇头:“没事,喝完就过去了。倒是你,怎么住在酒店里?被你二叔赶出家门,你还可以回去啊。”

“你这个人就是这点讨厌,年纪不大,什么屁事都喜欢藏在心里。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不许转移话题!说!”王铮太了解曾宇了,他是天塌下来都自己扛的人。大学四年,曾宇靠打工赚来的钱和奖学金,解决了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

“萧潇在我那儿,我只好逃出来了。”曾宇简单说了说自己的情况。

王铮听了,眯着眼睛看着他:“那女人

是想让你回心转意啊,我要是你,才不会逃出来。”

“还不老实交代你的事。”曾宇说。

“我二叔回来了,我家的情况会有些变化。我在想一个问题,叶惜颜怎么办?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以我和她这样的关系,就算有一天分开了,也不会太难受。可是我今天一想到要离开叶惜颜,就觉得心神不宁。”王铮愁眉苦脸地说出了自己的苦恼。

曾宇眼珠子一瞪,眉毛一横:“我明白了,你们王家要重新腾飞了,你就觉得叶惜颜配不上你了是吧?是不是我也不配做你朋友了?”

王铮急了:“你们怎么能一样?我们是兄弟。那时候我家倒霉,是谁陪我吃一包蚕豆,喝酒聊天开解我,是你好吧!别人拿我当瘟神,躲都来不及的时候,你拎着酒菜去找我。我喝得烂醉,倒在大街上,是你把我扛到旅馆。我跟别人打架,是你这个从不跟人打架的人,拎着板砖放倒对面三个,自己也被打得鼻青脸肿。我王铮这一辈子,就你一个兄弟。兄弟是什么?是手足!女人怎么跟兄弟比?”

“放屁,兄弟是手足不假,女人怎么了?小叶在你穷困潦倒的时候不离不弃,你发达了就要甩掉她,这是人干的事?”曾宇还是头一回如此激动地骂王铮。

王铮被说得哑口无言,曾宇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说:“要我说,小叶虽然看着不起眼,但她是你生命中

最重要的人之一。”

“我倒是好说,就怕我爸和二叔另有安排,你不懂这些,算了,不说了。”王铮想转移话题,曾宇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你怎么了?”王铮在后面喊了一句,想把曾宇叫回来,却有点底气不足。

曾宇没有说话,继续往外走。这时,门开了,阿加塔端着一碟小菜站在门口。看见曾宇,她问:“这就要走?不是说要喝个够吗?”

曾宇冷着脸:“你陪他喝吧,我不够格了。”说完扬长而去。

王铮坐在凳子上发呆,曾宇的反应并没有令他意外。如果不是这样,曾宇就不是曾宇了。

走在大街上,曾宇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不舍得花冤枉钱的他,只得在二手福特车里对付了一夜。但对做过的事情,他不后悔。

曾宇走后,王铮一个人喝得烂醉,稀里糊涂地睡下了。

早晨,曾宇在车里醒来,颈部和腰部酸痛极了。他想了想,还是开车回到了出租屋。

开门一看,里面空无一人,曾宇这才松了一口气。

萧潇走了,把床上的被褥也叠好了,看来已经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萧潇并没有留下过夜,曾宇走后不久,萧潇换了一身衣服便去酒店开了间房。曾宇不在,她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但她还是没死心,因为有人告诉她,曾宇跟江楠合伙开了一家公司,曾宇这个潜力股终于要发达了。

萧潇还是很了解曾宇的,死皮赖脸这

一招没奏效,那就改变战术。

没过几天,曾宇刚在公司楼下把车停好,就看见萧潇拖着一个行李箱在大厦的大门口站着。曾宇看得出她精心打扮过,这一次走的是清纯路线,一条碎花长裙,披肩长发齐刘海。

曾宇顿时进退不得,给江楠打了个电话:“我有点私事要处理,请半天假。”

他必须得做一个了断,剪不断理还乱,对谁都不好。

江楠一早起来就奔着医院去了,刚到医院,曾宇的电话就来了。挂了电话,江楠若有所思地想,曾宇所谓的私事,应该就是萧潇的事。

“叔叔今天感觉如何?”江楠拎着保温饭盒进来。

她自己不会做饭,是请家里的阿姨煲的汤。

付玉没在,看见江楠,曾占豪笑容满面地说:“小江啊,你就不要麻烦了。这里有你付阿姨在,我也没啥可照顾的。”

“我来是应该的,叔叔手术的事情没告诉曾宇,要是以后被他知道我没照顾好您,他会骂死我的。”江楠笑着说。

曾占豪叹息一声:“是啊,这个事情真的难为你了。”

“叔叔不要这么说,都是为了曾宇好嘛。对了,昨天曾宇谈下了一笔大生意,一家来自国外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在国内开分店,日常推荐的红酒,选用了曾宇代理的品牌。第一批五百瓶,三天之后交付。”

江楠很自然地报喜,曾占豪却没听明白。

“米其林三星餐厅是什么意思?”

“这个

啊,可以看成是一个顶级美食的标准。这家分店采用我们代理的红酒,大大提升了红酒的影响力,公司的代理业务可以说一炮而红。”江楠解释了一下。

“五百瓶也不多啊。我在网上看到新闻说,国内红酒最近走红啊,什么拉菲,一年就两百万瓶的销量。这才五百瓶,少了点啊。”

曾占豪是外行,江楠忍不住掩嘴笑道:“叔叔,您不懂这个,不要听那些新闻乱讲。拉菲一年的产量才二十多万瓶,哪有那么多提供给国内市场?我们代理的索菲,每年的产量也就是十万瓶。这么大一个城市,一旦名声做出来了,就会供不应求的。”

曾占豪的脸微微一红:“这样啊,我也就是瞎看的。”

江楠笑道:“我们争取把这牌子做成相对高端的产品,康帝一瓶十万以上,拉菲一瓶也要三万多,我们争取做到一瓶八千到一万。”

“红酒这么贵啊?”曾占豪有点吃惊地问。

江楠笑道:“叔叔,这个怎么说呢?现在的市场行情就是这样,我们必须承认,欧洲人在经营红酒品牌方面,做得确实很出色。我们的代理公司,也不求大而全,一门心思做好一个品牌就够了。”

“上车吧!”曾宇打开车门,顺手把行李箱放在后面。

萧潇依旧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跟着曾宇上了车。曾宇没有明确的目的地,本能地把车开回了出租屋的楼下。

“就在这儿谈

吧。”曾宇开门下车。

萧潇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一直低着头,怯怯地问了一句:“我们可以上楼谈吗?”

曾宇叹息一声:“不必了,那天晚上如果可以好好地谈,我已经跟你谈完了。”

“曾宇,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知道我做错了,对不起。”萧潇继续扮可怜,殊不知这样做的结果,只能让曾宇更讨厌她。

曾宇心想,从那天在楼下遇见萧潇到现在,她没有关心过一句他父亲的病情。

“萧潇,分手的决定是你做的,我尊重你的决定,没有丝毫纠缠你的意思。而你呢?现在回来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曾宇横眉冷对,语气不善。

“你什么意思?”萧潇反问了一句。

曾宇看看这张他曾经非常迷恋的脸,苦笑着摇头:“你啊,一直都是这样,自以为很聪明,认为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萧潇,别再纠缠了,很多事情我其实心里很清楚,我不说不等于我没脑子。”

“我明白了,我这就走。我做错了,就该得到报应。”萧潇说着话,踉踉跄跄地去拿行李箱,一个手不稳,箱子倒在地上。萧潇见状,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曾宇走上前扶起箱子,盖上后备厢:“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我希望你今后好自为之,我还要去上班,就这样吧。”他转身回到车上,把车开走了。

萧潇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难猜到,曾宇明明是空窗期

,却能这么坚定地拒绝自己,一定是另外有女人影响了他。这个女人是谁呢?难道是那个江楠?

驱车离开的曾宇依旧心神不宁,他一直在想怎么跟江楠解释。尽管江楠问起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曾宇的潜意识还是觉得瞒着江楠是不对的。

烂醉之后的王铮醒来坐在床上发呆。一场酒没喝过瘾,还把兄弟给气走了。王铮挠挠头想,曾宇不至于真的跟自己绝交吧,兄弟还是兄弟,只是当时冲动而已。他拿起手机,拨曾宇的号码,但曾宇竟然直接挂断了。王铮再打就打不通了,这是被拉黑了啊。

“你玩真的啊?”王铮一声哀号。

也只能说王铮倒霉,刚好碰上曾宇心情不好的时候打电话过来。曾宇一直很重视的两个人连着给他带来的打击,让曾宇的心情越发低落,一气之下,直接把王铮拉黑了。

曾宇把车停在公司楼下,也没心情继续上班,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溜达。走了一会儿,一辆车停在曾宇的身边,吓得他跳开。

江楠的笑脸对着他:“怎么了?这就是你的私事啊。”

曾宇脸上一僵,泛起苦涩的笑容:“能找个地方聊一会儿吗?”

江楠笑道:“好啊,去我那儿吧,我是一个不错的听众哦。”

车子开到老屋,两人上了楼,江楠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冰红茶给曾宇:“坐下来慢慢说,憋在心里难受吧?”

“最近确实太压抑了。今天给你

打电话请假,是因为萧潇在公司楼下等我。其实昨天晚上,我回去的时候,萧潇拿着备用钥匙进了我的房间……”曾宇坐在沙发上,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心头也松了一口气,“离开出租屋,我接到好兄弟王铮的电话,觉得正好有个地方可以过夜,就开车过去了。没想到,这家伙也不是个东西……就这样,我在车里过了一夜,早晨回去梳洗后,赶来上班。”

“接着说啊。”江楠听他停下,面带微笑。

“还有什么好说的?为了萧潇,我一年多都没有回过家。可是她说分手就分手。好吧,分手就分手,我也认了,可是才分手她又找回来,拿我当傻子一样耍着玩吗?再就是王铮,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有底线的人,没想到他和叶子这么多年的感情,这家伙说放弃就放弃。在他人生低谷的时候,叶子默默陪伴着他,现在他家刚东山再起,他就想着甩掉人家。我当时没揍他一顿,都是心慈手软了。”

江楠听得很明白。曾宇还没有从和萧潇分手的伤痛中完全走出来,王铮又来了这么一出,对他来说确实很受打击。

“曾宇,我不会给你意见,因为这些事情,你只能自己去面对。”

作为听众,江楠心里其实很愉快,尤其是听到曾宇说拒绝了萧潇的纠缠时,江楠的心情就更好了。同时,她也很心疼曾宇,连着遭遇这样的事情,换成自己早就

哭出来了。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江楠也没打算给曾宇出主意。其实如果她说了,曾宇也许能听得进去。但是真的那样的话,江楠就不是江楠了,曾宇也不是她喜欢的曾宇了。

“我知道,谢谢你听我啰唆那么久。”曾宇点点头,打心底里觉得江楠善解人意。

“其实我也有话要跟你说。”江楠一开口,曾宇立刻心中一紧。

“今天一早起来,我妈神神叨叨的。吃早餐的时候,嘴里一直在碎碎念。我问她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你猜怎么着?她用很可怕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回房间去了。”江楠说起这个,心里还有点乱,韩嘉怡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

“你今天还是别去上班了,回去陪着你妈,好好跟她聊一聊。”曾宇出于关心,建议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正好遇见你,和你聊了一会儿,我心里舒坦多了。走,我送你去公司,然后我回家盯着她。你说,她不会是抑郁症吧?”江楠猜测着。

曾宇立刻摇头:“这个我不懂,我觉得你还是陪着阿姨,跟你父亲说一下这个情况为好。”

“是啊,这些年我对父母的关心不够啊,真是不孝。”

江楠的自责打开了曾宇的话匣子:“是啊,做儿女的,总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往前奔跑,却忽略了父母也是需要关爱的。等公司的事情理顺了,一切上了轨道,我就请假回家

待一阵子,好好地陪老人们一段时间。”

“这样好,对了,到时候我再扮演你的女朋友,一起去。”江楠主动请缨。

曾宇一愣,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几秒,郑重地点点头:“好。”

江楠因为这个承诺,笑容更加灿烂了。

被曾宇拉黑的王铮,耷拉着脑袋回到王成夫的别墅。

给他开门的是穿着睡衣的王成夫:“回来了,昨晚睡得好吗?”

“好个屁!”王铮闷闷不乐,“我说二叔,我是不是先回去住几天,等你这里的事情搞定了,我们再动身去看我爸。”

“什么话?还有你二叔我搞不定的事情吗?”

这时,楼上传来女人大骂的声音:“王成夫,你这个混蛋!我要跟你拼命!”

王成夫一阵尴尬,看了一眼憋着笑的王铮,挥挥手:“行了,你赶紧滚蛋,等我消息。”

说着王成夫转身上了楼,王铮无奈,只好起身出门。

阿加塔跟了过来:“这是你二叔为你准备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王铮揣上银行卡走了几步,又折回来:“车钥匙给我。”

二楼房间里,袁蕾坐在床上,王成夫小心翼翼地赔着笑站在一边。

“蕾蕾,别激动啊,今天我就陪你回家见家长,他们答应就算了,不答应我们就私奔。”

“放屁,他们不答应,你就想法子解决。”

王成夫一脸的宠溺,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好了,好了,不要激动嘛。我们错过了那么长的时

间,我不想再错过每一分钟。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就跪死在门口,这样总可以了吧?”

书友福利,复制右边的红色字符串到淘宝打开,免费领取精美礼品一份,每个人都能参加哦:¥SfVxXjYFLp6¥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拥抱谎言拥抱你 第六章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